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人看来,李二这是宠信杜荷,纵容李恪。

    可是很少有人知道,李二是故意为之,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件事的不同寻常。

    他想要一个*。

    ……

    长安。

    大雪。

    鹅毛般的大雪,从天而降,落在地上,发出轻柔的啪嗒声音。

    人民大道上,一辆马车飞驰而过,车轮卷起雪花飞溅起来,留下厚厚的车轴印,不多时间,却又被大雪淹没了。

    马车在一个偏僻的宅邸前吱嘎一下停住,帘子掀开,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身影走了下来,只见他头戴斗笠,头低着,缓缓走进那扇敞开的大门。

    门外,马车往前行驶,转了个弯,消失在风雪中。

    头戴斗笠的人走进府邸,大门砰地关上。

    他往前走,来到一个亭子中。

    天气,寒冷无比。

    亭子中却是连个火盆都没有。

    只有一盏挂在柱子上的灯笼,发出昏暗的光芒。

    亭子中央,有两道人影。

    其中一人不满地说道:“你迟到了!”

    “下雪了,巡城的武侯也多了些,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主上让卑下来询问二位,为何这么好的机会,不再向杜荷发难?”灰袍人小心翼翼地说道。

    “哼,蠢货,”黑影道,“陛下让权万纪生病,默许了蜀王拜师杜荷,此事,本就不同寻常,难道主上他还不明白吗,此前我等只用了半日时间便散布了此消息,已经引起他的猜疑了,你回去告诉主上,在杜相还未退下来之前,做事,不要那么张扬,杜荷羽翼丰满,又有陛下宠信,还是不要轻易露出马脚才好!”

    “可是……”

    “没有可是!”

    几人的秘密谈判,不欢而散。

    不多时间,灰袍人离开,那两道黑影也相继离开。

    过了不久,这宅子便淹没在了火光之中。

    ……

    梦幻集团。

    李恪等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炉子。

    这的确是一个炉子。

    但却和大家之前见过的炉子不同,这炉子有一根长长的铁皮管通往外面,而炉子的造型却是一张方桌,里面中空,燃烧木炭,上面有一个盖子盖上,多添点木炭,整个炉子发烫,偌大的屋子内,都感觉热气哄哄,比那热水片,却是厉害了许多。

    这又是一个好东西啊,大家都眼睛发光。

    当然,看见那炉子上的铁锅中已经冒热气的好酒,更是不能自已。

    杜荷,李恪,陆远,张俭,许正道,鬼神,马周,肖申围坐在一起。

    眼看着,酒已经热了。

    杜荷一挥手:“喝!”

    众人纷纷拿出碗来,杜荷亲自给大家斟酒。

    轮到许正道时,杜荷才发现,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和大家一样只有拳头大小的碗给换成了一口砂锅,能装那大铁锅中三分之二的酒。

    许正道原本有两大爱好,喝酒,泡妞。

    被杜荷活生生变成一个,虽说没有以前那般嚣张,但喝酒依然还是一大爱好。

    最后,杜荷给这厮盛了半锅。

    许正道抱着砂锅牛饮一口,放下砂锅,擦了擦嘴角,大呼道:“过瘾,过瘾啊……”

    在这寒冷的天气里,能喝温酒,本就是人生一大乐事,不多时间,大家便都喝的七荤八素了。

    杜荷突然笑着问道:“诸位,可曾想过,我们坐在这里,以后到底要干什么呢?”

    许正道第一个举手:“我要……我要喝酒。”

    噗通。

    话音未落,人却已经躺下了。

    再看他手中的砂锅,已经见底。

    张俭豪气地说道:“我就是一个粗人,少爷要*谁,我就干谁。要是没有少爷,只怕我已经饿死在街头了。”

    “……”

    陆远想了想,腼腆的说道:“我想把皇城给翻修一遍!”

    这厮算是一个理想远大之人。

    鬼神撇撇嘴,道:“修房子多没出息……我要习武,总有一天,我要打败吕布。”

    这家伙是被吕布给揍怕了。

    肖申思索一会儿,说道:“我想先把半山学院办好,孟子说过,人生有三乐,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便是一乐,我要打败国子监,让孔颖达给我洗脚!”

    大家一愣。

    随即发出爆笑声。

    要是孔颖达知道,还不得气出胃病来啊。

    马周是最后一个说的,他显得很慎重:“我本是一戴罪之人,能到半山学院,实在是杜荷抬爱,将来之事,也曾多次思索,可是,一无所获,实在惭愧……”

    杜荷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老马,别气馁,你还年轻。”

    马周:“……”

    好像在场的,就我最大吧!

    关于理想的话题,其实过于沉重,也很容易被人嘲讽。

    但在场的人,却都很认真地想过了,所说的也是自己的真心话。

    这时,李恪突然扭头看向杜荷,说道:“老杜,你咋不问我呢?”

    杜荷想了想,摇头晃脑地说道:“你是皇子,什么是皇子,皇子生下来就锦衣玉食,吃穿不愁,那就是个废物,混吃等死,你不需要理想。”

    众人忍不住想笑。

    李恪却涨红了脸:“老杜……你这是瞧不起人,本王……不,我我才不是那样的废物,我不想混吃等死。”

    “难不成你惦记着皇位?我可提醒你,要有这份心,趁早滚出梦幻集团,别连累本少爷。”杜荷喝了酒,上头,说话自然也不客气。

    李恪抬起头,认真地说道:“不不不,我对皇位才不感兴趣,我……我要跟着你研究科学,这多有意思啊,最近清风发现死了的青蛙插上铜钉后会动弹几下,我就觉得很厉害,我以后要献身科学……”

    这家伙说的无比的认真。

    杜荷眼睛一亮。

    历史上的李恪,就因为太过聪明,不甘心一辈子当个混吃等死的王爷,因此卷入了房老二的谋反案中被杀。

    若是李恪受自己影响,真的献身科学,又会发生什么呢?

    杜荷有些期待起来。

    李恪看着杜荷,突然问道:“老杜,快说说,你将来想做什么?你现在都是开国县侯了,下一步肯定是国公了,然后呢……”

    对啊,大家都说了,就连蜀王都主动说了自己的理想,可少爷还没说呢。

    大家都转过头来,看着杜荷。

    杜荷看这架势,心想是逃不过了,于是咳嗽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想出去看看……”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88章 围炉夜话-大唐神级驸马秦牧txt下载,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