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晌午时分。

    杜荷才慢慢起来,洗漱完毕,吃了早餐,换了身干净衣服。

    然后才晃晃悠悠出了院子往外走。

    老傅咂咂嘴,说道:“少爷,咱们这样怠慢蜀王殿下,会不会有些不妥啊?”

    “屁!”

    杜荷说了一个字。

    老傅认真地说道:“少爷真是高明,一个字,说的响亮,精辟,干练,老道,最关键的是,高深莫测……”

    杜荷:“……”

    尼玛。

    怎么感觉老傅被本少爷给带坏了呢。

    杜荷摇摇头,说道:“这小屁孩要来拜师,这才是最大的麻烦,皇子就是龙的儿子,多金贵啊,打不得,骂不得,还得找几个人陪他玩耍,这不是招了个弟子,是招了个大爷啊,所以,本少爷绝对不能让他得逞,要让他知难而退!”

    “高!”

    老傅也憋出了一个字,故作高深莫测。

    杜荷:“……”

    杜荷走进会厅,一抬头便看见李恪在厅中间来回地踱步,一脸焦躁的样子。

    看见杜荷进来,李恪急忙转身跑过来,说道:“杜荷,你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欢迎本王吗?”

    杜荷哈哈一笑,张开双手,高兴地说道:“哎呀,这不是蜀王殿下嘛,你是稀也是贵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代表梦幻集团一万多工人,欢迎你的到来。”

    说着,杜荷看见桌上的茶水,转身,黑脸训斥道:“老傅,你怎么搞的,怎么能给蜀王殿下喝这种低等的茶呢,这是神奇农场做茶的时候剩下的,连狗都不吃的东西,怎么能招待蜀王殿下呢,你真是该死!”

    李恪:“……”

    他刚才可是喝了好几杯啊。

    然后,又听杜荷说道:“赶紧重新上茶,上好茶,还有,立即吩咐下去,让厨子做最好的菜,要隆重招待蜀王殿下,你再去一趟平康坊,找得月楼最好的头牌,一次来俩,超过二十的不要,让她们到梦幻集团来好生招待蜀王殿下。”

    眼看着老傅转身就走。

    李恪却是慌了。

    如此大张旗鼓的,是想告诉长安城的所有人,本王去平康坊找仙女吗?

    他一把抓住老傅的袖子:“你别走!”

    然后转身对杜荷说道:“杜荷,咱们好歹也是朋友了,本王一向平易近人,不喜欢这些东西,统统都不要了。”

    “确定?”

    “确定!”

    李恪把头点头跟小鸡吃米一般。

    李恪拉着杜荷的袖子,说道:“杜荷,实不相瞒,我是来拜师的,我要拜你为师,跟你学习本事。”

    杜荷急忙摇头:“殿下可真会开玩笑,你能跟我学什么?”

    李恪:“学习赚钱!”

    杜荷:“那你选错人了,你应该跟长孙大人学习,长孙家财富无尽,不是我杜荷能比得上的,我这也没有什么赚钱之道,不成!”

    李恪:“学发明术,我也要发明许多好玩的东西。”

    杜荷:“那你又错了,我自己都不懂什么叫发明,那些东西,本来就有,并非是我自己发明的。”

    李恪:“那学建造的本事总行吧?”

    杜荷:“不行!”

    ……

    半晌,李恪彻底凌乱了。

    说什么都不行。

    总之,他想学的东西,杜荷都表示没有。

    李恪焦急地说道:“可是,本王都打包好自己的行囊出来了,你总不能让本王现在就回去吧,多没面子啊。”

    “蜀王殿下要是愿意,可以在此小住几日。”杜荷嘿嘿一笑。

    不信对付不了你一个小屁孩。

    哪知道,李恪一狠心,一咬牙,一跺脚:“不,本王不管,你必须收下我这个弟子,长孙冲都能做你的弟子,难道本王比他差吗?你要是不收下本王……不,我,你要是不收下我,我就不走了!”

    他马上改了自称。

    既然要拜师,就不能再称本王了。

    杜荷见状,无奈地转身,拍了李恪的肩膀三下,说道:“你好好想想吧!”

    说完,他就走了。

    李恪却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老傅屁颠屁颠地跟着杜荷,好奇地问道:“少爷,眼下看来,蜀王殿下是铁了心要拜师,怎么赶都赶不走,这可如何是好?”

    杜荷笑道:“本少爷自有办法,我的弟子,可不能太笨,我方才拍了他的肩膀三下,就看他能不能领悟了,若是不能领悟,正好可以让他滚回宫里去,若是能领悟……不可能的!”

    “高!”老傅说道。

    杜荷转身瞪了他一眼。

    老傅尴尬地补充道:“高,少爷实在是高!”

    ……

    三更天。

    外面寒风呼啸。

    杜荷却是抱着一堆图纸在等下聚精会神地看着。

    这是长安国际购物中心的建设图纸。

    如今,杜荷拿着红,黑,蓝三种颜色的签字笔,在上面写写画画,不多时间,一眼看去,就见上面密密麻麻的是xx00,旁人别说看懂,就是看一眼都觉得头疼。

    就在这是,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咚咚。

    有人敲门。

    杜荷站起身来,警惕地问道:“谁?”

    吱嘎。

    门被推开,一个脑袋探进来。

    正是李恪。

    杜荷都吃惊了。

    竟然是李恪?

    李恪走进来,说道:“杜荷,我来了,我来拜师了!”

    杜荷有些发蒙,问道:“你怎么来了?”

    李恪笑道:“你白天不是拍了我的肩膀三下吗,我反复思索,也没想明白是什么意思,就在方才,我感觉沉闷得慌,所以出来走走,看见你这边亮着灯光,突然恍然大悟,原来是你是要我三更的时候来找你,这不,我果然猜对了。”

    猜对了?

    杜荷内心有些崩溃。

    他本来拍了李恪的肩膀三下,等到明日再将*告诉李恪,然后告知这小子他悟性不高,不能收为徒弟。

    因为就拍三下来说,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联想到三更天来拜师。

    可是,杜荷一时疏忽,因为研究图纸研究得太投入,竟然忘记了时间。

    被李恪给歪打正着了。

    杜荷指了指身前的椅子,说道:“坐吧,你真想拜师?”

    李恪坐下,认真地说道:“当然,我这次来就是拜师的,要是你收我,我就不回去了,你到哪我就到哪,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放心,我已经给老傅两千贯了,这是我半年的生活花费。”

    杜荷:“……”

    ……

    (八更奉上,感谢【五行缺钱】兄弟的打赏。)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4章 歪打正着,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