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转过身来,打量着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还带着两片淤青的尉迟宝琳,吃惊问道:“尉迟兄,你这样子如此滑稽,莫非五百年前和游学者周卓是一家?”

    尉迟宝琳懵逼地问道:“游学者周卓是什么?是一个人吗?”

    “哦,”杜荷突然反应过来,这个时代根本没这个概念,“是个熊猫,一个会功夫的熊猫!”

    尉迟宝琳小心翼翼地看了尉迟恭一眼,说道:“我我……我不是熊猫,我也是不小心摔倒的……雪天路滑。”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昨夜尉迟宝琳正在憋尿的时候,被黑虎带着大花和二花揍了一顿,当时忍不住就尿了,实在忍受不了尿骚味,便将自己的衣服给换下来,身上只披着一床被子。

    杜荷看了看这古怪的父子二人,说道:“如此……我这就让老傅将院子中的雪全部铲干净,尉迟伯伯,你可要当心,一把年纪了,可别摔出个好歹来啊。”

    尉迟恭哈哈笑道:“老夫当年从十万大军中杀个七进七出,挂了一身伤也没死,岂能摔个跟头就死了,贤侄啊,那昨日的鸡蛋瘦肉粥还有吗?这一大早肚子里空空的,也不是个办法!”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杜荷:“……”

    “尉迟伯伯,尉迟兄,今日咱们不吃粥,吃火锅,火锅涮羊肉。”杜荷笑道。

    然后他一挥手,下人们就搬来一个铁皮炉子,在房间内开始吃火锅。

    这一顿饭,吃的尉迟恭那叫一个满意,就差拍着杜荷的肩膀叫兄弟了。

    一顿饭吃完,杜荷问了一些基本的情况,便转身往外走。

    刚走出院子,身后却响起尉迟宝琳的声音。

    “杜荷……我有话跟你说!”

    尉迟宝琳穿上吕布的衣服,看上去松垮垮的,十分滑稽。

    看着尉迟宝琳那憨厚的样子,杜荷仿佛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于是说道:“尉迟兄,你还是老老实实在院子里呆着吧,今日化雪,天气寒冷,别冻着了。”

    尉迟宝琳点点头:“我知道,我只有几句话想跟你说……杜荷,你昨日收留了我和我爹,我们已经很感激了,但此事乃是我一人所为,我不能牵连于你,所以,今晚三更我们就离开梦幻集团,绝不给你添乱,杜荷,多谢!”

    杜荷一愣。

    这尉迟小黑,可比老黑靠谱多了。

    他笑道:“我们走走吧!”

    “好!”

    杜荷带着尉迟宝琳,没有走大道,而是穿过一条小道,来到了由老傅管理的神奇农场。

    此刻大雪封地,宽阔的神奇农场白茫茫一片,仿佛无边的海洋。

    脚踩在雪地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响。

    杜荷一边走,一边问道:“此事,可以给我说说吗?”

    其实,这个问题昨夜杜荷就问过。

    但尉迟恭一言不发。

    他便是不想牵连杜荷。

    可惜,这老黑脑子短路,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只知道梦幻集团绝对安全,先来躲一躲。

    尉迟宝琳是个听话的人,所以他摇摇头,并不打算将*告诉杜荷。

    杜荷转身,盯着尉迟宝琳的眼睛,怒道:“尉迟兄,好歹咱们也是一起去过得月楼潇洒过的,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兄弟我,实在痛心啊。”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爹说过……”

    “你爹你爹个就是个蛋蛋,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竟然带着你跑路,却连*都不搞清楚……他只想找陛下帮忙解决此事,可到了陛下面前,不是一样得寻求*吗?”杜荷咆哮道。

    在尉迟宝琳的印象中,杜荷一直都是斯斯文文、文质彬彬的,从未见过杜荷这般生气。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我……其实,我是为秀儿杀人的……秀儿叫袁秀,是城西一个裁缝的女儿,她长得很漂亮,被同州大户窦艾伟的小儿子窦公德看上,强行花五百文钱要买下,秀儿的爹因为反驳几句,被窦公德派人打死,然后将秀儿带走……我与秀儿几月前相识,我自然要帮她!在稻香楼,我本是想带走秀儿,哪知道窦公德人多势众,我与他们动了手,窦公德拔出匕首乘我不备想杀我,在我脸上留下一道口子,我也不知怎的,就把他杀了……”

    那一年的雪花飘落梅花开枝头,那一年的同州城里留下太多愁……尉迟小黑遇见了裁缝之女,二人对上了眼,却杀出来一个大户之子窦公德……这完美的故事,都可以写成一本小说了。

    杜荷眉头紧锁,沉思半晌,最后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

    杜荷啪的一拍大腿,说道:“老黑……啊不,尉迟伯伯糊涂啊,此事,明明是那窦公德强抢民女,害死了民女她爹,被你无意间撞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秀儿一命,那窦公德萌生歹意,想杀你而后快,哪知道技不如人,被你反杀……就算到了太极殿,到了天子面前,也站着道理啊,为何要逃跑?为何要躲藏?”

    杜荷真是被尉迟老黑的智商给惊呆了。

    尉迟宝琳瓮声瓮气地说道:“不,事情没这么简单,我爹也想过此事就在同州解决,与窦家私了,可是窦家在同州盘根错节,盘踞几百年之久,势力错综复杂,平日里连我爹这个刺史都没放在眼里,窦家一口咬定是我故意杀人,我爹不得已,才想到长安城寻求陛下帮忙……当日,窦家故意散播消息,全同州都知道是我故意杀了人……我爹说过,他当然可以杀到窦家,将窦艾伟诛杀,可是如此一来,非但不能还我清白,只怕还会惹下更大的麻烦。”

    杜荷一听,心道,看来,老黑也有不犯浑的时候啊。

    不过,那窦氏在同州当真如此牛?

    连同州刺史都不放在眼里?

    尉迟宝琳不会是在吹牛吧?

    杜荷想到这里,转身拍拍尉迟宝琳的肩膀,说道:“此事,我昨晚已经派人去同州打探消息了,想必不久就会有消息传来……你与尉迟伯伯暂且先在梦幻集团小住几日,等陛下气头消了,再进城不迟,现在进城,只怕触了陛下的霉头。”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悄悄溜了,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杜荷坚决地说道。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4章 *-大唐神级驸马txt下载奇书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