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院子内发出一声大吼,一道人影飞出。

    正是吕布。

    吕布跑出来时,却见院墙下有几块石头,但已经没有任何人的踪迹了。

    他急忙回到院子内,对杜荷说道:“少爷,方才有人趴在墙头偷听。”

    杜荷面色一变。

    啪。

    他手中的折扇,被他一下折断。

    只见杜荷神情紧张地问道:“可知道市何人趴在围墙上偷听?”

    吕布摇摇头:“我出去的时候,那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坏了!”杜荷说道,“若是那些人,事情就不好办了,这件事本来是天衣无缝的,那几样东西,除了我和张俭,没人知道,现在只怕暴露了,要坏事啊!”

    随即,杜荷急忙吩咐道:“传令下去,梦幻集团关闭大门,赶紧彻查,看看方才有谁离开过自己的住处,形迹可疑的人,先抓起来再说,决不能让人把秘密泄露出去。”

    “是!”

    吕布匆匆离开院子,快步朝外面走去。

    杜荷则是看了看天空,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

    “呼呼呼……”

    长孙冲一口气跑回了长安城,当他来到司空府那没有大门的大门口时,忍不住靠在门口的石狮子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周围的护卫们全部围拢过来,询问长孙冲是否出了什么事。

    老管家王福过来,大吃一惊说道:“哎呀,少爷,你这是怎么了,脑袋怎么肿起这么大个包啊,真是吓死人了,快快,我给你煮个鸡蛋揉一揉!”

    长孙冲一把推开王福,骂道:“滚开,本少爷有要事要办。”

    他急忙冲到府中,迫不及待地见到长孙无忌,然后拉着长孙无忌进了书房。

    “爹,有消息了,我找到证据了,今日晚间……”

    长孙冲急忙将自己趴在墙头听到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啪。

    长孙无忌一拳砸在桌上,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我早就怀疑是杜荷干的,现在看来,十有*就是杜荷了,不过,从你的描述来看,并不敢保证一定是杜荷,还是再等等吧。”

    “爹,还等什么?杜荷肯定发现我偷听了之后跑了,万一他将那三扇大门转移了怎么办。”长孙冲顿时就急了。

    砰砰砰。

    突然有人敲门。

    长孙无忌道:“进来!”

    书房门打开,长孙家的黑铁死士头领段宜恩走了进来。

    长孙无忌问道:“情况如何?”

    段宜恩躬身道:“老爷,方才少爷趴在杜荷的院墙之上偷听到杜荷交谈之后,不小心弄出了动静,被吕布发现,不过少爷机敏,没被吕布抓到,杜荷得知消息,惊慌失措,现如今已经关闭了梦幻集团大门,派出了众多高手巡查,我也是费了一番力气才出来的……”

    说着,他将杜荷的反应描述了一遍。

    长孙无忌点点头:“好啊,如此说来,杜荷肯定就是偷了司空府的三扇大门了,哼,事情败露,他慌了,你暗中派出黑铁死士去梦幻集团附近盯着,决不能让杜荷的人去司空府的大门移走了,冲儿,明日一早,你与我进宫,去找陛下要个说法!”

    原来,长孙无忌老谋深算,知道自家儿子不一定是杜荷的对手,于是还派出了司空府第一高手段宜恩暗中跟随,一是保护长孙冲,二是探听消息。

    事实证明,他的做法是对的,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证据了。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

    天还未亮,长孙无忌就把睡梦中的长孙冲揪起来,二人梳洗打扮完毕,便乘坐马车来到了皇城门口,城门刚打开,二人便急匆匆进了皇城,来到太极殿外,让人赶紧通禀李二。

    李二一听长孙无忌急匆匆进宫,大吃一惊,急忙吩咐长孙无忌到御书房等候。

    随后,李二匆匆赶到御书房,一连的纳闷,这早朝就要开始了,有什么事不能早朝上说嘛,非要搞得神神秘秘的。

    他那里知道,现如今司空府大门接连丢失,长孙无忌让人日夜把守司空府周围一里范围,所以,除了司空府上下,并没有知道大门丢了。

    大门就是司空府的颜面,大门丢了,还接连丢了三扇大门,说出去只怕要被人笑话死,长孙无忌可没勇气把这个事放到早朝上去说,不然就要成为满朝文武的大笑话了。

    不等李二发话,长孙无忌就站出来,说道:“陛下,臣要告杜荷。”

    嗯?

    李二又吃了一惊。

    李二好奇地问道:“辅机啊,你要诉告杜荷,所谓何事啊?”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臣要告杜荷盗窃司空府三扇大门,三扇大门价值二十万贯,按照大唐律令,偷盗财务价值超过百贯,当斩,请陛下为臣做主!”

    说着,长孙无忌将此事前后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长孙冲补充道:“陛下,臣趴在杜荷院墙之上,听得清清楚楚,看得明明白白,那杜荷鬼鬼祟祟,定不是什么好人,司空府的大门,定然在他手中,陛下要是不信,可马上派人宣他进宫,我要与他当面对质!”

    听到长孙无忌父子二人言之凿凿,李二也不得不信了。

    关键这件事也只有杜荷干得出来。

    所以,李二便说道:“来人,宣杜荷进宫,今日的早朝,取消了吧!”

    不多时间,杜荷就到了。

    杜荷一进御书房,看见长孙冲和长孙无忌,便什么都明白了。

    他看了长孙冲一眼,笑着招呼道:“乖徒儿,你在半山学院睡到太阳晒*都不知道起床,今日起个大早,是想给为师个惊喜吗?”

    长孙冲气的想打人:“杜荷,你别太嚣张了,待会有你好看的!”

    杜荷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地上前,给李二见礼。

    李二沉声问道:“杜荷,司空府三扇大门接连不翼而飞,是不是你干的?”

    杜荷一愣,“什么大门?”

    长孙冲补充道:“司空府的大门。”

    杜荷:“什么司空府?”

    长孙冲:“我家,司空府啊。”

    杜荷:“什么大门?”

    长孙冲:“……我家的大门!”

    杜荷皱眉道:“到底市你家还是司空府?”

    “司空府就是我家啊!”

    长孙冲都快崩溃了。

    杜荷却微微一笑,问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

    ……

    (还有一章,马上出场)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39章 干我何事-穿越成平阳公主驸马的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