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媛姝将杜荷面前的纸张拿起来一看,只见那标题是《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

    正文内容是: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莲之爱,同予者何人?

    这其实是一篇骈文。

    骈文自汉开始流行,传到这个时代,已经变得追求辞藻华丽、形式优美,对内容失去了追求,所以被很多人诟病。

    但杜荷的这篇骈文,辞藻并不华丽,其中却是蕴含着大道理。

    李媛姝读起来,都惊呆了。

    但是,当她看到最后一句时,差点*。

    只见最后一句的内容是:谁他娘的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站出来,打死他!

    这就像在一块美玉上划了一道痕迹,在上等的菜桌上扔了一坨牛屎,整个文章都毁了。

    李媛姝痛心疾首地说道:“杜荷,此文若是能将最后一句删去,可流芳百世,流传千古,让你名垂千古,从此后,你不但是大唐第一诗人,更是一代文章大家!”

    杜荷摆摆手:“不删不删,为何要删,我又不想做什么文章大家!”

    李媛姝惊讶地问道:“你写出如此有深意的文章,不做文章大家做什么?”

    杜荷拿起那桌上的一张纸,说道:“目的只有一个,骂权万纪用的。”

    骂人?

    骂权万纪?

    李媛姝和李丽质对视一眼,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别人要是能写出这么好的文章,只怕都要烧高香了,杜荷倒好,直接是用来骂人的。

    不过,日子久了,两位公主也习惯了。

    只见杜荷招招手,把老傅叫来,将两张纸扔给老傅:“告诉二牛,权万纪这番言论,给他起个标题,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刊登在头版头条,本少爷这篇呢,刊登在头版二条,对了,记得告诉权万纪一声。”

    “得嘞,少爷!”

    ……

    次日一早。

    天还未亮,卖报的小童们就已经上街了,时间比以往早了许多。

    如今的大唐新报,已经深入人心。

    普通百姓以前要了解个朝廷大事,那都是一传十十传百,口耳相传,等到最后都变味了,如今不一样,只要看大唐新报,那就什么都知道了。

    不识字没关系,各个坊子都有专门的读报人,就是为大家读大唐新报的,每个月还可以从梦幻集团领到30文钱。

    所以,这几个月来,大唐新报的影响力大增。

    “卖报卖报!”

    “权万纪发表文章,被鄠邑县侯杜荷痛骂!”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啊……卖报!”

    早起的百姓们纷纷买下报纸,津津有味地开始读起来。

    ……

    权府。

    权万纪天未亮就起了,已经沐浴更衣,准备去上早朝。

    昨晚他睡得很晚,便是在心中谋划今日在朝堂上怎么攻击杜荷,说服陛下降罪于杜荷。

    此刻,却是信心满满的。

    只要能把杜荷扳倒,他就能名震长安。

    这时,下人走进来,说道:“老爷,这时今日的大唐新报。”

    “哦?今日的大唐新报这么早就开始卖了?放下吧,等我回来再细读。”

    权万纪是大唐新报的忠实读者,他经常拜读杜荷发表的一些诗歌,虽不认同杜荷的人品,但对杜荷的诗才还是很佩服的。

    只是,现在他没有阅读的心思。

    他刚想准备往外走,却见管家高兴地跑进来,左手抱着一摞厚厚的大唐新报,右手提着半贯钱,叮叮当当地跑进来。

    “老爷,喜事,喜事,大喜事啊!”管家兴奋地说道。

    权万纪眉头一皱:“你为何买了这么多大唐新报?是想让老爷我全都读一遍吗?”

    管家急忙说道:“老爷,不是买的,这是大唐书斋送来的,还有这些钱,也是大唐书斋送来的?”

    “哦?”

    权万纪有些傻眼。

    却听管家说道:“大唐书斋的人说了,今日的大唐新报,刊登了老爷的文章,特送稿费500文和大唐新报一百份到府上来,老爷,我都点过了,五百文,一个子都不少。”

    权万纪却是对钱不感兴趣,急忙拿起大唐新报一看。

    顿时喜上眉梢。

    那头版头条,正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其中内容乃是他昨日在太极殿的言论。

    标题下面,正是权万纪三个大字。

    权万纪摸了摸下巴,满意地说道:“没想到……杜荷还挺有……”

    嗯?

    他一瞥就看见自己的文章下面,竟然是一篇《近朱者未必赤近墨者未必黑》,这不是跟自己对着干吗?

    仔细一看,作者竟然是死对头杜荷。

    权万纪越看越心惊。

    杜荷的文章,十分短小,但说服力极强,

    最典型的就是那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简直可以成为千古名句。

    当他看到最后那句“谁他娘的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站出来,打死他”时,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哗啦。

    权万纪气的将手中的报纸撕碎,大骂道:“杜荷,欺人太甚,欺人太甚,竟然公然骂人,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说着,他重新拿起两份报纸,气呼呼地进宫。

    ……

    太极殿。

    当权万纪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大臣了。

    大家看见权万纪走进来,纷纷打招呼。

    “权长史,你的那篇《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已经看到了,写的很好!”

    “对,和昨日你在太极殿上的言论一致,真没想到,你的文章能出现在大唐新版的最前面,要知道能登上头版头条的,那都是文章大家啊……”

    “权长史,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啊!”

    权万纪听了,感觉自己憋不住要*。

    若非涵养功夫好,他早就暴走了。

    很快李二就到了。

    在赵阳的宣布下,早朝正式开始。

    权万纪蹭蹭冲到最前面,一下跪倒在地,大声说道:“请陛下为臣做主,杜荷欺人太甚……竟敢公然骂人!”

    李二一脸懵逼:“权爱卿为何如此激动啊?”

    “陛下请看!”

    权万纪急忙拿起一份报纸,通过赵阳交给李二。

    李二粗略一看,也傻眼了。

    他原本昨夜还在想今日召集杜荷进宫,把事情说清楚。

    哪知道,杜荷的反击来的这么快,这么凶猛?

    如此反击,李二活了这么久,竟是第一次见。

    ……

    (五更奉上,)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79章 公然骂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