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杜荷转身,朝工匠们说道:“来,给陛下表演一个咱们的欢迎仪式。”

    “开始!”

    咚咚咚咚。

    当当当当。

    工匠们拿着手中的家伙,要么敲击地面,要么相互敲击,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跟打雷一般。

    然后,爆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声音。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远处。

    原本包围着梦幻集团的玄机营的士兵们听见这浩大的声势,再看见梦幻集团大门口这边突然出现了好几千人,全都一愣。

    随即大家纷纷聚集,准备过来支援。

    ……

    大门口。

    李二见状,便放下心来。

    李君羡凑上来,说道:“陛下不必担心,这些百姓都是梦幻集团的工匠,看上去并无恶意,反倒是笑脸相迎,臣已经让玄机营的将士往这边靠拢,可以随时保护陛下的安全。”

    李二一听,急忙说道:“朗季,不可……立即下令,让玄机营原地待命,不得离开……此次乃是为了找敬德而来,若是因为玄机营疏忽,放走了敬德和尉迟宝琳,再想找到就更难了……”

    “是!”

    李君羡答应一声。

    只见他一挥手,就有三个军官翻身上马,骑着快马,分别往三个方向而去。

    杜荷见状,心道,妈的,不愧是老狐狸中的战斗机啊,竟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计划。

    不过,表面上倒是镇定无比。

    李二走过来,对杜荷说道:“杜荷,这什么欢迎仪式,朕不喜欢,赶紧让大家都撤走,这大冷的天,你看好几个百姓穿着单衣呢。”

    杜荷微微一笑:“陛下真是爱民如子!”

    他转身挥挥手。

    工匠们提着自己的家伙,有序离开。

    等所有人都进了大门。

    在场的好几个大佬才感觉松了一口气,一摸自己的后背,都被冷汗打湿了。

    李二这时也有底气了,面色不悦道:“杜荷,朕来问你……尉迟恭和尉迟宝琳,可是在梦幻集团?”

    “谁?”

    “尉迟恭?”

    杜荷想了想,突然问道:“陛下,尉迟伯伯和尉迟宝琳不是在同州吗?什么时候来到了梦幻集团,我怎么不知道?”

    “你在跟朕装傻是不是?杜荷,你以为,朕要是没有确凿的证据,会如此兴师动众亲自来找你要人吗?”李二怒了。

    他昨夜就生了半宿的气,一直没睡好。

    今日在来的路上,他就想过,若是杜荷聪明,早点把人交出来,他也不打算把杜荷怎样,毕竟杜荷是有功之臣。

    可是,他没想到杜荷非但不交人,反而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这不是装傻充愣吗?

    太过分了。

    李二冷声道:“杜荷,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把敬德交出来,朕可以既往不咎,否则,你别怪朕不念君臣之情!”

    “是啊,鄠邑县侯,你就把人交出来吧,如今,同州命案闹得沸沸扬扬,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可是尉迟老黑做事从来都冲动,陛下找到他,并非是要责罚,而是要帮他……”

    “杜荷,你还是把人交出来吧!”

    大家纷纷上前劝杜荷。

    杜荷无奈地摇摇头:‘陛下,诸位大人,这样看来,你们是认为将尉迟伯伯和尉迟宝琳藏起来了?冤枉,这是天底下最大的冤枉,绝对是诬陷……有人嫉妒我的财富,有人嫉妒我的才华,有人嫉妒我的美貌,所以才有了这种无中生有之事,陛下,请替我做主!’

    看着杜荷的样子。

    李二气的一下将一封书信扔在杜荷手中。

    唰。

    杜荷拿起来一看。

    我擦。

    这不是尉迟伯伯的亲笔书信吗?

    竟然被人给弄走了,还交到陛下手中?

    唉,看来老黑的这些属下,还是有不靠谱的啊。

    不能慌!

    杜荷眯起眼睛,大声说道:“哎呀,这谁写的字,简直可以称为天下第一丑书啊!”

    “哈哈……”

    众人大笑。

    李二说道:“杜荷,这下你总没话说了吧,这书信,便是从你梦幻集团附近截获的,书信的笔迹,朕再熟悉不过,就是敬德写的……”

    杜荷却是将书信放下,说道:“陛下,光凭这书信就断定尉迟伯伯在梦幻集团,未免太过武断,其一,书信是在梦幻集团附近截获,但并非是在梦幻集团截获的,或许是巧合呢,不能说明书信就是从梦幻集团传出的……其二,这书信只有内容,却没有其他信物,光凭笔记就说是尉迟伯伯亲手所写,会不会也太简单!”

    说着,杜荷转身喊道:“来人,笔墨伺候!”

    老傅屁颠屁颠地弄来一张桌子和笔墨纸砚。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杜荷摊开纸笔,唰唰地写了起来。

    不多时间,一份书信就好了。

    “陛下请看!”

    杜荷将自己的写的书信呈给李二。

    李二一看,顿时就傻眼了。

    杜荷的书信,和方才那书信,内容一模一样,最关键的是,笔迹也一模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会断定这是尉迟恭亲笔所写。

    其他人见了,也都无话可说。

    这时,陈叔达走上前,说道:“鄠邑县侯,依你所言,尉迟大人和他的儿子尉迟宝琳,都不在梦幻集团?”

    “正是!”

    “既然你如此笃定,那有没有可能,尉迟大人和尉迟宝琳是悄悄进入梦幻集团,你并不知晓呢?早就听闻你这梦幻集团有好几万人,人员如此众多,你不可能面面俱到,若尉迟大人和尉迟宝琳悄悄藏在其中,你不一一查看,又如何知道呢?鄠邑县侯,如今满长安城都在寻找尉迟大人父子二人的踪迹,此事,事关朝廷威严,关系到同州命案,如此重要之事,可马虎不得,我倒是有个提议,不如让玄机营的将士们进梦幻集团搜一搜吧?”陈叔达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家伙看似说的光明正大。

    其实就是找个理由提醒李二,现在该搜一搜梦幻集团了呢。

    杜荷眼神一冷。

    “陈大人,无凭无据,搜查我的梦幻集团,似乎不妥吧?”杜荷不悦地问道。

    陈叔达哈哈一笑:“鄠邑县侯,你既是没有窝藏尉迟大人父子二人,又何必担心呢,有陛下在,玄机营的将士们岂能胡来,再说了,如今大家都怀疑是你鄠邑县侯将尉迟宝琳藏了起来,难道你不想自证清白吗?”

    ……

    (四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0章 天下第一丑书,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