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见杜荷生气,全都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地站在原地,跟一个个王八似的一动不动。

    马文才看了杜荷一眼,说道:“院长,可我们……始终是读书人啊,乃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如何能做的这工匠的活!”

    杜荷冷笑一声,说道:“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这也配称为书生?书生乃是心怀天下,忧国忧民之辈,像你这等,无非是书呆子而已!现在,想离开的本少爷也不强求,想离开的,自愿站出来,想留下的,就必须从明日开始参加实习,从明日开始,与工人们吃住在一起!”

    说着,杜荷一指身旁。

    众人面面相觑。

    大家顿时小心议论起来。

    半晌,却是没有人站上前。

    然而,马文才却站出来,走到杜荷身旁,说道:“院长,感谢你一个月的收养,学生感激不尽,不过,我乃是读书人,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和工匠们一起吃住干活的,我要离开!”

    然后他对苏晗等人高声说道:“尔等都是读书之辈,可是一个月来,被院长百般欺辱,先用那蒙学馆的题目考较大家,然后又教我等写什么八股文,连圣人书都不要了,这不是欺辱是什么……古人言,不是嗟来之食,今日,尔等要是有血性,就与我一起离开这半山学院,天大地大,总有我等的容身之地!”

    安静!

    全场非一般的安静。

    大家都别过头去,表示不认识马文才。

    马文才有点尴尬,顿了顿,他问道:“当真没有人与我一起吗?”

    无人应答。

    这时,杜荷走到他身后,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

    噗通一下,马文才柔柔弱弱弱不禁风的身体,竟是一下扑倒在了地上。

    杜荷怒道:“滚你大爷的,要滚就自己滚蛋,竟敢在此妖言惑众,待会儿别怪本少爷对你不气。”

    马文才刺溜一下站起来,指着杜荷说道:“杜荷……你你你,你别后悔,哼!”

    说着,这家伙屁滚尿流地就跑了。

    杜荷转身,对苏晗等人吼道:“看什么看,赶紧回去吃饭,睡觉,明日一早,上工!”

    ……

    “听说了吗,那杜荷竟然把那些书生送到蓝田煤矿挖煤了。”

    “暴殄天物啊,简直是暴殄天物,读书人怎能去挖煤呢,这杜荷是要挨雷劈的啊。”

    “杜荷做事,果然不同常人!”

    短短一天时间过去,长安城中,就出现了不断的议论之声。

    大家对杜荷将半山学院的五十九个学生送去做工,都非常不满。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士农工商!

    无论从哪个角度说,读书人都是这个时代了不起的宝贝。

    现在,杜荷竟然把这些宝贝当目不识丁的工匠使用,如何不叫人吃惊。

    一时间,长安城中便掀起了讨伐杜荷的声音。

    王府。

    御史王贡消停了一段时间,方才接到消息,心思又活泛了起来。

    啪。

    “啊哈哈哈……”

    他一巴掌拍在桌上,发出了母猪般的笑声,说道:“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原本,本官以为再也没机会收拾杜荷了,没想到,这个小子自己找死,竟然敢把这么多书生送到蓝田煤矿去挖煤,这不是跟陛下过不去吗,哈哈哈,等本官草拟一份奏章送到陛下面前,杜荷必然勃然大怒,到时候,就是杜荷被治罪之日。”

    王贡与杜荷的恩怨,便起源于半山学院建立,抢夺了王家开办的私塾的生意,他几次三番想和杜荷争一个高下,哪知道技不如人,每一次都是头破血流的,他心中不甘啊,这段时间是吃也不好,睡也不安,苦苦思索扳倒杜荷的办法,今日,总算有机会了。

    王贡急匆匆草拟了一份奏章,然后沐浴更衣,去祖祠中上了三炷香,拿着奏章,乘坐马车,便急匆匆出了王府大门,朝皇城的方向而去。

    马车经过一道巷子口时。

    咻。

    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突然从巷子对面飞出,啪的一下砸在马的脑袋上。

    那健马吃痛,嘶鸣一声,随后撒丫子调转方向就往巷子中跑去,任凭那车夫如何费劲,依然没用。

    马车钻进巷子,车夫一抬头,就看见前方站着三个高大威猛穿着黑衣、戴着面罩的贼人,三人手中各自举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

    车夫大吃一惊,一下张大嘴巴,然后麻利地从车上跳下来,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

    吱嘎。

    马车停下,车内的王贡纳闷的掀开帘子,探出脑袋刚想看看怎么回事,一个麻袋一下出现,将他掏出。

    砰。

    一根木棍直接将他敲晕。

    三个黑衣人上前,一下将麻袋口子扎禁,上了马车,驾驶着马车迅速朝城外而去。

    一炷香时间不到,王家的车夫带着巡城的武侯来到巷子中,哪还有王贡的身影。

    ……

    毒牙总部。

    张俭急匆匆走进院子,对站立在院子中央的杜荷小声说道“少爷,一切,都办妥了。”

    “好,台子搭起来了,接下来,就看王贡和司空府的表现了,想来,长孙无忌那老狐狸可不会让我失望的。”杜荷语气淡漠地说道。

    “嘿嘿嘿……”张俭笑的猥琐,笑出了驴叫声。

    杜荷:“……”

    ……

    王贡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地上,旁边就是自己乘坐的马车。

    他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好,并未丢失什么东西,急忙伸手一摸,身上的奏章还在。

    唯一的异样就是脑袋被敲了一棍子,有些疼。

    他爬起来,揉了揉后脑的一个鸡蛋大小的包,气呼呼地说道:“这些贼人,真是可恶,哼,等本官把重要是办完,再回来收拾你们……”

    王贡辨认了一下方向,坐上马车,亲自驾车进了皇城,随后来到太极殿,见到李二。

    “陛下,臣有本奏,臣要*那……”

    不等王贡说完,李二摆摆手:“王卿家,把奏章呈上来吧,朕自会看的。”

    “是,陛下!”王贡将奏章交给赵阳,然后说道,“陛下,那鄠邑县侯杜荷……”

    “好了,退下吧!”李二沉声说道。

    王贡赶紧倒退着往回走,一阵风吹来,他感觉自己*蛋子凉飕飕的。

    然后,只见他转身,弓着身体往外走。

    李二一抬头,便看见王贡的袍子,*后面被剪出一个桃心形状,刚好露出一个白白的大*。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3章 终于有机会了-大唐穿越成了公主驸马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