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笑了笑,说道:“你也想玩?”

    许正道小鸡啄米一般地点头。

    杜荷手中的东西,早已超出了他的认知。

    别说玩,就是摸一下,许正道也感觉非常满足了。

    杜荷嘿嘿一笑:“等长孙冲来拜师之日,我就把这小霸王借你玩几天。”

    “好。一言为定。”

    许正道激动地说道。

    ……

    天亮了。

    长孙无忌双眼通红地站在司空府大门口,眼看着空荡荡的地方,拳头捏紧,咆哮道:“杜荷,我与你势不两立!”

    很快,派出去寻找大门的人们,全都回来了。

    老管家上前,小心翼翼地说道:“老爷,全都找遍了,咱们的人也去了梦幻集团了,还是没找到大门……这么两扇大门,如果用人抬,至少需要十五个人才能抬走,如果是马车的话,至少需要三匹马才能拉走……可是,什么动静都没有,竟然就这样消失了,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长孙无忌想了想,说道:“派人再去找,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大门找回来,还有,这大白天的,让人看见,影响不好,赶紧让人到仓库中将之前换下来的大门抬过来装上,别让人看出来司空府的大门被偷了,这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

    半个时辰后,司空府重新装上了大门,不仔细看,倒是看不出来这大门是换过的。

    不过,司空府高门大户的,换个大门也不是稀罕事,所以也没人关注。

    长孙无忌干脆连皇城都不去了,就坐在家中,指挥下人们去找大门。

    这件事太过丢脸,所以司空府不敢声张。

    整整一天下来,却是一无所获。

    长孙无忌都快崩溃了。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他吃了点东西,刚睡下。

    迷迷糊糊中,听到外面有人喊道:“三更天了,小心火烛。”

    唰。

    长孙无忌一下坐起来,擦擦额头的汗水,骂道:“该死的三更天,杜荷,我跟你没完!”

    砰。

    房门又被撞开。

    似曾相识的一幕。

    老管家一下出现在房间中。

    长孙无忌怒了,大吼道:“王福,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冒冒失失的,你眼里还有我这个老爷吗?”

    王福战战兢兢地说道:“老爷,又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难不成大门又不见了?”长孙无忌气呼呼地说道。

    王福点点头:“老爷,恭喜你答对了。”

    “……”

    长孙无忌很想打人。

    他急忙冲到大门口。

    早上刚换上去的大门,又不翼而飞了。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长孙无忌很想哭。

    他转身,怒道:“王福,你是干什么吃的,老夫不是让你加派人手,看住府邸周围吗?如何又让大门不翼而飞了?”

    王福咂咂嘴,说道:“老爷,为了看住大门,我派了十多个守卫在此看守啊,原本是万无一失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大家竟然眼睁睁地看着大门被偷走了,老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这大门不翼而飞两次,管家都郁闷了了。

    长孙无忌:“……”

    王福凑过来,小声说道:“老爷,还有……”

    “还有什么?”

    “少爷也不见了……”

    噗通。

    长孙无忌一下跌坐在地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老爷,方才大门不见之后,又有人来禀报说少爷也不见了……”

    长孙无忌差点一头晕过去。

    ……

    小巷中。

    许正道扛着一个麻袋,飞快地赶路。

    他喘着粗气,口中念叨:“嘿嘿,只要把这小子扛回去,咱也能玩小霸王了。原本,我以为长孙冲一无是处,没想到,这家伙还是有点用的嘛。”

    昨晚,杜荷告知许正道,长孙冲拜师的时候,许正道就可以玩玩小霸王。

    这下,可把许正道牛笔坏了,他转念一想,直接把长孙冲打晕带到毒牙总部拜师不就完事了嘛。

    所以,他今夜与吕布和鬼神一起行动把司空府的大门偷走之后,便顺便摸进了司空府,把长孙冲敲晕了带走。反正之前已经绑架过长孙冲一次了,这一次算得上是熟门熟路。

    不多时间,许正道就回到了毒牙总部。

    来到杜荷门前,砰砰砰地敲门。

    吱嘎。

    杜荷刚一开门。

    许正道就迎面凑上去,说道:“看,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杜荷眼睛一亮:“是哪家的黄花大闺女?”

    许正道将麻袋往下一拉。

    顿时,露出了长孙冲的脸。

    长孙冲晕乎乎地睁开眼睛,看见面前的人竟然是杜荷,于是使劲揉了揉眼睛。

    杜荷大骂一声:“我曹……”

    然后赶紧抓起门后的一根棍子,当头就给了长孙冲一棍子。

    咚。

    长孙冲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又被敲晕了。

    杜荷大骂道:“许正道,你搞什么飞机?”

    许正道把自己的想法说完,杜荷哭笑不得。

    杜荷有些无语地说道:“本少爷缺的是学生吗,本少爷只是想让长孙家做个免费的广告,辛辛苦苦偷大门,就是为了让长孙老阴货屈服,你竟然将人直接绑架过来,这有何用,赶紧送回去!”

    许正道这家伙办事,也太直接了。

    许正道为难地说道:“这……我方才把他打晕带走,已经惊动了司空府的守卫,现在司空府肯定是守卫森严,这要是送回去,只怕打草惊蛇,我小命不保啊!”

    杜荷见状,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人肉弹弓。”

    “啥?”

    片刻之后,杜荷带着许正道等人来到司空府附近的一座高楼上。

    站在楼顶,能清楚看见司空府灯火通明,听得见人声鼎沸,时不时有大队人马举着火把进进出出,乱成一团。

    杜荷一挥手。

    几个青衣人立即推着一个巨大的木架子上前。

    这架子乃是一个天然生成的“y”字形的树木,上方两端各*着一根粗大的橡皮筋。这橡皮经乃是杜荷抽奖获得,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这就是杜荷亲自打造的一个巨大的弹弓,一次可以发射一百多斤的东西,当然,也不是一般人能拉动的。

    许正道几日前便亲眼看见吕布用这巨大的弹弓发射过一块怀抱大小的石头,将一里之外的一棵碗口粗细的小树当头砸断。

    如今看见弹弓出场,他兴奋地让人将晕厥的长孙冲弄过来。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28章 少爷不见了-大唐最强驸马房遗爱有声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