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御书房。

    在李恪指挥着一堆工匠,花了两个时辰,为御书房也装上热水片之后,李二也不再整日呆在太极殿了,办公的地方重新回到了此处。

    此刻,蜀王李恪的老师权万纪,正痛陈杜荷的种种不是。

    “陛下,蜀王殿下的确跟着杜荷学到了这热水片,臣也认为热水片不错,可是,这始终是工匠所为,蜀王乃是皇子,将来是要辅佐太子殿下治理天下的,治天下可不是靠热水片就能完成的……还有,杜荷居心叵测,他竟然向陛下购买铁,自古以来,铁乃是朝廷管控之物,百姓不得染指,商人不得触碰,按照大唐律令,朝中大臣,世家大族,但有敢囤积铁超过万斤以上者,等同谋反……陛下,杜荷这是要谋反啊!”

    权万纪说的是声泪俱下。

    他现在恨不得杀了杜荷啊。

    原本他是李恪的老师,李恪虽说不是太子,但也算是李二陛下最宠爱的皇子之一,能成为蜀王的老师,那是他莫大的荣幸,平日里走在大街上,也感觉底气十足。

    可现在倒好,李恪一下成了杜荷的记名弟子,连皇宫都不回了。

    他这个老师,做的很失败!

    这是抢夺弟子的大恨啊。

    啪。

    他刚说完,便听李二一拍桌子,怒道:“够了!”

    “陛下……”

    “权万纪,自恪儿拜师杜荷,你一共上奏48道,算起来,每日上奏8道,你有这般闲吗?恪儿拜师杜荷这件事,休要再提了,朕自有主张,还有你说杜荷买铁居心叵测,朕已经派了西门青亲自去盯着,还有,方才传来消息,从皇城中运出的铁,到了梦幻集团之后,便直接送到灞河边,用于热水片的打造,杜荷每日派人将铁的用量和热水片的生产量清清楚楚记录好送到宫中,朕都一一看过,又何来居心不良一说?”李二怒气冲冲地说道。

    权万纪哑然无声。

    一旁,陈叔达看向长孙无忌,似乎要说什么。

    却见长孙无忌摇摇头。

    于是,陈叔达便沉默下来,不说话了。

    等众人从御书房离开之后。

    来到外面,陈叔达急忙追上长孙无忌,小声问道:“长孙大人,我方才已经准备好了一番说辞,准备*杜荷,你为何不让我开口?”

    长孙无忌看了看四周,说道:“子聪啊,老实告诉你,老夫也准备了一番说辞,想要劝陛下收回卖铁的成命,可哪曾想杜荷准备充分,竟是提前取得了陛下的信任,现在,只怕说再多陛下也不会考虑的,多说无益,何必让陛下厌恶,看着吧,那权万纪只怕有灾难临头了!”

    “不会吧……”

    陈叔达却是有些不敢相信。

    ……

    次日一早。

    李二下旨,让权万纪在家养病一个月。

    权万纪病了?

    许多人都大吃一惊。

    但陛下说权万纪病了,那权万纪就是病了。

    不病也得病!

    ……

    梦幻集团。

    李恪得知权万纪养病一个月的消息,兴奋地说道:“这下清净了,权万纪这厮,叽叽歪歪的,十分让人讨厌,其实我早就想让他滚蛋了。就因为我到梦幻集团拜师,听说他一天要上奏七八道,便是为了*老杜你,你说气人不气人,父皇英明,终于让这个可恶的家伙闭嘴了。”

    李恪少年心性,此刻暴露无遗。

    杜荷却没有多少高兴之处,而是说道:“没想到你成为我的记名弟子这件事,会闹到这步田地,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答应你,直接把你绑回去交给权万纪,说不定我和权长史还能成为朋友呢。”

    李恪一听,顿时就不乐意了:“老杜,你和权万纪成为朋友,你就不怕我记恨你一辈子吗?”

    “不怕!”

    “为何?”

    “你打不过我!”

    李恪:“……”

    杜荷说的好像挺有道理的。

    自己虽然是蜀王,封地在成都府,但从来没去过,更是因为年纪尚幼,没有开府建牙,一直生活在宫中,身边服侍的人也只有两个宫女三个太监,还有五个护卫,此外就没了。

    和梦幻集团比起来,还真是柔弱啊。

    这梦幻集团高手如云不说,光工人就有近两万呢。

    杜荷突然正色道:“时至今日,我还一直纳闷,为何当初你成为我的记名弟子这件事,我已经让人不要外传了,连梦幻集团都只有少数人知道,可是不到一天时间,为何全长安城都知道了?”

    李恪笑道:“那还不简单,我是蜀王,我是皇子,堂堂蜀王向你拜师,这可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外人听了,当然不可思议,大家一传十十传百,自然全长安城都知道了。”

    这家伙还不忘夸自己一番。

    杜荷投去鄙视的眼神。

    “你不信?”李恪问道。

    “说实话?”

    “嗯!”

    “不信!”

    李恪又被打击了。

    李恪问道:“此事很重要吗?”

    “很重要,搞不好,会死人的那种。老傅!”杜荷说着,突然大喊道。

    老傅屁颠屁颠跑过来。

    杜荷吩咐道:“去长安城转转,看看有谁说本少爷的坏话,有的话统统抓起来打一顿。”

    “好嘞!”

    老傅对这事,似乎是轻车熟路了,答应的很干脆。

    李恪却是目瞪口呆。

    这……也太霸道了吧。

    ……

    皇宫。

    御书房之中。

    侯君集站在李二桌子对面,好奇地说道:“陛下,你下旨让权万纪养病,明摆着就是告诉天下人,蜀王殿下拜师这件事,你是赞同的,让臣疑惑的是,这一整天过去了,长安城却是十分安静,好像无人关注此事一般,着实不同寻常。”

    李二问道:“暗卫可曾查到了什么?”

    温步仁上前,说道:“启禀陛下,暗卫日前已经查到,在蜀王殿下到梦幻集团拜师的当日,的确有一部分身份不明之人在长安城四处宣扬此事,而且不乏添油加醋成分……只是,无论暗卫如何努力,也查不到当日那批人到底来自何方。”

    啪。

    李二重重地一巴掌拍在桌上。

    “岂有此理,朕的脚下,竟有这些宵小在做动作,哼,且再看看,朕下旨让权万纪在家养病,便是想让这些人坐不住再跳出来,朕相信,他们一定会坐不住的……”

    侯君集问道:“陛下,有没有可能是杜荷?”

    “查,不管是谁,都查一遍,杜荷……也不例外。”李二犹豫了一下,吩咐道。

    “是!”

    ……

    (今日有急事,缺的周末一定补回来。)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7章 不病也得病,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