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长孙冲醒来,长孙无忌第一个冲到面前,问道:“冲儿,你是不是犯了母猪疯了,好端端的为何想不开要投湖自尽啊……”

    长孙冲一脸懵逼地说道:“爹啊,我没有想不开,我不知道……我晚上喝了点酒,就入睡了,醒来之后,就在这里躺着了,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把我打成这样,我问候他十八代祖宗……”

    长孙无忌老脸一红,赶紧说道:“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别那么暴躁……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爹,”长孙冲悠悠地说道,“我做了一个梦,我的梦里出现了杜荷,还出现两次……可是,其他的我都记不得了。”

    长孙无忌安慰道:“傻孩子,别胡思乱想,你是我们司空府的骄傲,怎么能能见杜荷呢,肯定是梦游,日后啊,爹让人好好看着你,别让你再犯傻了。”

    安慰了长孙冲一番,长孙无忌走出房间,来到外面。

    他招招手。

    管家王福立即屁颠屁颠地跑过来。

    “老爷,有何吩咐?”

    长孙无忌抬手就是一耳光。

    王福顿时就懵逼了。

    只听长孙无忌吼道:“看你妈妈的流星……还有,吩咐下去,谁要是敢告诉冲儿是我让人打得他,我就把他剁了。”

    “是是是,老爷。”

    “还不赶紧下去,赶紧去找门,天马上就亮了,你想让长安城都看我们长孙家的笑话嘛,赶紧的,先去仓库再找备用的大门装上。”

    这一次,为了保证大门不再被偷,长孙无忌不但派了十二个守卫到大门口站岗,还选出了五个长孙家的黑铁死士守护在周围。

    是以,当日长安城的许多人都看见,长孙家的大门口竟然站了近二十个杀气腾腾的汉子,看上去就让人惊恐。

    原本,长孙无忌以为万无一失了。

    哪知道,当晚三更天。

    王福又来禀报,大门又不见了。

    长孙无忌当场崩溃。

    ……

    毒牙总部。

    杜荷半躺在椅子上,手里抱着小霸王游戏机,在玩俄罗斯方块。

    这破游戏机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什么打飞鸡之类的都不能玩了,唯一能玩的就是俄罗斯方块。

    biubiubiubiu……

    这巴掌大小的小方块,竟然能发出声音,还有画面,这让蹲在杜荷两侧的许正道和鬼神想了三天三夜都没想通。

    只听许正道说道:“快快,最右边,变形,变形,快变形!”

    鬼神却说道:“左边左边,刚好填满这块空白,可以消掉两行。”

    “右边,消三行。”

    “左边,看起来美观。”

    “右边……”

    “左边……”

    二人竟然争得面红耳赤的。

    许正道怒了:“是不是要打架?”

    “打就打!谁怕谁!”

    “来来来,三百回合。”

    许正道已经卷起了袖子。

    杜荷站起身来,无语地看着二人,一下将小霸王交到许正道手中:“瞧你俩的出息,打游戏的人不急,看游戏的人却急了,玩蛋去,一人两条命,死了就还给我……”

    许正道和鬼神如获至宝,急忙拿起小霸王,跑到屋檐下开心地玩了起来。

    杜荷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准备放松放松。

    这时,张俭走了过来,说道:“少爷……司空府门口方圆一里,都不让人靠近了,说是在修路。”

    “修路?”

    杜荷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修什么路,分明是司空府没有第四扇大门可以换上去了,却又不想让别人发现,看来,长孙大人真是好面子如好命一般啊。既是如此,等着吧,最多明日,长孙冲就会来拜师了。”

    “少爷,这不太可能吧……”

    长孙冲可是司空府长子,现在可是开国县男,还是驸马,怎么可能来拜杜荷为师呢?

    杜荷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凡事,皆有可能!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可能,不对吗?说不定,长孙大人还另有打算也说不定呢。”

    ……

    司空府。

    深夜。

    “爹,你真的决定了吗?”长孙冲不可思议地看着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说道:“愿赌服输,当日,我与杜荷打赌,若是我输了,便要让你拜入他门下,如今那半山学院来势汹汹,六十个参加科考的书生,竟然全部高中,这简直令人匪夷所思,你若是去了半山学院,正好看看杜荷到底用的什么手段。”

    “可是,爹,我好歹是司空府的人,我还是堂堂驸马啊,我哪一点比杜荷差了,我不去……我丢不起这个人。”长孙冲一扭头,赌气说道。

    长孙无忌从椅子上站起来,喝退左右下人,这才说道:“冲儿,你怎么就不知道爹的良苦用心呢,如今,司空府三扇大门全部在半夜三更时分不翼而飞,找遍全程都没有下落,我已经让段宜恩暗中派出了黑铁死士,却是一无所获……此时,绝对和杜荷有关系,爹让你去半山学院,便是为了让你接近杜荷,暗中观察,只要到时候肯定是杜荷偷了司空府的大门,老夫就是把这张脸面扔了,也要去陛下面前参一本,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闻言,长孙冲眼睛一亮。

    “高啊,爹,你这招高啊,杜荷竟然敢偷咱们家的大门,到时候,够他喝一壶的……”

    司空府的大门,可是价值连城。

    三扇大门,少说也是三十万贯价值了。

    按照大唐律令,价值如此高昂的偷盗行为,已经可以砍头了。

    这父子二人,一拍即合。

    ……

    这一日清晨。

    长孙冲带着两个家奴,身穿华丽服饰,手拿一把折扇,一步三摇晃地出现在半山学院大门口。

    到了门口,他指着门口的两个守卫,颐指气使地喊道:“去,赶紧去告诉杜荷,就说本少爷来拜师了,让他下山来迎接我,否则我要他好看。”

    那二人看了看长孙冲,又相互对视一眼。

    只听一人说道:“这怕不是个傻子吧?”

    长孙冲听到这里,顿时就怒了:“给本少爷打!大胆刁民,竟敢骂人。”

    他身后的两个家奴急忙冲上去。

    尴尬的是,三个回合不到,这二人便趴下了。

    长孙冲挠挠头,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本少爷咋觉得,这拜师……似乎有些不容易呢。”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0章 拜师不容易,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