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二捡起奏章,扔到一旁,说道:“敬德身为同州刺史,统领同州大小事务,如今他的儿子杀了别人,按照大唐律令,敬德自有过错,但命案发生在同州,窦氏也当先在同州处理此事,如何能惊动大理寺?尉迟宝琳虽然已经十九岁,但无官无爵,大理寺岂能过问?”

    大理寺和刑部的职责差不多,都是缉拿犯人,侦破案件的。

    可是,大理寺的对象是文武百官,而且还是上了一定品级的官员,像尉迟宝琳这样的,虽说是贵胄子弟,但并无官爵,也不是王公贵族,大理寺一般是不会过问的。

    韦挺抬头看了看李二错愕的表情,咂咂嘴,说道:“陛下……按理应当如此,不过……”

    韦挺感觉自己都快说不下去了。

    李二疑惑道:“不过什么?”

    韦挺结结巴巴地说道:“不过不过……同州传来消息,说……尉迟将军和尉迟宝琳,消失了……”

    啪。

    李二大怒。

    “尉迟老黑啊尉迟老黑,别人若是做出这等事,朕如何也不会想到,但尉迟老黑携子逃走,朕……是一点都不奇怪啊……这个老匹夫,是要把朕气死吗?”李二无语道。

    韦挺补充说道:“陛下,那窦艾伟的大儿子便是尚书省吏部员外郎窦先仁,如今,同州群龙无首,窦氏的冤屈无人受理,窦先仁便将诉状送到了大理寺,直接告诉同州刺史尉迟恭……”

    头疼。

    李二现在感觉很头疼。

    半晌,他一拍桌子:“派人,去给朕……把尉迟恭找回来,一定要把他找到,还有,他的家小不是都在长安吗,朕看他能跑到什么地方去,你速速派人,把吴国公府给朕封了,如有见到尉迟老黑,立即把他绑到朕面前来!”

    “是,陛下!”

    ……

    “爽,太爽了!”

    “老夫有两日没好好吃过一顿饭了!”

    “没想到你这鸡蛋瘦肉粥竟是如此美味,来,再来一碗!”

    “小子,我和你爹可是过命的交情,你不会连一碗粥都舍不得吧?”

    啪。

    尉迟老黑将大碗放在桌子上,瞪大眼睛看着杜荷。

    杜荷挠挠头:“浴池伯伯,这不是一碗的问题。”

    “不是一碗是什么?”尉迟恭伸舌头将胡须上的米粒舔干净,一脸不解。

    杜荷指着尉迟恭门口的高高一摞碗:“浴池伯伯,你已经吃了十八碗了。”

    尉迟恭老脸一红,说道:“再来一碗,再来一碗!”

    杜荷无语,急忙让老傅给端来一碗。

    再看尉迟恭旁边的尉迟宝琳,却是矜持得不要不要的,一共只吃了十五万。

    看起来已经饱了。

    哪知道尉迟宝琳突然抬起头来,眼巴巴地看着杜荷:“我我我……杜荷,我还要……一碗!”

    杜荷:“……”

    半个时辰后。

    尉迟恭面前放着二十五个大碗。

    尉迟宝琳面前,则是二十个。

    父子二人坐在桌前,四只大眼瞪来瞪去的,接连打饱嗝。

    杜荷坐在门口的小木凳上,心情不是很愉快。

    他倒不是舍不得这四十五碗粥,而是现在这俩*竟然跑到梦幻集团来避难,还美其名曰是来帮忙的。

    尉迟恭倒也爽快,不藏着掖着,见到杜荷,开门见山地说道:“杜家小子,我家宝琳杀了人,那窦氏在同州很厉害,还有个儿子在朝中为官,此事只怕不好解决,我现代他到你这里避避风头!”

    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杀了人,避避风头?

    你以为是上街买菜吗?

    看着这傻不愣登的父子二人,杜荷那叫一个无语。

    这两个家伙,那都是一根筋啊。

    尤其是尉迟老黑,这家伙好歹也是跟随李二陛下南征北战多年,还是玄武门事变中的最大功臣,可是现如今只是一个同州刺史,连个尚书都没混上,不是功劳不大,而是这家伙……太缺心眼,在朝中,逮谁骂谁,做事从不考虑后果,脑子缺根弦,最后被李二一句话给发配到同州去了。

    换做一般人,那也做不出来这等事啊。

    关键是,此刻看去,这家伙跟没事人一样,还在那儿坐着剔牙呢。

    杜荷实在看不下去,走过来,说道:“尉迟伯伯,这饭也吃了,牛也吹了,眼看天就要黑了,要不,我派马车送你回去?你是要回同州还是长安啊?”

    尉迟恭虽是同州刺史,但府邸却是在长安,去同州当官,也只是把尉迟宝琳带了过去,其他家眷,可都还在长安呢。

    尉迟恭闻言,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不不不,干嘛要走,杜荷,不瞒你说,我还挺喜欢你这梦幻集团的,这房子多大啊,还有,这叫热什么鸡蛋的来着,舒服啊,你说我堂堂的吴国公,同州刺史,竟然不知道这东西,真是白活了半辈子……我呢,本来是带着宝琳来找陛下帮忙的,可是今早刚到长安,便听闻那窦艾伟的儿子窦先仁已经将我告到大理寺了,韦挺那小子和我不对付,当初他是东宫的人,我把他拽下马,当着他的面一鞭撂倒了李建成那个逼玩意儿,他恨我恨的入骨……如今我要是落到他手中,只怕没好日子过……我还是等等,等陛下气头过去,我再悄悄进宫找陛下求情,再怎么说,我也是救过陛下好几条命的,他不会不管我的……”

    尉迟恭说的随心随意,根本没把这事当成一回事。

    仿佛他儿子杀的不是窦公德,而是一头猪。

    这时,只见尉迟恭站起身来,说道:“杜荷,我看你这屋子又暖和又干净,我就暂且住这里吧。”

    “憨货,还不赶紧过来睡觉,躲躲藏藏奔波两日,困死老子了。”

    说完,尉迟恭转身走进里屋,噗通一下躺在床上,不到片刻,便响起了厚重的鼾声。

    尉迟宝琳也跑过去,状态跟尉迟恭差不多。

    杜荷:“……”

    尼玛。

    这是我家啊!

    这两个大坑货!

    太坑爹了!

    他转身,对老傅说道:“把门锁上,再派几个护卫过来,日夜盯着,没有我的命令,这两个大坑货,不得随意离开!”

    “少爷……你真把你住的地方给他们了?”老傅咂咂嘴,问道。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2章 两个大坑货-大唐神级驸马秦牧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