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李二顿时就怒了。

    那白花花的*蛋子简直像一张嘲笑的脸盯着他。

    李二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

    他一拍桌子。

    “王贡,你该当何罪?”李二怒吼道。

    王贡两腿一软,一下跪在地上,*正好朝着李二。

    李二大怒:“来人,把这混账东西拉下去,杖打五十。”

    王贡一脸懵逼,就被几个禁军拖下去捶了一顿。

    王贡疼的撕心裂肺的,那叫一个惨痛。

    最后是被人抬回到王府的。

    “这天煞的贼人,欺人太甚,欺人太甚啊!”

    王贡趴在自家的床上,发出一声声怒吼。

    下人们都被他骂了个遍。

    不多时间,管家进来,说道:“老爷,长孙公子来拜访!”

    王贡一愣,问道:“我与司空府虽说没有交恶,但也没有这般亲密,长孙冲如何会来拜访我?”

    管家说道:“老爷,长孙公子听闻你*杜荷的壮举,对你十分钦佩,所以特意来拜访。”

    王贡眼睛一亮。

    “对啊,”他双眼发光,兴奋地说道,“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那杜荷就是个大祸害,那是司空府的敌人啊,现如今,我与杜荷势不两立,不正好是司空府的盟友吗,哈哈,从此后,只要搭上司空府这条线,本官就可以更上一层搂啊,快快快,快快有请,扶我起来!”

    王贡忍着疼痛,亲自到厅迎接长孙冲。

    长孙冲送来了不少的补品看望王贡,二人相谈甚欢。

    ……

    毒牙总部。

    张俭收到最新的消息,便立刻向杜荷汇报:“少爷,长孙冲一炷香之前从王府离开了。”

    杜荷问道:“那王贡看来已经准备做长孙家的一条狗,要和本少爷死磕到底了。”

    张俭点点头:“王贡出身小户,为人歹毒,不受朝中大臣喜欢,能做到御史这个位置,已经是烧高香了,只怕要不了多少年就准备告老还乡,现在搭上司空府,能做一条狗,他还是很开心的……”

    “他想做一条狗,本少爷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杜荷嘴角,露出一抹不可名状的笑容。

    ……

    司空府。

    长孙冲志得意满地回来,急忙去书房见到了长孙无忌。

    他一进门,便看见长孙无忌脸色有些不好看。

    于是他大大咧咧地说道:“爹,什么事这么不高兴啊,告诉你一件好消息,我方才去王府了,那王贡已经被我说通了,从此以后,他就是我们长孙家的一条狗,这可是一条御史狗,一条猛狗,我要让他狠狠地咬杜荷,最好从杜荷身上撕下几斤肉来,哈哈哈……”

    长孙无忌突然站起身来,问道:“冲儿,你说什么?你去见王贡了?”

    “对啊,爹,咱们司空府家大业大,不可能和杜荷争个鱼死网破,但王贡不一样,他就是一条咬人的狗,逮谁咬谁,只要咱们利用好了,就算不能*杜荷,也能恶心恶心他,何乐而不为呢。爹,你看我是不是很聪明?”长孙冲得意洋洋地扬起脑袋,跟只大公鸡似的。

    聪明?

    长孙无忌突然气的浑身发抖。

    他抡起巴掌,猛地朝长孙冲扇去。

    啪。

    清脆,响亮。

    长孙冲原地转了两圈,然后捂着脸颊吃惊地看着长孙无忌:“爹,你疯了吗?你竟然打我?”

    “打你?打你算是轻的,你知不知道,那王贡做了什么,你竟然把长孙家珍藏的百年老人参拿去送他,你真是气死我了……”

    “爹,我这不是为了咱们长孙家吗?”

    长孙无忌指着长孙冲,气呼呼地说道:“你个混账东西,你知不知道,那王贡晌午时分光着*去皇宫,所为何事?他是去*你爹的,王贡竟然*我在外胡搞,一次玩弄几十个女子,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什么?”长孙冲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长孙无忌怒道:“方才,陛下宣我进宫,将我骂了一顿,老脸都丢尽了,这王贡,简直是活腻了……哼,他真当司空府是软柿子吗,老夫要让他后悔终生!”

    ……

    次日。

    宫中下敕旨,王贡妖言惑众,蛊惑人心,罪孽深重,查抄家产,流放岭南,永世不得回长安。

    原本,御史的职责就是监督百官,有*的权利。

    可这次王贡的奏章中所*的,全都是子虚乌有之事,影响恶劣,再加上长孙无忌暗中出手,这家伙就惨了。

    而这一切,却都是杜荷在背后谋划的。

    杜荷没有直接对王贡动手,而是找了几个人将他打晕,换了他的奏章,这老小子醒来之后,也没有看一眼奏章的内容便兴冲冲去了皇宫找李二禀报,更不知道自己的袍子和裤子都被剪了一个大洞,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王贡的经历,反倒成了长安城的一桩笑谈,大家都认为他是大唐开国以来死的最冤的御史。

    日子又过了几日。

    十月二十八,便是放榜之日。

    最关心放榜的,首先便是大批的学子,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命运的大门已经缓缓打开,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吗?

    其次就是看热闹的人们。

    最后才是朝中大臣。

    此次考试,乃是由礼部组织,所有工作,全部由礼部负责。

    虽说现在是科考的萌芽阶段,但考试的程序却是十分规范的,采用了糊名的方法,将所有考生的名字糊起来,只能看见文章,却不知是谁人所做,礼部先按甲乙丙丁四等评判出来之后,送到太极殿,由李二再次阅判,最后才按照名额选出高中者。

    太极殿。

    “陛下,所有名单全都出炉了,请陛下下令放榜吧。”礼部尚书陈叔达说道。

    李二沉吟道:“朕昨夜思前想后,重新做了决定,如今大唐各地官员紧缺,虽说按照鄠邑县侯杜荷的法子提前选了一批人到各地赴任,但远远不够啊,是以,朕决定,通过这科考多选取一批人才,取进士五十人,可到各地担任县令或者县丞,取秀才一百五十人,可到各地担任县丞或县尉。”

    “陛下圣明!”

    众人齐呼。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4章 放榜,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