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神说道:“我等日夜兼程,赶到了同州冯翊附近的那个村子,找到那户人家,却得知,袁秀已经在半天前失踪了,毫无痕迹。”

    尉迟恭脱口而出,问道:“会不会是被窦氏发现,抓走了?”

    众人闻言,脸上都出现一层阴霾。

    杜荷沉思道:“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如今尉迟兄唯一翻身的证人便是袁秀,窦家若是知道,肯定会想办法将袁秀抓起来,甚至……杀掉,到时候死无对证,整个同州都说尉迟兄是故意杀人……就算陛下有心救人,只怕也毫无办法!”

    尉迟宝琳闻言,更加担心。

    尉迟恭啪的一拍桌子:“真是岂有此理……等老夫点齐兵马,杀回同州,将袁秀从窦艾伟手中夺回来。”

    杜荷:“……尉迟伯伯,此事,冲动不得,冲动不得。”

    这事闹到现在这个尴尬局面,便是因为尉迟恭当初冲动造成的。

    同州命案发生后,完全有十种以上妥善处置的方式,尉迟恭却选择了最愚蠢的一种。

    杜荷是真的相信这家伙这几年是喝酒打猎度日的,不然不至于变得这样蠢,当然也不能说蠢,毕竟在很多事情上还是很睿智的,只是在关键处掉链子了,让事情变得很尴尬。

    杜荷想了想,问道:“正道,同州城中现在是什么情况?”

    许正道说道:“从目前情况来看,似乎袁秀并未落到窦氏手中……因为我们在经过同州的时候,碰到三拨人,都在打听袁秀的下落……”

    “这些人,想必就是窦氏派出的了,看来袁秀并未落在他们手中,还有希望,尉迟伯伯……现在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再藏着掖着就不是回事了,必须马上将袁秀找到,尉迟兄方能有一线生机!”

    尉迟恭点点头。

    随即,尉迟恭便行动起来。

    这家伙一改之前不靠谱的样子,振作精神,仿佛回到当年在西北与突厥人作战时的勇猛,开始运筹帷幄起来。

    一封封书信,从梦幻集团发出,送往各地。

    一直忙活到半夜。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之后,尉迟恭突然抬起头来,问道:“贤侄……要不吃点火锅涮羊肉?这肚子不知怎的,又饿了起来!”

    杜荷:“……”

    ……

    啪。

    啪。

    啪。

    李二接连拍了三下桌子。

    当他准备拍第四下的时候,看见面前的桌子摇摇欲坠,于是抬起的手又放下了。

    “哼,暗卫都是干什么吃的,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这么多天过去,一点消息都没有,难不成尉迟恭和尉迟宝琳会飞天遁地不成?”李二咆哮着,说道。

    下方,侯君集和李君羡都有些胆战心惊。

    没错,这么多天过去,还是没有尉迟恭和尉迟宝琳的半点消息。

    难怪李二会这般生气。

    就在这时,温步仁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将一封书信递给李二:“启禀陛下,这是方才暗卫派人送来的……是尉迟刺史的亲笔书信,就在长安城北发现的。”

    李二打开一看。

    “不错,敬德的笔迹,朕还是认得的,天底下,便没有这么丑的字了,看样子,这书信是从长安发出的……那就说明,敬德和尉迟宝琳都在长安城……让暗卫加派人手,继续查,一定要把尉迟敬德找到……朕要好好训斥他一顿,否则难解心头之恨!”李二说道。

    “还有,”李二说道,“看这书信内容,敬德似乎是在寻找一个叫袁秀的女子,将这书信交给暗卫,立即派一批人手赶往同州,务必将这个女子找到……窦氏那边,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朕!”

    “是!”

    “遵旨!”

    ……

    滨县。

    通往长安的官道上。

    一支从东边来的商队,正缓缓前行着。

    其中一辆马车中,坐着一个穿着破旧,但长得眉清目秀的女子。

    女子对面,正是一个胖胖的穿着绫罗绸缎的中年人,留着八字一样的胡子。

    中年人盯着女子,问道:“小姑娘,你这样一个人远行,实在是太危险了……若不是遇到我这个心善的人,只怕你已经被豺狼吃了,或者被强盗打劫了……你孤身一人竟然要去长安,是去投奔亲戚吗?”

    女子摇摇头,道:“不,我在长安没有亲戚,我是去找我的救命恩人,她救了我的性命,自己却有了性命之忧,我不能连累他,我要去帮他。”

    “哎哟,还是个善良的小姑娘,嘿嘿……好好好,我答应过你,带你到长安,就一定会做到的……”

    说着,这中年人露出了坏叔叔般的笑容。

    神秘,古怪,难测。

    ……

    夜。

    大雪飞扬。

    雪地中。

    一个黑影由远及近。

    最后出现在树下。

    树后,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查清楚了吗?”

    “查到了!那封信,是从梦幻集团发出的,尉迟恭父子,肯定在梦幻集团。”

    “如此……那就有好戏看了,哼,没想到,鄠邑县侯和此事有牵连,正好,一石二鸟,一举两得……想办法,将消息传到宫中,接下来,就坐等看好戏吧!”

    “明白!”

    唰唰。

    两道黑影,同时消失。

    ……

    李君羡看着手中的情报,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是一张泛黄的白纸,看样子,应该是武德年间造的,有好些年头了,现在基本看不见了。

    纸上只有一句话:尉迟恭、尉迟宝琳藏在梦幻集团。

    消息很简单!

    李君羡却觉得在手中有千金重量。

    此事,和杜荷竟是有牵连?

    他第一感觉是不相信。

    但回过头来一想,似乎也能理解。

    尉迟恭当初和杜如晦可是有生死交情的,八月那一场闹得沸沸扬扬的中秋诗会,眼看着杜荷就是抗旨不尊,尉迟恭父子二人却突然出现,李君羡当时就怀疑过什么。

    “杜荷……竟然卷入了此事……”

    “这可如何是好!”

    “若是现在将消息禀告陛下,只怕陛下勃然大怒之下,杜荷也会受到连累!”

    一时间,李君羡纠结不已。

    这种消息,本应该第一时间告诉陛下的。

    但他犹豫了。

    “来人……派人去梦幻集团……查一查是否有异常!”李君羡郑重地吩咐道。

    等手下人离开,他将那张纸藏在袖子里,说道:“但愿,是假的才好!”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496章 迷离,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