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中。

    他感觉耳边都是哗啦啦的铜钱的响声。

    那么多钱,却没有一个子是属于自己的。

    想到自己愚蠢的撤资行为,高士廉心中那叫一个难受。

    他感觉自己浑身无力。

    “我这是在哪儿?”

    旁边一道人影突然跳出来,说道:“哎呀,高大人你醒啦,这是我们梦幻集团的医馆,你都睡了一天了。”

    高士廉挣扎着爬起来,问道:“是杜荷救我的?”

    “是啊,药王都说了,当时要是我们家少爷不及时把你送过来,你可能已经死翘翘了,说不定尸体都僵硬了。”老傅说话很直接。

    高士廉:“……”

    高士廉心中一阵感动。

    杜荷,虽然性格古怪,但确实是好人啊。

    好人……

    他想着,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衫,说道:“带我去见杜荷,我要当面感谢他!”

    说着,在老傅的搀扶下,高士廉走出了医馆。

    一路上,高士廉回忆自己和杜荷的种种交往,突然发现,杜荷其实也没有大家说的那么坏。

    “杜荷,其实是一个善人。”

    高士廉对杜荷有了很大的改观。

    他决定,从此后不再怨恨杜荷。

    来到杜荷的住所,高士廉走了进去。

    进了院子,只见杜荷正和孙思邈在商量着什么。

    高士廉上前,诚心地说道:“杜荷,老夫是特意来感谢你的!”

    杜荷见状,赶紧挪出一个椅子让高士廉坐下,高士廉却是推辞不坐,一连说了许多感激的话。

    杜荷摆摆手:“高大人,真是气了,见死不救,那不是我杜荷的风格,对了,这是你的。”

    说着,杜荷将一张纸递给高士廉。

    高士廉接过来,一脸疑惑。

    杜荷解释道:“医药费!”

    高士廉低头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诊断费:一千贯。

    药费:五百千贯。

    床位费:三百贯。

    急救费:五百贯。

    其他费用:二百贯。

    合计:二千五百贯。

    高士廉目瞪口呆,问道:“这这这……这还需要钱啊?”

    杜荷说道:“是啊,不然你以为我是做慈善的,药王,大唐鼎鼎大名的牛人,他的出诊费用很贵的,还有你昨天住的乃是我们梦幻集团医馆的五星级病房,价格自然贵了一些。”

    高士廉举着那单子:“你……你这是讹……”

    噗通。

    话没说完,老头眼睛一翻,倒在了地上。

    孙思邈赶紧上前诊断一番,说道:“只是急火攻心,晕了过去,并无大碍。”

    杜荷一挥手:“吕布,让找几个人把他送回去,这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有钱人,再住下去估计就没钱交了,告诉高履行,让他赶紧把他爹的医药费送来,否则别怪我不气……”

    ……

    傍晚时分。

    高士廉再次醒来。

    这次可以肯定是自己家中了。

    他大松一口气,只要不在梦幻集团就好。

    至于那昂贵的医药费,高士廉决定等自己身体恢复之后,再去找杜荷理论一番。

    二千五百贯,绝对不能出。

    否者不就是明摆着被杜荷欺负吗?

    这时,高履行走过来,说道:“爹,你终于醒了,陛下亲自派来御医给你诊治,御医说你是急火攻心,多休息几日就好了,千万不能动怒。”

    “我身体硬朗的很,没事。”高士廉说道。

    只是一想到自己连日来的遭遇,心中郁闷不已,愁眉不展的。

    高履行又说道:“爹,梦幻集团那边的医药费,我已经让人送过去了,你就不要担心了。”

    “什么?”

    “医药费啊,二千五百贯,我已经让人送到梦幻集团了。”高履行重复了一遍。

    二千五百贯?

    高士廉一下瞪大了眼睛。

    “你,你这个逆子,你怎么能把钱送回去呢。那可是二千五百贯啊,你当我们许国公府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高士廉无语地说道。

    原本他是不想给这笔钱的,因为数额太大了,就是宫中的御医出诊,也要不了二百贯吧。

    高履行挠挠头,说道:“杜荷说了,爹你昨夜受了*,已经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御医们没有办法,连药王都束手无策,最后还是他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一枚仙药,才把你救活的……我寻思着,既然是仙药的话,二千五百贯其实并不贵,所以就赶紧让人把钱送过去了,杜荷的脾气我是知道的,说一不二,要是不给钱,指不定做出什么*人怨之事来呢。”

    高士廉:“……”

    半晌,高士廉有气无力地说道:“罢了罢了,就当是打发一个灾星吧,履行,记住,以后……远离杜荷,一定不要和杜荷纠缠在一起……他就是个*!”

    “爹,孩儿明白了。”

    高履行嘴上答应道,心中却是不以为意。

    想当初他也是长安四害之一,现如今,却成了杜荷一枝独秀,心中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这时,徐娘半老的管家过来了,问道:“老爷,长孙司空大人、陈大人来看望你!”

    “是无忌和子聪?”高士廉问道。

    管家点点头。

    啪。

    高士廉的窗边,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个盘子,盘子里是刚熬制好的汤药。

    只见他一下伸手,将盘子推下去,哗啦一下,汤药全部撒在地上。

    高士廉愤怒的说道:“不见,老夫谁也不见……让他们走吧。”

    一想到长孙无忌和陈叔达,高士廉就来气。

    这两个大坑货。

    若非你二人拾掇,老夫又怎会遭遇这么多的悲惨事情?

    那女管家点点头,扭动着细腰往外走,临走前,朝高履行眨了眨眼睛。

    高履行吞了吞口水,突然有些想念牛奶的味道了。

    ……

    “什么,舅父不见我?”长孙无忌吃惊地说道。

    对面的女管家点点头。

    长孙无忌心情沉重地说道:“以往,舅父最信任的就是我,如今他卧病在床,竟然不再见我,看来,是我误了他啊,嘿……”

    他一拳砸在桌上。

    陈叔达走过来,说道:“长孙大人,眼下,高大人肯定还在气头上,不见咱们也是有原因的,还是不要再*他了,等过几日他身体恢复之后,咱们再来吧!”

    “也只能如此了!”

    长孙无忌无奈地点点头。

    ……

    (六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2章 你当我做慈善的啊,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