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李二的疑惑,侯君集却是不疾不徐,慢条斯理,显得十分镇定。

    “陛下,如今梦幻集团和半山学院,在长安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蜀王殿下拜师杜荷,发生在半山学院出名后不久,皇子拜师这么大事,只要有一个人知道,很快就会一传十十传百,这就是杜荷说的呈几何级数增长,传播速度块也是自然!”侯君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是侯君集忽悠。

    而是这几日暗卫几乎将长安城都追查了个遍,却是一无所获。

    作为暗卫的缔造者之一,侯君集十分清楚暗卫的能力。

    就是朝中大佬昨夜吃的什么,和小妾玩了几炷香,都能给查出来。

    此事却毫无消息,那就说明,这件事只怕是子虚乌有。

    李二捋了捋胡须,点点头:“也不排除此种可能,不过,你刚才说的几何级数增长,是什么意思?”

    李二也是一个好学之人。

    侯君集说道:“陛下,臣……其实也不大明白,当初在灾民安置房工地上,有段时间突然出现鼠患,杜荷便说过,这老鼠是一公加一母、一年二百五,一只老鼠每一个月就可以生一窝,一年可以生8胎左右,每胎可以生8只左右,若是在长安城放2只老鼠,第一个月就会出现10只,第二个月出现二十只,第四个月就会出现100只,第五个月就会出现300只左右……越来越多,一年之后,长安城便会被老鼠霸占了,越来越多,增长得越来越快,这就是几何级数增长。”

    李二听得是云里雾里的。

    可是,这老鼠的例子,他却是听懂了。

    虽然感觉不可思议。

    但从道理上讲,没毛病!

    这时,李君羡上前,说道:“陛下,此次也不是一无所获,暗卫们一番搜查之下,查出了朝中有八人贪污受贿,最高者贪污了朝廷的十万贯之多。”

    说着,李君羡将一张名单递给李二。

    李二一看,顿时勃然大怒。

    “混账,这些人,和那二百五的老鼠有何区别,这些贪官就是鼠患,如果放任不管,以后就会越来越多,会呈几何级……什么……”

    侯君集补充道:“几何级数!”

    “对,会跟几何级数一样增长,真是岂有此理,宣韦挺进宫。”李二一拍桌子,怒道。

    ……

    第二日。

    大理寺捉拿了朝中五个官员。

    这些官员中,最大的竟是从四品,也算是身居高位了。

    李二亲自下令,将这些官员全部查抄家产,流放岭南。

    众人这才恍然。

    原来前几日宫中疯了一样地追查,竟是为了查贪官。

    风波过去,也没有人再怀疑什么。

    一切,恢复了正常。

    ……

    “查来查去,竟然变成查贪官,看来,陛下也是无奈啊,则成,把兄弟们都调回来吧,那件事,继续盯着吧,陛下不查了,不代表本少爷就不管了,哼,这次的对手很聪明,把自己藏得很深,不过,再聪明的人也有失算的时候,有心算无心,正好是毒牙磨砺的一次机会。”

    梦幻集团。

    杜荷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把张俭叫来,作了一番安排。

    张俭说道:“少爷,你真是神了。要不是当初你坚决把咱们的人撤走,只怕现在已经出事了。”

    “这长安城其实不大,看上去风平浪静,好一个太平盛世,其实底下的水神着呢,那些个子矮的,早就被淹死了,大意不得,大意不得啊……”

    杜荷渐渐正视起如今长安城的局面来。

    杜荷吩咐道:“看来陛下已经放弃了追查,但咱们可不能闲着,继续查。”

    “明白!”

    一连好几日,毒牙都没有查到任何消息。

    最后,杜荷只得吩咐张俭不必再大张旗鼓地追查,而是保留了一小部分精英继续追查此事。

    可惜,仍然一无所获。

    所有的线索,仿佛昙花一现,全都不存在这个世界一般。

    ……

    同州。

    首府冯翊。

    冬日的暖阳,将明媚的光线洒向这座古老的城池。

    同州最大的酒楼,稻香楼,这是一座三层高的木楼,能在三楼雅间中吃饭的,那都是同州有头有脸的人物,寻常百姓,即便是有钱,也别想上三楼,更别提进雅间。

    此刻,稻香楼最大最豪华的雅间之中,却是传来一阵喧闹声。

    随即,便有人咒骂起来。

    乒乒乓乓。

    雅间中,乱作一团。

    砰。

    房门打开。

    一个长得五大三粗剽悍无比长着一张黑脸的青年站在门口。

    他身后,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公子哥,看上去二十出头,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胸前插着一把匕首。

    在这公子哥周围,躺倒了十几个提着棍棒的打手。

    这黑脸青年,正是尉迟宝琳。

    此刻,尉迟宝琳靠在门框上的,大口大口地喘气,右脸颊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正流着鲜血,可是他似是未感觉到一般。

    “秀儿……”

    尉迟宝琳突然惊呼一声,转身来到旁边的屋子前,一脚将房门踹开。

    屋子最里面的一张床上,一个十四五岁的妙龄女子正被五花大绑地捆着。

    尉迟宝琳冲上去,慌忙将女子身上的绳子解开。

    那女子一下扑倒在尉迟宝琳怀中。

    “尉迟大哥……”

    “秀儿,没事了,我来救你,别怕。”

    说着,尉迟宝琳拉着秀儿就往外走。

    来到门口,秀儿扭头一看隔壁屋子,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尉迟大哥,你竟把窦公德杀了?”

    尉迟宝琳瓮声瓮气地说道:“他竟敢对你不轨,该死!”

    说着,拉着秀儿就往楼下走。

    二人刚跑出稻香楼不久,便听见有人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刺史大人的儿子杀人啦,杀人啦,窦公子被尉迟宝琳杀啦。”

    ……

    二十二日,同州发生命案。

    二十四日,消息传到长安。

    皇宫。

    御书房。

    李二拿起大理寺的奏章一看,还没来得及看其中的内容,纳闷道:“同州命案,为何大理寺会管此事?难道尉迟老黑连此事都压不住吗?”

    下方,大理寺卿韦挺撇撇嘴,说道:“陛下,此事……真是一言难尽,同州命案,死的乃是同州大户窦艾伟的小儿子窦公德,而杀人的,正是同州刺史尉迟恭的儿子尉迟宝琳!”

    啪嗒。

    李二顿时瞪大了眼睛,手中奏章,掉落在地上。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1章 同州命案,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