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

    整个梦幻集团陷入静谧之中。

    李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他的手已经用布条缠上了,还是药王孙思邈亲自给他包的,里面用了上等的伤药,此刻感觉*辣的疼,就像是被人用刀一点点剜一般。

    全身酸疼,仿佛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一般。

    李恪发誓,这是自己生下来十几年过得最难的一天。

    可是一想到这是杜荷的考验。

    他咬咬牙说道:“杜荷,我是不会放弃的。”

    ……

    天还未亮。

    杜荷去实验室看看情况,昨日袁清风来讨教问题的时候说起过,那硫磺大球最近放电的量似乎没有之前大了,他打算去查查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打着灯笼,杜荷来到研发中心的实验室门口。

    却发现实验室的门没锁。

    杜荷嘀咕道:“这清风是不是最近有点飘了,连门都不锁……”

    他轻轻推开门,正要往里走。

    突然,一道白影出现在他眼前。

    饶是杜荷心理素质好,也被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家伙,出现在眼前。

    正是蜀王李恪。

    李恪头发乱糟糟的,眼睛红肿,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看上去凄惨无比。

    杜荷吃惊道:“我靠,你……你不是在这实验室里呆了一夜吧?”

    李恪摇摇头:“不是,我是睡不着,想来这里看看,我已经想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李恪认真的说道:“这起电机的原理,我不知道电是什么,就是那个火光一样额东西吗?但是我知道,这起电机,就是靠摩擦才出现电的,这个我听清风说是硫磺球,硫磺球和兽皮摩擦会起电,和丝绸摩擦也能,但是效果没有兽皮好,而且兽皮便宜,丝绸昂贵……好像这硫磺大球可以存放电,但放完之后就没有了,可是我没想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清风说可以用来研究雷电,可是,雷电又有什么用?我想了好久,最后发现,有一个作用,如果打雷就是放电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在高塔上放一根很高的铜的或者铁的东西,然后用铜线将其引入地下,这样,高塔就不会被雷击了,杜荷,这样一定可行的,对不对?”

    李恪现在十分兴奋。

    满脑子都是问题。

    他像是一个掉进宝库的孩子,看什么都举得新奇。

    杜荷却是目瞪口呆。

    这不是最原始的避雷针吗?

    竟然被李恪给想到了?

    杜荷问道:“这些是清风告诉你的?”

    “不,是我自己想到的!我想起了太极殿,太极殿的屋顶,都有铜制的东西,当初我问过工匠,为何要在这里放铜制的东西,工匠们说是献祭上天的,避免遭雷击,他们根本不懂科学,这是引雷的,根本不是献祭上天,这就是科学……”李恪越说越激动。

    杜荷看着李恪这凄惨的模样,说道:“行啊,你小子,值得培养,不过看你这样子,今天是帮不上忙了,你回去休息吧,这第一题,就算你过了,等你养好了身体,再来找我吧。”

    “好!”

    李恪转身激动地离开。

    ……

    杜荷本以为李恪能消停几日。

    哪知道,第二天一早,杜荷刚起床,就看见李恪站在院子中,仔细盯着院子里的一个迷你型的水车,正看得入迷。

    李恪看见杜荷,转身,笑吟吟地说道:“杜荷,我早就来了,知道你在睡觉,没打扰你!”

    “何事?”

    李恪挥舞着裹着白布的两只手,说道:“我来拜师,快给我出第二题吧。”

    杜荷仔细一看,李恪气色是比昨日好了一些,可脸色依然惨白,手上还敷着药,典型的一个伤病号。

    可是看见他那兴致满满充满期待的样子,杜荷也不好说什么,于是说道:“行啊,这第二题,你先去桃源居跟着陆远学习一下壁炉的建造方法,我给你两天时间,两天后,你要是能学会,那这第三题也不用出了,我直接收你做弟子。”

    “好,杜荷,你等着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李恪信心满满地说道。

    ……

    两日后。

    李恪的表现,让杜荷十分满意。

    这小子不但能吃苦,不怕累,关键还十分聪明,只用了一日的时间,就把壁炉取暖的原理给学会了,在陆远的帮助下,还形成了一个学习笔记,图纸画的有模有样的。

    杜荷决定,收下这个弟子。

    杜荷收起李恪的学习笔记,说道:“蜀王,按照咱们的约定,现在你完成了两个测试,你可以成为我的记名弟子了。”

    “记名弟子?不是正式弟子啊?”李恪有些好奇地问道。

    杜荷点点头:“谁让你是皇子身份呢,我现在已经有三个弟子了,你要成为我的正式弟子,就只能是老四,你愿意吗?你愿意,陛下还不乐意呢,好了,此事,就这么决定了。”

    其实,杜荷心底还是抵触和皇室走得太近。

    在真实的历史中,李恪也不是个老实的家伙,和房遗爱谋反案有牵连,最后死的很惨。

    在当今陛下还年富力强的时候,杜荷认准的大腿就是李二陛下,其他人,统统都是渣渣。

    所以,一个记名弟子,已经是杜荷的极限了。

    李恪闻言,也只能无奈地点头,然后问道:“老师,我听清风说拜师都有拜师礼,十分隆重,怎么到了我这儿没有了?”

    杜荷站在院子中,一阵风吹来,树上仅剩下的枯叶翩翩落下。

    他沉声道:“什么拜师礼不拜师礼的,老子有云,大道至简,真正的拜师礼,乃是内心的遵从,内化于心,外化于心,不必在意那些礼仪。”

    李恪瞬间觉得杜荷实在是太高大上了。

    然后又听杜荷说道:“当然,拜师礼可以从简,但费用还是不能省的,限你今日内将拜师钱交了,一共五千贯。”

    李恪:“……”

    ……

    贞观七年,冬月十四日。

    蜀王李恪拜师杜荷,成为杜荷的记名弟子,还交了五千贯的拜师钱。

    消息也不知道怎么传出去的,短短几日,便传遍了长安城。

    百姓们议论纷纷,都觉得杜荷实在厉害,竟然连皇子都拜他为师。皇子拜师不新鲜,哪个皇子没有几个老师,但杜荷不一样,这小子才十七岁啊,比蜀王大不了几岁。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6章 记名弟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