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摇摇头:“这下一批啊,年前是指望不上了,估计得明天六七月吧。”

    众人:“……”

    眼下大家都等着买房子过冬呢,明年六七月,那不是典型的远水解不了近渴吗。

    众人因为买不到临河别墅,一个个垂头丧气的。

    杜荷突然说道:“诸位,这临河别墅是没有了,但是在临河别墅两侧,还有五十套二层独立小院楼,每栋房子都是独立的,一共二层,有五个屋子和一个厅,还有一个大院子,条件呢,比别墅是差了一些,但性价比高啊,每套只要5000贯,比临河别墅便宜多了,最关键的是,诸位都是长安的大户,少不了要和朝中的各位大佬走动走动,正好,这些房子都在临河别墅两侧,和长孙大人、戴大人等挨得非常近,以后大家没事,还可以串串门嘛。”

    大家一听。

    太有道理了。

    在座的都是商户或者其他行业的人名人,但和朝中那些大佬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渣渣。

    平素大家想见到像长孙无忌这样高高在上人,难比登天。

    现如今,要是大家都居住在桃源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能碰见。

    “买!”

    “买!”

    这帮家伙,都是不缺钱的,甚至比朝中文武大臣还有钱,当即纷纷掏钱。

    于是,傍晚时分,桃源居的房子,全部销售一空。

    吃了晚饭,杜荷便把李媛姝等人叫到会议室中,开始清算幸福小区和桃源居房子的销售收入。

    李媛姝手中拿着一张纸,说道:“杜荷,咱们发财了,幸福小区的房子,卖出了四十万贯,不过目前咱们只收到人二十万贯,还有二十万贯,至少要好几年才能收回来。但桃源居的别墅和二层小院楼,不像幸福小区那样可以贷款,所以,桃源居的房子卖出了五十六万贯,加上幸福小区,这段时间,咱们入库的钱总共是七十六万贯。”

    陆远等人,全都目瞪口呆。

    七十六万贯,那要是加上还没到手的二十万贯,岂不是快百万贯了?

    要知道,贞观六年的赋税收入,也才两千多万贯啊。

    光一个幸福小区和桃源居的房子收入,比一个州的赋税还多。

    杜荷沉吟道:“剩下的二十万贯没有到手,不过不影响咱们分红。”

    说着,杜荷看向陆远。

    陆远急忙拿出一摞纸张。

    然后说道:“幸福小区由大唐建设公司建造,乃是陛下钦定的以工代赈工程,所以,并未给工人们发工钱,费用主要是工人们的饭钱和砖头、石头、木头等材料钱,其中最主要的材料是砖头,因为出自咱们梦幻集团,所以十分便宜,建造幸福小区和桃源居的成本,加起来一共是二十六万贯。”

    三十六万贯这个数字,让大家都是一愣。

    想当初,李二等人入伙的钱加起来足足有三十万贯。

    等于杜荷一文钱不出,就撬动了价值上百万的幸福小区和桃源居的建设。

    杜荷说道:“减掉!”

    李媛姝在面前的一把精致小算盘上扒拉一下,说道:“还剩下七十万贯。”

    杜荷站起身来,摸了摸下巴,说道:“按照当初的约定,本少爷的智慧和出资按二十五万贯折算,陛下入股十万贯,秦伯伯他们入股二十万,当然,高大人提前撤资了不算,所以是十五万贯。”

    “如此一来,所有的成本便是五十万贯。可以拿出来分红的便是二十万贯,父皇占二成便是四万贯,秦大人他们占二成,也是四万贯,剩下的十二万贯,便是咱们的了。”李媛姝说着,竟然眼冒金星。

    杜荷心想,完了完了,大老婆早晚会变成李丽质那样的小财迷。

    “选个良辰吉日,通知大家,分钱吧!”杜荷一敲桌子,说道。

    在场的人,都激动的不行。

    尤其是陆远,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变得这般有用。

    所以,整个梦幻集团的核心成员,都沉浸在莫大的喜悦之中。

    可是,还没等大家高兴劲头过去,桃源居就出事了。

    一大早,竟然聚集了几十人,来围堵梦幻集团的大门。

    张俭还以为是刁民*,带着一队护卫雄赳赳气昂昂地冲到大门,准备将这些*的人抓起来。

    哪知道,到门口一看,整个人都傻了。

    聚集在门口的人,他都认识,以长孙无忌等人为首,全是朝中大佬或者长安城的大户。

    给他一个熊胆,他也不敢动手啊。

    张俭急忙上前,问道:“长孙大人,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这幅模样?快请进!”

    只见长孙无忌等人一个个面色惨白,跳跳索索的。

    长孙无忌破口大骂道:“你个杀才,你还带着人上来,你想把老夫怎样,赶紧去告诉杜荷,让他马上到大门口来,否则,我等就把这梦幻集团砸了。”

    张俭不敢怠慢,一边吩咐人看好大门,别让长孙无忌等人动手,一边赶紧去把睡梦中的杜荷叫了起来。

    杜荷得知消息,来不及洗漱,穿上衣服就来到大门口。

    一到大门口,他就乐了。

    只见那站在最前面的长孙无忌,身上裹着的竟然是一张棉被。

    站在原地不停地抖动,一直在吸鼻子,发出刺溜刺溜的声音。

    再看其他人,也差不多,全都裹着厚厚的棉被。

    看上去像一个个臃肿的企鹅。

    杜荷上前,关心地问道:“哟,长孙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才一日不见,你成了这个鸟样子?”

    长孙无忌气得呀,“杜荷,你怎么能骂人呢?”

    杜荷无辜地说道:“我怎么骂人呢?”

    “你说我是鸟人!”

    “鸟人,鸟人很棒棒啊,你看,大鹏鸟不也是鸟吗?”

    长孙无忌:“……”

    随即长孙无忌跺跺脚,说道:“杜荷,我要去陛下面前告你,你那破别墅,一万贯一套,这么高的价格,我等当初之所以痛快买下,原本是想买来过冬的,哪知道,昨夜睡下去,非但没有一点温热,反而能冻死人,你看……我等全都感染风寒了,啊切,啊切……”

    长孙无忌话未说完,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杜荷心想,这是来投诉啊!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68章 怎么能骂人呢,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