杜荷哈哈一笑,大声说道:“诸位,王御史开口便说,圣人要我们在父母健在的时候,不能去远方,这就错了,圣人并未说不能去远方,相反,是可以去的,因为,此句后面还有一句,游必有方,也就是说,圣人教导我们,父母在世的时候,不能长久地离开父母到很远的地方去,如果远游的话,一定要将具体的情况告诉父母,免得父母担忧。”

    嗯?

    大家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解释。

    不过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看见大家迷茫,杜荷继而解释道:“圣人不是蠢人,怎么会说出父母在不能远游这等话,俗话说,自古忠孝难两全,比如保家卫国的将军,便需要到边关去抵御外敌,不得不离开父母……难不成就因为程伯伯家中老母健在,他就必须从西边赶回来吗?这是没有道理的……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可以远游,但必须将所有情况都及时告知父母。”

    “好!说得好!”

    就在大家细细品味之际,却听旁边一道声音响起,却是在称赞杜荷。

    大家扭头一看,这叫好的人不是别的,就是杜荷的便宜老爹杜如晦。

    大家纷纷指责杜如晦太不低调了,哪有自己夸自家儿子的。

    杜如晦说道:“荷儿说得好,为何不能夸赞?”

    大家哑口无言。

    李二一时间也不知道杜荷说得对不对,于是便叫人把孔颖达叫来。

    孔颖达上殿,得知杜荷的解释后,急忙说道:“陛下,各位大人,鄠邑县侯杜荷的释义,才是最正统的,此事,臣与老友颜师古还一同讨论过,王御史的说法,其实从秦汉之际流传,一直到现在,其实是一种误传。”

    王贡:“……”

    他很想找孔颖达理论一番,可是仔细一想,人家先祖就是孔圣人,再怎么说估计也说不过,还是算了吧。

    他气呼呼地说道:“还有这第二个题目呢。”

    说着,又将那试卷捡起来。

    第二题:学而时习之。

    这个,王贡就十分熟悉了。

    他想了想,说道:“语出自《论语》,学而时习之,说的便是念书学习,要时常温习,才能记得住,学得好。”

    听王贡说完,孔颖达在内的众人都点点头表示认同。

    “错!”

    哪知道,杜荷又是一道厉喝,再次将王贡手中的试卷吓得掉在地上。

    “哪里又错了?”王贡都快哭了。

    “是啊,杜荷,哪里错了,我敢保证,王大人这次的释义,是完全正确的。”长孙无忌站出来,说道。

    杜荷冷笑道:“你们说对就对,那还要圣人做什么……学而时习之的习,不应该解为温习,而是效法,运用之意,圣人的本意,乃是说,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要及时效法运用到实际中,这就是一件快乐的事,如何能成为温习了,一遍又一遍的温习那书本,能有快乐吗?”

    啊?

    众人目瞪口呆。

    还有这等解法?

    众人又是第一次听说。

    杜荷解释道:“《吕氏春秋·造父》有云:造父始习于大豆,蜂门始习于甘蝇;御大豆,射甘蝇;而不徙人以为性者也……造父最初效法大豆,蜂门最初效法甘蝇,效法大豆习驭术,效法甘蝇习射术……孔圣人说的,学而时习之,便是这个意思,从书本上学来的东西,应该效法到现实中才是,概括起来说,那就是一句话……”

    杜荷清了清嗓子:“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众人都傻眼。

    这小子说的,甭管是不是对的,但听起来就跟真的一样啊。

    突然,孔颖达一下冲上去,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激动地说道:“说的太好了太好了……从二十年前,困扰我心头的问题,终于解决了……二十年前,我多次阅读这句话,便感觉前人的释义有些不对,《论语》一书,文字不多,语言精练,但内容却是非常广博,所有内容都很少有重复的,先祖还有一句,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便讲的是时常温习可以获得新的体悟,但在此处,若是按照温习来释义,便成了时常温习是一件使人愉悦之事,却是有些说不懂,只是,我辛苦多年,也未寻找到正确的释义,今日,听杜荷一说,这就是最正确的释义啊。”

    老家伙太激动了,抓着杜荷的胳膊摇啊摇的,都快把杜荷摇散架了。

    大家一看,好家伙,连孔颖达都出来为杜荷说话,这还能说什么。

    而且,杜荷说的并不无道理。

    御史王贡,一败涂地。

    只见气急败坏地狠狠地踩了那地上的试卷一脚。

    众人看了,都有些忍俊不禁。

    当然,李二也有些尴尬。

    他原本把杜荷叫来,兴师问罪是假,只是想敲打敲打杜荷,让杜荷不要太过分,顺便给杜荷勒索点好东西玩玩,哪知道,敲打不成,反倒被杜荷间接地给教训了一顿,心里别提多郁闷了。

    只见李二摆摆手,说道:“好了,此事……到此为止吧,御史王贡,无中生有,造谣中伤同僚,罚俸禄八年,回家思过半月。”

    王贡都快哭了。

    原本十拿九稳的事情,怎么又失败了?

    想不通啊。

    而旁边的长孙无忌心中却是开始盘算起来,他算是明白了,不管杜荷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其实就是在胡闹,若是按照此法去教授那些书生,那半山学院的六十个书生,别说高中,就是不把批阅的考官气死就算不错了。

    所以他灵机一动,问道:“杜荷,听闻你花了许多时间在那些书生身上,这次科考,你半山学院是势在必得吗?”

    杜荷笑道:“那当然,长孙大人,你要是有兴趣,也可以将司空府的人送来,我替你教导教导。”

    “那就不必了,老夫倒是有个提议,不如咱们来打赌如何?如今,我拜入我司空府门下的有将近百人,而你的半山学院有六十人,不如到时候我们来比一比,看哪边中了的人多,如何?当然,老夫也不会让你吃亏,我这边九十多人,就让你一个人头如何?”

    三十多个人,就让一个人头,其实已经不少了。

    要知道,几百个书生,也未必能中一个的。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18章 释义,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