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傅说出这话,还以为杜荷是怕了尉迟恭。

    这不符合杜荷的风格。

    杜荷一甩袖子:“别以为本少爷是怕了他们,本少爷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要是有人知道他二人躲在梦幻集团,朝中那帮御史不得跟疯狗一样地追着本少爷咬啊,先锁起来再说……”

    “可是,少爷,要不还是找人把他们弄走吧。这尉迟宝琳虽是你的好兄弟,可毕竟杀了人,这是窝藏要犯啊。”老傅一脸担忧。

    杜荷摇摇头:“做人还是要讲原则的……不提我与尉迟兄的交情,就说中秋诗会那次,尉迟伯伯接到消息,义无反顾到长安来帮我,这份情,我可不能忘,如今,事情*如何不得而知,妄下结论太早了,再等等吧。”

    “好吧……”

    等杜荷转身离开,老傅便厉声道:“来人,把那锁仓库的大锁拿来。”

    不多时间,有人拿来两把半人高的大铜锁,老傅先在房门上挂了一把,又在院门上挂了一把。

    然后他直接把原本守在梦幻集团大门口的黑虎调来,顺便将那两头训话的野狼也牵过来。

    老傅交代道:“傻大个,给你个任务,要是里面有人跑出来,别客气,往死里打,只要打不死,都没关系!”

    “管家,你放心吧,一定往死里打!”

    老傅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转身走了。

    哼!

    让你俩坑咱家少爷的。

    吴国公又如何!

    同州刺史又如何!

    在梦幻集团,你们就是一条虫虫。

    ……

    半山学院,院长小院。

    杜荷无奈,只能搬到这个地方来住。

    不是他怕了尉迟恭和尉迟宝琳,而是一看见二人,他就感觉头疼,眼不见不烦。

    不多时间,杜荷把张俭叫来。

    “尉迟恭和尉迟宝琳在梦幻集团的消息,还有谁知道?”杜荷开门见山地问道。

    张俭摇摇头:“少爷,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派人下去查探一番,尉迟将军他们来的时候,是装扮成工人混进来的,连马都没有骑,很难引起人的发觉,到现在,除了你我等之外,便无人知晓了。”

    “原来如此,还算这大老黑有心,不然本少爷可要被他害死了,现在,长安城中是什么情况?”杜荷问道。

    张俭说道:“午时过后,吴国公已经被大理寺的人看管了,任何人都不得进出。看来,宫中已经出现怒火了,随即,长安城已经开始搜查,看来,是寻找尉迟将军和尉迟少爷的!”

    杜荷点点头:“这不奇怪,以陛下的性格,要是不把尉迟老黑找出来暴揍一顿,只怕难解心头之恨,尉迟老黑……不,尉迟伯伯看上去傻乎乎的,脑子缺根筋,不过也不傻,知道陛下这时候在气头上,所以跑到梦幻集团来躲避分头……可是这样下去,始终不是办法……则成,你立马派人,快门加鞭,连夜赶往同州,用最快的时间,将打探到的消息传回,同时,派人盯着宫中,找机会和西门青接触一番,看能不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杜荷决定做一个万全的准备。

    随手尉迟恭是坑了一些,但即便不看在中秋诗会那件事上,就凭他与尉迟宝琳的交情,他也不能袖手旁观置身事外。

    “是!”

    深夜。

    五匹健马从梦幻集团后门悄然离开,马脚上都裹了厚厚的麻布,在雪地中更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五个骑士连夜朝着同州的方向赶去。

    ……

    半夜。

    尉迟宝琳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腹中一紧,唰的一下爬起来,揉了揉发麻的手臂就赶紧往外跑。

    来到门后,伸手拉门,才发现两扇门竟然被一根铁链从外面锁住了,一把半人高的大铜锁放在地上。

    尉迟宝琳激动之余,也来不及喊人了,直接抓住两扇门,猛地用力。

    嘭嘭。

    锁没动,链子没动。

    但门却被他活生生给拆了下来。

    他将门扔到一旁,正准备往外走。

    突然,院子里出现一个魁梧的汉子。

    正是黑虎。

    黑虎大声道:“老管家说了,滚进去,再敢踏出一步,打死你!”

    尉迟宝琳气的一挥拳头:“哪来的傻大个,敢在此嚷嚷,看拳。”

    说罢,便冲了上去。

    两人打在一起。

    不到五个回合,黑虎就被踹翻在地。

    尉迟宝琳赶紧捂着肚子要去找茅厕,却听黑虎大喊道:“大花,二花……”

    话音未落,门口突然冲进来两只野狼,嗷嗷叫着朝尉迟宝琳冲去。

    尉迟宝琳差点就吓尿了。

    赶紧招架应对。

    这两头狼可不一般,战斗力惊人,尉迟宝琳竟是只能勉强对付。

    哪知道,黑虎已经爬起来,加入了战团,不多时间,一人二狼就把尉迟宝琳打翻在地,一时间,院子中只听见尉迟宝琳的阵阵惨叫声。

    尉迟恭睡的正香,突然听见动静,爬起来一听不对劲啊,是自己儿子。

    他急匆匆往外冲,大喊道:“谁敢欺负我儿子,就是跟我过不去……”

    一低头,只见眼前正有两头张开血盆大口的狼。

    “他娘的,哪来的野狼,竟敢在此撒……”

    砰。

    尉迟恭睡得晕晕乎乎的,根本没注意到旁边的黑虎。

    黑虎一拳,正好砸在他的脸上。

    ……

    “哎呀,尉迟伯伯,你这是……睡觉掉床底下了吗?怎么鼻青脸肿的,气色如此难看?”

    次日一早,杜荷一看见尉迟恭,大吃一惊。

    尉迟恭支支吾吾地说道:“杜荷,你还有脸说……你这茅厕,修在屋子后头,这大雪天,路滑……滑倒了,摔了一跤,还好只伤了点皮,不然我跟你没完!”

    尉迟恭没好意思说是被两头狼和一个傻大个给揍的。

    想当年他也是赫赫有名的战将,一支铁鞭打遍天下无敌手。

    如今阴沟里翻船,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傻大个揍得毫无招架之力。

    丢人!

    太他娘的丢人了!

    这事,万万不能说!

    说着,尉迟恭扭头,狠狠地瞪了尉迟宝琳一眼,大有你要是说出*我就跟你断绝父子关系的意味。

    再看旁边的尉迟宝琳,竟是比尉迟恭还惨。

    尉迟宝琳身上的衣服不见踪影,身上裹着一床被子。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3章 阴沟里翻船,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