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李恪痴痴傻傻地离开。

    杜荷拍脑袋说道:“我怎么感觉这小子,变傻了呢,怕不会是疯了吧。”

    要是李恪疯掉,李二还不得把自己杀了啊。

    杜荷一阵后怕。

    旁边的李丽质却是不乐意了。

    “杜荷,不许你说我三哥,三哥聪明异于常人,如何会疯掉。”李丽质不服气地说道。

    杜荷不干了:“本少爷才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谁也别跟我比。”

    “那你也比不过我三哥。”

    李丽质虽是长孙皇后所生,从小却和李恪玩的要好,自然要维护李恪。

    杜荷笑道:“我会写诗,我的诗歌天下第一。”

    李丽质:“你……”

    杜荷:“我说书天下第一。”

    李丽质:“……”

    杜荷:“我赚钱天下第一!”

    李丽质:“……”

    杜荷:“我发明术天下第一!”

    “我封侯速度天下第一!”

    “我办私学天下第一!”

    “我的火锅涮羊肉天下第一!”

    “我的算学天下第一!”

    ……

    杜荷跟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李丽质竟然无法反驳。

    小美女突然发现,自己从小就崇拜的三哥李恪,和杜荷比起来,简直是个渣渣。

    她一下就崩溃了。

    正好看见张俭走进来,李丽质哼了一声,气呼呼地走了。

    李媛姝急忙出去追她。

    张俭进来,转身啪一下将门关了。

    “少爷有情况!”

    张俭拉了个椅子坐下,面色严肃地说道。

    “我交代你的事情,可有下落了?”杜荷问道。

    “正是此事,少爷,所有线索,一夜之间,全部断了,昨夜咱们的人追查到有一辆形迹可疑的马车,追到城西,便消失了,没过多久,城西的两座宅子突然起火,我今日亲自去查看过,乃是人为放火,死了三个人,其中一个便是昨夜被毒牙追查到的那辆马车的车夫……”张俭面色沉重地说道。

    自打毒牙成立以来,便无往不利,在长安城中,就没有查不到的事情。

    可眼下这件事,却是办砸了。

    毒牙足足追查了好几日,才找到一些线索,哪知道现在都断了。

    这对张俭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

    “少爷,都怪属下无能!”

    张俭自责地说道。

    杜荷微微一笑,说道:“此事,不怪你,也不怪毒牙,只能说,此次咱们的对手,变得谨慎、精明了,不那么容易对付了,此事,和司空府有关吗?”

    张俭摇摇头:“我将朝中文武大臣和长安城大户全都查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对。”

    “没有不对,那就是最大的不对……此次权万纪跟个疯狗一样跳出来咬人,我本以为朝中会有什么大动静,哪知道除了权万纪,其他人竟然缄默其口,这就是最大的不对劲啊……有意思,太有意思了……此事,你不要放在心上,这天底下,没有几个真正的蠢人,此前咱们的对手表现得愚蠢,其实并非愚蠢,而是他们还未将我当成真正的对手,被我捡了一些便宜,但随着我的地位水涨船高,梦幻集团日益壮大,这些人也变得重视起来,日后的日子,只怕会越来越难啊,毒牙……是我的一把匕首,还需要好好磨砺!”杜荷面色郑重地说道。

    张俭急忙点头答应。

    张俭想了想,说道:“少爷,我这就调集所有人手,再去追查,一定要把当日散播消息的人查出来。”

    “不!”

    杜荷一下从桌子后面站起身来,神色严肃地说道:“马上,将所有人撤出长安城,也别回到梦幻集团,直接化妆成客商,离开长安,到鄠邑周围先隐藏一段时日,等我的命令。”

    张俭大吃一惊。

    “少爷,所有吗?”

    “所有毒牙的人,全部撤走,一刻也不能耽误。”

    “是!”

    张俭内心有太多的不理解。

    但是他却不会再问,哪怕杜荷要他去跳火坑,他也不会犹豫的。

    ……

    皇宫深处。

    整整齐齐地站着一群黑衣人。

    足有一百多人。

    这些人身穿黑色短打,统一打扮,一个个都是气质不凡。

    正是李二一手建立的暗卫。

    温步仁站在众人面前,面色冷漠地说道:“陛下已经下了命令,三日后,要将当日散布消息的人查到,就是将长安城翻个遍,也要找到那些人。明白吗?”

    “是!”

    “出发!”

    哗啦啦。

    一百多号人迅速消失在皇宫深处。

    当日开始,暗卫们跟疯狗一样,满长安城地开始追查。

    傍晚时分。

    张俭坐着马车从永宁门出城,看见城门下的守城士兵开始对过往行人盘查,再想到在半个时辰前毒牙经营的三个铺子被一群神秘人盯上……

    他不由得一阵后怕。

    若是不听少爷的将毒牙的人全部撤走,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少爷……真是料事如神啊!”

    ……

    司空府。

    极少露面的黑铁死士头领段宜恩出现在书房之中。

    长孙无忌坐在桌子后,一言不发。

    段宜恩说道:“老爷,这两日的所作所为,长安城已经快乱套了,可是朝廷和长安县都没有任何动作,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这些人来自宫中。若非你让我们的人最近不要外出,只怕已经出事了。”

    长孙无忌沉吟道:“黑铁死士,乃是长孙家的底牌,不好好在府中呆着,去外面做什么……这是陛下对长孙家的优待,咱们司空府又如何能辜负皇恩,陛下做事,一向神秘莫测,满朝文武,无人敢说自己能猜透陛下的想法,你下去吧,记住老夫的话,不该掺和的事不要掺和。”

    长孙无忌微微眯起了眼睛,神情变得严肃而又不严肃,让人难以捉摸。

    “属下明白!”

    ……

    三日后。

    哗啦。

    皇宫御书房中。

    李二将勉强的奏章全部推倒在地上。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这天底下,还有朕的暗卫查不出之事?”

    侯君集和李君羡站在前方,大气不敢出。

    好久没看到陛下如此生气了。

    侯君集赶紧说道:“陛下,息怒……此事,还有一种可能,那便是非暗卫能力不够,而是,此事本就是个巧合!”

    “嗯?”

    李二好奇地看着侯君集,面带疑惑。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0章 天下第一,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