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闻言,哈哈一笑,说道:“长孙大人,你错了!”

    “嗯?”

    杜荷缓缓说道:“古人有云,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杜荷的意思,大概就是闻道在先者可以为师,而不必计较年龄的问题。

    这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师说》,现在被杜荷信手拈来。

    众人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

    半晌,孔颖达突然跑出来,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吃惊地说道:“这……简直是人间至理啊,杜荷,你快把方才说的,再说一遍,等我马上写下来,我要带回去给国子监的那些生员好好学学!”

    杜荷摇摇头。

    “为何?”

    杜荷说道:“我心情不好!”

    众人:“……”

    杜荷看着长孙无忌,问道:“长孙大人,当日打赌,可是有许多人作证的,难道你真的想耍赖吗?”

    “我耍赖又如何?”长孙无忌得意地说道。

    “长孙大人,你可别后悔啊,你晚上可别睡着啊。”杜荷拍了长孙无忌的肩膀三峡,说完,转身就出了御书房。

    长孙无忌挠挠头:“什么乱七八糟的,老夫最近吃得好,也睡得好,什么白天晚上的,吓唬谁呢。”

    ……

    邹南,邹北,跟着长孙冲往回走。

    邹北说道:“公子,如今咱们司空府取录十二人,此乃一桩壮举啊,公子为何闷闷不乐呢?”

    长孙冲转身,怒吼道:“滚,你们都给我滚,本公子心情不好,十二人,就是二十人,又有什么用,半山学院可是取录了所有,所有,你们懂吗?妈的,本少爷现在竟然被送去拜师杜荷,真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你们这两个废物,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长孙冲的心情相当糟糕。

    这时,马文才迎上来。

    “长孙公子,学生马文才,中了秀才第三十六名,现在已经投入司空府,所以,司空府现在取录了十三人。”马文才沾沾自喜地说道。

    这小子当初不愿在梦幻集团干活,所以通过邹南、邹北投靠了司空府,一时间也感觉自己水涨船高了。

    长孙冲缓缓转身,一伸手,一拳,将马文才打翻在地。

    “来人,把这*给我打一顿,扔到城外去,马文才……看你这样子,本少爷就心情不好!”

    几个家奴上前,将马文才狠揍了一顿。

    ……

    长孙无忌回到司空府,第一时间找到长孙冲。

    才得知长孙冲竟然病了。

    “我的冲儿啊,你这是怎么了?”长孙无忌冲到床前,担忧地问道。

    长孙冲有气无力地说道:“爹,我一想到我要去拜师,竟然要让杜荷那个*当我的先生,我就感觉我这辈子算是完了……爹,我不能去啊。”

    长孙无忌急忙说道:“冲儿,你听爹的,咱不去,就是陛下下令,咱也不去,那杜荷又能如何?”

    “真的?”

    “爹今天在皇宫,就与杜荷翻脸了。”

    “是吗?太好了,不用拜师了。”

    长孙冲说着,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咚地一下跳到地上,蹦蹦跳跳的,丝毫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长孙无忌:“……”

    吃罢晚饭,长孙无忌便回到书房开始处理事务。

    他是司空府的家住。

    他也是长孙家的族长。

    长孙家的兴旺发达,如今全部压在他的身上。

    可是,坐下来之后,他却是怎么也静不下来,一想到皇宫中发生的一幕,他的心情就甚是烦躁。

    杜荷拍的三下,是什么意思呢?

    长孙无忌思去想来,也没想通。

    时间就这样缓缓溜走。

    当当当。

    外面,有人敲响了梆子,喊道:“三更天了,小心火烛!”

    长孙无忌站起身来,准备回屋睡觉。

    砰。

    房门突然被人一下撞开。

    老管家跌跌撞撞地冲进来,面色惨白地说道:“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长孙无忌气呼呼地一把抓住老管家,问道:“怎么了,难道是见鬼了?”

    老管家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爷,比见鬼还可怕,太可怕了……咱们司空府的大门,不翼而飞了。”

    “什么?”

    “司空府的大门,不见了!”

    长孙冲一*跌坐在椅子上,怒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管家说道:“不知道啊,方才看门的小厮来报,说一瞬间,大门就不见了。”

    “快,带我去看看!”

    长孙无忌飞快地冲到司空府大门口。

    只见那气派的两扇大门,竟然不见了,变得空荡荡的,整个司空府看上去就像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大怪兽。

    几个看门的守卫匍匐在地上,大气不敢出。

    “我的大门啊!”

    这大门,乃是司空府的脸面,想当初,花费了二十万贯,大门上的每一个地方都是经过精心打磨的,路人见了,都说气派。

    如今,竟然不翼而飞了。

    长孙无忌心疼的不是钱,而是司空府的脸面竟然没有了。

    只听他咆哮道:“快,快,所有人,快去找。”

    顿时,司空府乱作一团,已经睡着了的下人们,全部爬起来,打着火把开始满长安城地找大门。

    长孙无忌站在空荡荡的门槛上,突然一拍脑袋:“三下,三更,杜荷……太可恶了。快,派人去梦幻集团,老夫的大门,肯定是被杜荷偷走了。”

    ……

    毒牙总部。

    吕布,许正道,鬼神,三人鬼魅般地出现在院子中央。

    只见杜荷半躺在一张竹子打造的躺椅上,手拿着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小霸王游戏机在玩俄罗斯方块。

    旁边有两个青衣人各举着一个灯笼照亮。

    看见吕布等人出现,杜荷这才揉了揉眼睛,站起身来,收起游戏机,抱怨道:“好多年不玩,还是一样的感觉,就是这黑白的屏幕,也没个背光啥的,晚上玩起来太费劲了……”

    他又问道:“事情都办妥了?”

    “少爷,妥了,神不知鬼不觉,司空府的大门就被我们带走了。”吕布笑了笑,说道。

    杜荷点点头:“好了,都下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干活呢。”

    许正道眼巴巴地看着杜荷的袖子,搓搓手,问道:“杜荷,把你那个东西,给我也biubiu一下呗。”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7章 大门不见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