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站在众人面前,一甩袖子,笑道:“陈大人真是好笑,我杜荷行的端做得正,从不做亏心事,为何要自证清白?就因为你在此信口雌黄,胡言乱语,我就需要请陛下搜查梦幻集团证明我的清白吗?我送你三个字:不需要。”

    陈叔达见状,心中暗道,杜荷这小子一向做事嚣张,今日却是目光躲闪,看上去极不正常,想来尉迟恭和尉迟宝琳肯定就在梦幻集团了。

    他冷笑道:“杜荷,你既然口口声声说尉迟宝琳不在梦幻集团内,又为何不敢让陛下派人搜查?你分明就是心虚,你怕了!”

    “我怕?笑话,陈大人,你如此确定尉迟宝琳在梦幻集团,难不成你亲眼所见?”杜荷反问道。

    “我……我当然不见曾见过,只是怀疑。”

    “怀疑?你只是怀疑,为何就要搜查梦幻集团呢?有个名人曾说过,这科学的方法,就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你倒好,假设的挺大胆的,可这求证,就不怎么小心了吧,真是天大的笑话……”杜荷说道。

    陈叔达感觉自己都快晕了。

    什么大胆小心的,听不懂啊。

    他气呼呼地道:“杜荷,老夫,敢以人格作保,尉迟宝琳就在梦幻集团内?”

    “如果不在呢?”

    “如果不在……老夫就一头撞死在这梦幻集团的大门柱子上。”

    “陈大人,别人都说你猥琐,没想到,你也有如此豪气的一面,真是令人惊讶。”

    杜荷摸了摸下巴,说道:“这……会不会有些太过分了?”

    陈叔达一看杜荷的样子,心中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

    “哼,杜荷,老夫说到做到,若是尉迟宝琳不在梦幻集团,老夫当场撞死!”陈叔达说道。

    说着,他看着杜荷:“鄠邑县侯,怎样,现在可以让人进去搜查了吧?”

    杜荷微微一笑:“不能!”

    “你……老夫已经说了,若尉迟宝琳不在梦幻集团,我当场撞死在梦幻集团的大门柱子上,你还要如何?”陈叔达气的胡子都翘了起来,意识到自己被杜荷给耍了。

    果然,只听杜荷说道:“你要撞去别处撞去,我这大门刚修每半年呢,你要撞死在这里,我还嫌不吉利呢,你要死,死远点,别给梦幻集团找不自在!”

    “你……你怎么能骂人呢你。”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杜荷骂,可陈叔达还是不适应,气的说不出话来。

    他转身,对李二说道:“陛下,你可看见了,鄠邑县侯如此气急败坏,不想让玄机营进去搜查,想必是心中有鬼,陛下,同州命案已经拖了多日,同州变形群情激愤,要是再找不到尉迟宝琳,只怕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不能再等了,陛下,下令吧!”

    李二沉吟道:“杜荷,把路让开,朕是相信你的,但是,必须给其他人一个交代!”

    说着,李二下令。

    李君羡带着三十个人,将武器全部扔掉,准备进入梦幻集团。

    吕布等人却是悄悄举起了武器。

    蹄蹄哒。

    蹄蹄哒。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疾驰的马蹄声。

    众人扭头一看。

    只见温步仁一袭白衣,骑着一匹黑马,飞快地朝这边而来。

    “吁……”

    唰。

    温步仁来到面前,一个翻身下马,来到李二面前,说道:“启禀陛下,尉迟将军和尉迟宝琳找到了。”

    嗯?

    尉迟恭和尉迟宝琳不是在梦幻集团吗,又是在哪里找到的?

    大家一脸懵逼。

    就连李二都愣住了。

    “敬德和尉迟宝琳在什么地方?”李二急忙问道。

    温步仁说道:“就在方才,尉迟将军带着尉迟宝琳出现在永宁门,并告诉守城官,他们是来请罪的,守城官迅速派人将他带到了皇城,现在,二人正在皇城之中呢。”

    “确信?”

    “陛下,臣亲眼所见!”

    如此一来。

    尉迟宝琳和尉迟恭都在皇城,那这梦幻集团,就不可能有人了。

    李二挥挥手:“朗季,把人都撤了吧。”

    李君羡立即带着人离开。

    李二转身,看着杜荷,说道:“杜荷……此事,的确是朕考虑不周。”

    “陛下多虑了,陛下也不过是被小人蒙骗,陛下,兼听则明,偏听则信啊!”杜荷嘿嘿笑着,说道,有意无意地看着陈叔达。

    陈叔达不乐意了:“杜荷,你血口喷人,你说谁是小人呢?”

    杜荷笑道:“陈大人,别激动,小人不小人的不重要,你方才口口声声说,要是尉迟宝琳不在梦幻集团,就一头撞死在大门柱子上,现在该是兑现诺言的时候了吧?”

    刚才,大家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当时,许多人都认为陈叔达太过自负,是不是喝了假酒。

    哪知道陈叔达是一时怒气上头,再加上自以为看穿了杜荷的心思……哪知道,真实的情况却是这样。

    此刻一听杜荷这话,他就有些怂了。

    “这……杜荷,你方才不是还说我要朕撞死在这门柱子上,不是晦气吗?为了不给你添晦气,我看还是算了吧!”陈叔达厚颜*地说道。

    杜荷急忙摇头:“不不不,陈大人,你这一撞,可不只是简单的寻死,你这是成全自己的千古名声啊,曾子杀猪的故事你知道吗?圣人告诉我们,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你如今话都说了,却不做,不是要唾骂千年吗?我作为你的朋友,岂能看着你这样被骂,今日,我也不在乎了,大不了我将这花费五万贯的大门重新换掉就是,来吧,陈大人,快撞把……”

    杜荷做出了请的手势。

    陈叔达心中那叫一个恨啊。

    恨自己为何要言之凿凿,竟说出这等话。

    恨杜荷这家伙听不懂玩笑话,竟然要动真的。

    简直太过分了!

    他看着众人,一咬牙,大喊道:“好好好,老夫今日就撞死给你看,大家都别拉着我……”

    说着,他就往前冲。

    可是尴尬的发现,杜荷一下把路让开,而身后,竟是没有一人拉住他。

    一世英名,脸面啊!

    陈叔达在一瞬间,想了许多。

    后来心中想到,和性命相比,面子算个屁啊。

    噗通。

    只见他一下躺在地上,眼睛一翻,却是假装晕了过去。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关心起来。

    原来方才不是没人拦住他,而是他的动作太过突然,没人反应过来而已。

    ……

    (五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1章 面子算个啥,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