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宝琳看着杜荷离开的背影,挠挠头:“杜荷对我是不是……太好了些……”

    说着,他露出了腼腆的笑容。

    下雪了。

    又下雪了。

    尉迟宝琳抬头。

    只见漫天的大学如鹅毛一般飞舞着。

    ……

    第二日,同州便传来了消息。

    张俭亲自到半山学院向杜荷禀告。

    “少爷,咱们的人刚带回消息来,现在同州已经全部乱套了,同州的刺史府被民众砸了个稀巴烂,城中不少百姓都有参与,全城都是骂尉迟宝琳的……更为可怕的是,同州上下的官员,竟然和那窦氏是一伙的,对此事不管不问,甚至暗中通窦氏……”张俭说着,都目瞪口呆。

    同州可是长安通东边的门户,历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李二将尉迟恭贬谪到同州,其实还有让尉迟恭坐镇同州的意思。

    可哪知道尉迟恭是弓马娴熟,治理地方却是一塌糊涂,去了几年,还没有真正融入当地,不然也不会发生这般搞笑的事情。

    杜荷用手指敲击着桌子,说道:“此事……倒是麻烦了……我想尉迟兄不会骗我,*就是那窦公德强抢民女在先,尉迟兄只是去救人,窦公德被杀只是一个意外……但同州那边已经是窦氏的天下,民众要是一致认为是尉迟兄杀了人,再加上窦氏还有个子嗣在朝中担任吏部员外郎,此事……只怕陛下出面,尉迟兄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搞不好还要掉脑袋……本少爷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去把尉迟伯伯和尉迟兄叫来。”

    杜*豢梢孕涫峙怨邸

    他也可以连夜把尉迟恭父子二人送走。

    这件事便和自己没有一文钱关系。

    但他想试试能不能帮一把忙,就算报答中秋诗会那次尉迟恭的人情了。

    “权当试试吧,成与不成,那就和本少爷没多大关系了!”

    杜荷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

    不多时间,张俭将尉迟恭和尉迟宝琳带到了院长小院。

    外面响起脚步声。

    然后听见尉迟恭粗大的嗓门。

    “哎呀,儿子,你看这院子,比咱们许国公府还要气派,住起来一定舒服……还有你看这大灯笼,太亮堂了……”

    话音未落,就看见尉迟恭和尉迟宝琳走了进来。

    尉迟恭一只脚踏进门槛,看着杜荷,便高兴地说道:“哎呀,贤侄,你真是客气了,这傍晚刚吃了火锅涮羊肉,现在又要吃啊……你别说,这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

    杜荷:“……”

    尉迟恭走进来,既看不见铁皮炉子,也看不见火锅,纳闷道:“哎,说好来吃饭的呢……”

    杜荷那叫一个无语。

    只见尉迟恭拉开椅子,笑呵呵地坐下。

    示意张俭将门关上,然后说道:“尉迟伯伯……此事,我已经找尉迟兄了解过了,我顺便让人打探了一下消息,情况,似乎很不利啊!”

    尉迟恭一下正色起来。

    “你说的是同州之事吧?老夫十分清楚……同州的局面,老夫比你还清楚……不过有什么办法,窦氏在同州屹立几百年不倒,当初陛下派我到同州,特意嘱咐,要将同州进行一番改变,尤其是要把窦氏弄下去,哪知道,那窦氏也不是这么好对付的,窦氏背后更有博陵崔家在撑腰……竟让我束手无策……现在,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进宫向陛下请罪……”尉迟恭无奈地叹息,摇摇头。

    杜荷见状,心想,还好,老黑不是在混吃等死,而是一直关注着同州的动向。

    尉迟恭说道:“现在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保住宝琳的命,至于这同州刺史的职位,老夫已经不打算要了,是我辜负了陛下的期望啊!”

    说着,这家伙唉声叹气的,哪有当年叱咤风云的半点样子。

    尉迟宝琳凑到杜荷耳边,小声说道:“我爹当初被贬谪到同州,离开长安,便郁郁寡欢,几乎不怎么理政事,大多数日子都借酒消愁或者进山打猎,便是以为自己一辈子就在同州终老了。当日我杀了窦公德时匆匆回府,我爹便是醉醺醺的……”

    杜荷:“……”

    敢情这家伙不是去同州做官,是去同州养老啊。

    醉醺醺的,怪不得会相出逃跑这种昏招呢。

    啪。

    杜荷一拍桌子,说道:“尉迟伯伯,现在可不是叹气的时候,如今,要救尉迟兄,必须先将那个女子带到长安,同州百姓都道尉迟兄是故意杀人,只有那个叫秀儿的女子可以证明尉迟兄的清白!”

    “对啊!”尉迟恭眼睛一亮,急忙坐直了身体,“贤侄,你说的太对了,我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呢,还觉得带个女子多有不便。”

    “袁秀现在何处?”

    “在冯翊县附近的一个村子中,藏得好好的。”尉迟宝琳说道。

    杜荷当机立断:“事不宜迟,速速派人去将袁秀带回。尉迟伯伯,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让我的人也一起吧。”

    “那有什么信得过信不过的……我这就修书一封,让你的人先去万年县杜家村,与我的人汇合,连夜去同州!”尉迟恭说完,立即让杜荷准备纸笔,修书一封,交给了张俭。

    杜荷吩咐道:“则成,那同州乃是窦氏的地盘,此事还是烦劳鬼神和正道跑一趟吧。”

    “也好!”

    张俭点点头。

    不多时间啊。

    许正道和鬼神亲率毒牙六个高手,化妆一番,骑着快马,离开了梦幻集团,二人直奔长安城南边的杜家村,按照尉迟恭提供的地址与接头人取得联系,众人迅速往同州而去。

    ……

    两日后。

    许正道和鬼神等人风尘仆仆赶回梦幻集团。

    几人迅速赶到院长小院。

    见面第一句,许正道便说道:“大事不好,那袁秀,不见了踪影。”

    杜荷一愣。

    却听旁边尉迟宝琳突然痛心地大喊一声:“秀儿啊……我的秀儿啊……”

    噗通。

    竟然哭了起来。

    才哭到一半,尉迟宝琳就被尉迟恭一脚踹翻在地上。

    “没出息的玩意儿,哭有什么用,还不赶紧把眼泪擦干,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为女子落泪……”尉迟恭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5章 我的秀儿啊-大唐神级驸马txt下载 西周散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