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红从又回来了。

    这次他带着开元通宝一箱、肉干若干、丝绸布匹无,用两架马车,拉着到了半山学院。

    用长孙冲的话说,这么多东西,一定能把杜荷砸倒下,不信杜荷不出来收徒。

    果然,这次他顺利上山了。

    所有的拜师礼,全部由吕昊收了起来。

    然后,吕昊带着长孙冲和王福来到院长办公的小院子门口。

    “小师弟,你二人再次等候,我去通禀一声,老师是否要见你,还不好说呢!”吕昊比长孙冲还矮了半个脑袋,但说话老气横秋的,活脱脱一个小老头模样。

    长孙冲怒道:“你能不能别叫我小师弟,我比你大了六七岁呢。”

    “好的,小师弟!”

    “……”

    吕昊转身走进院子,不一会儿走了出来,双手叉腰说道:“小师弟,老师说了,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你自己进去吧,这个老头可不能进去!”

    长孙冲对王福交代一番,才大踏步走进院子中。

    走进院子中,长孙冲发现迎面就是一座假山,水流哗哗的,非常优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院子中积满了水,长孙冲才进来,水已经弥漫过了脚背,靴子都被打湿了。

    “欢迎光临!”

    突然,一道冰冷无比的声音从脚边传来。

    “哎呀!”

    长孙冲被吓了一大跳,急忙低头一看,方才那声音,竟然是从石头中传来的。

    他脸色煞白地说道:“妈呀,见鬼了,石头竟然能说话!”

    没错,那就是一块石头,可他听得清楚,方才的声音就是从石头中传出的。

    哪怕是从小不信鬼神的长孙冲,这时候心脏也被吓得扑通扑通直跳。

    就在这时,杜荷从廊子中走出,喝问道:“长孙冲,你在此嚷嚷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拜师?”

    长孙冲转身,看见杜荷,急忙上前,大大咧咧地说道:“杜荷,你小子可算是出来了……这么跟你说吧,我爹让我来拜师,那是我爹爱面子,但我不一样,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面子,你要是识趣,咱们以后就做个朋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气……”

    杜荷不慌不忙,笑眯眯地问道:“长孙冲,你听过隔空打牛吗?”

    “什么隔空打牛,你以为你江湖术士啊?”长孙冲撇撇嘴。

    杜荷站在长廊下,突然举起双手,抬头看着天空。

    只听他吟诵道:“神啊,天下竟有如此目无尊长,欺师灭祖的混账东西,快降一道神雷,劈了他吧。”

    然后,他从身后拿出一根棍子,指着长孙冲。

    长孙冲一愣,随即便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响彻着整个院子。

    不远处的一个宽敞的屋子中,摆放着的正是研发中心的那台巨大的硫磺球起电机。

    四个汉子站在木架子两侧,卖力地摇动着,硫磺大球飞速旋转,那两块兽皮都已经被磨出破洞了,兽毛都不见了。

    袁清风坐着轮椅,靠在窗边,盯着外面的情况。

    当看见杜荷举起双手,开始吟诵咒语时,袁清风激动地说道:“停下,快快,把铜线接通。”

    几个汉子顿时停下,将兽皮拿开,然后从窗户处拿起一根一人多高的木棍,木棍的顶部正有一根铜线,铜线穿过窗户,到了杜荷身后,接在杜荷的那根棍子上。

    屋子里,铜线刚一搭上铜球。

    杜荷手中的木棍突然靠近长孙冲,在距离长孙冲的身体不到十寸的时候,便开始放电。

    一道刺眼的亮光出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哈哈哈……啊啊啊……”

    院子中,正在大笑的长孙冲突然猛地颤抖起来,发出一声声惨叫,头发一根根倒立起来,跟个刺猬一般。

    等硫磺球放完电,长孙冲却是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这……不就是雷劈吗?

    就在方才,他分明看见自己身体周围出现一道亮光,耳边响起啪的一声巨响。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却感觉像过了好几个时辰一般。

    怎么会这样?

    杜荷……竟然会霹雷?

    只见杜荷缓缓放下手,指着长孙冲,大声喝道:“孽徒,还不赶紧过来拜师?”

    长孙冲心惊胆战地爬起来,屁颠屁颠地跑到杜荷面前。

    杜荷站在台阶上,吼道:“跪下!”

    已经失去理智的长孙冲,吓得噗通一下跪下,嘭嘭磕了三个响头。

    杜荷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亲自将长孙冲扶起来,说道:“好徒弟,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第三个徒弟了,以后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切不可贪玩误事,不然,我把你逐出师门。”

    “什么?”长孙冲爬起来,激动地问道,“还有逐出师门这一说,那你快把我逐出师门吧!”

    长孙冲刚拜完师就后悔了。

    杜荷就是个妖孽,还是远离为好。

    杜荷笑问道:“你确定想被逐出师门。”

    “非常确定!”

    杜荷转身,说道:“清风,宣读师门第十七条。”

    袁清风坐在轮椅上,被一个壮汉推过来。

    只听他念道:“杜氏师门第十七条,凡有不尊师门规定者,将被逐出师门,为免叛逆弟子危害百姓,所有被逐出师门的弟子,都将变成阉人。”

    “什么……”

    长孙冲一听,都变成阉人了,那以后还怎么生活,他急忙把头摇的跟大水车似的,“不不不不不,我不要,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杜荷笑道:“乖徒弟,这才对嘛,快来见过你大师兄和二师兄。”

    袁清风和吕昊都笑吟吟地看着长孙冲。

    长孙冲内心是拒绝的,可是一想到方才被雷劈过,心中顿时一阵害怕,值得咬咬牙,上前,说道:“大师兄,二师兄!”

    “哈哈哈……”

    “哈哈哈,小师弟好!”

    袁清风和吕昊笑的是前倾后仰的,跟两个傻子一般。

    长孙冲感觉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低着头,脸上出现一抹狠厉,心道,杜荷,你等着吧,等我找到你偷我们司空府大门的证据的,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我要把这半山学院拆了。

    他抬起头,说道:“杜荷,这拜师完了,我可以走了吧。”

    杜荷不满地纠正道:“叫老师!”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3章 拜师,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