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恭和尉迟宝琳躲在梦幻集团的消息走漏,杜荷从一开始就不认为这是偶然事件。

    起初,他认定是内部出了问题,让张俭开始排查,但排查下来,却是一无所获。

    杜荷便以为是李二的人马太过厉害,竟然真的查到了*。

    哪知道,李君羡暗中给他透露,此事乃是有人先将消息送到了禁军手中。

    杜荷让张俭彻查此事,最后,目标便锁定在了尉迟恭身边的人身上。

    这旅店,便是尉迟恭的人在此开设的,主要作用是搜集情报,传递消息。

    尉迟恭和尉迟宝琳从同州来到长安,却不像他说的那般,历尽千辛万苦,而是一路都有人接应。

    野鸭躺在地上,闻言,终于不淡定了。

    唰。

    他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

    “你知道得太多了……哼,看来,你不是吴国公府的人,你们,都去死吧!”

    野鸭一挥手。

    嘭嘭。

    原本敞开的门窗,突然全部关闭。

    昏暗的屋子内,突然亮起了火把,一共七支火把,将狭小的屋子照亮得跟白昼一般。

    野鸭身边,聚集了十多个人,这些人,手中全部握着一尺多长的短刀,一个个穿着破旧,看上去跟普通百姓差不多,但眼神凌厉,气质凶狠。

    “蠢,蠢得无可救药!”

    杜荷抬起手,轻轻一挥。

    吕布就要上前。

    却见许正道和鬼神同时冲了上去。

    许正道嘿嘿一笑,说道:“杀鸭子焉用牛刀……这几个毛贼,交给我们就行了。”

    半晌。

    野鸭等人,躺倒了一地。

    许正道拍拍手,遗憾地说道:“五个,比鬼哥你少了俩,下次,下次一定超过你。”

    鬼神上前,问道:“少爷,怎么处置?”

    杜荷说道:“带回长安,撬开他的嘴巴。”

    门口,早有人送来一辆马车。

    许正道几人将鸭子这些人全部捆起来,仍到马车上。

    当夜三更,这旅店在大雪之中被烧毁,等周围的人赶到,旅店已经变成了一堆灰烬。

    ……

    “老爷,不好,大事不好!”一个中年男人急匆匆跑进屋子,对躺在床上的尉迟恭说道,“老爷,鸭子被鄠邑县侯杀了。”

    唰。

    原本在外人看来已经病入膏肓的尉迟恭,一下从床上跳起来:“邹卫,到底怎么回事?”

    这中年男人名叫邹卫,以前是尉迟恭的亲卫,后来就到吴国公府上做了一个谋士,是尉迟恭最信任的亲信。

    邹卫说道:“老爷,昨夜长安城外送来紧急消息,杜家村发生了一场火灾,咱们布置在杜家村的旅店被烧毁,鸭子等人不知所踪……今早,就是刚才,梦幻集团送来消息,说是鸭子这些人,全部被鄠邑县侯杀了,这是梦幻集团送来的书信……”

    邹卫将一封信交上。

    尉迟恭急忙打开书信。

    只见上面写着简短的一句话:清理门户,不用谢!

    “清理门户,这样说来,鸭子,已经背叛了我,当日我躲在梦幻集团的消息,是他送出去的?”尉迟恭大吃一惊。

    邹卫道:“老爷,鸭子跟随你多年,忠心耿耿,不可能背叛!”

    “没什么不可能的……哼,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杀了好,杀了好……只是,杜荷一声不响就把我的人杀了,是不是有点过分?”尉迟恭想到此处,突然说道。

    邹卫点点头:“老爷,可不能由着杜荷胡来,他年纪还没少爷大呢,这样胡闹下去可不行。老爷,让我去梦幻集团走一趟,老爷不便出马,我去警告他,让他不要胡来,给咱们一个说法。”

    邹卫对杜荷并不了解。

    他当初跟随尉迟恭离开长安去同州的时候,杜荷还顶着长安四害之一的名号呢。

    尉迟恭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恐怕还不太了解杜荷,大家都以为,杜荷只会赚钱,可能他们忘记了,杜荷这家伙,就是个疯子,杀人也是一把好手……你……最好不要招惹他,不然老爷我也保不了你,杜荷杀了鸭子,总会有他的理由,随他去吧,不过你给他带个信,就说以后要杀我的人,最好先通个气,这是最基本的礼仪,不然老夫……很没面子!”

    “是!”

    尉迟恭也很无奈啊。

    ……

    咔。

    打火机发出蓝色的火苗。

    书信在火苗下燃烧成灰烬。

    杜荷轻轻一吹,灰烬便散了。

    杜荷收起打火机,笑道:“通个气?尉迟伯伯还是太粗心了,他身边不知道还藏着多少炸弹呢,这个时候跟他通气,只怕会有更大的麻烦……”

    杜荷烧掉的,正是方才从长安送来的尉迟恭的亲笔书信。

    这件事,他并未放在心上。

    这时,张俭从外面走了进来:“少爷,鸭子那些家伙,已经开口了。”

    “说!”

    张俭汇报道:“少爷,据鸭子交代,是有人花费三万贯,让他背叛了吴国公,吴国公最近的动向,他全部都送出去了。”

    “三万贯?此人出手,好大方啊,看来不简单……长安城的大户?”杜荷好奇地问道。

    “不,收买鸭子的,正在在长安没有多少名气的窦先仁。”

    “窦先仁?窦艾伟的大儿子,窦公德的亲哥哥?”杜荷脱口而出,“窦氏在长安城没有多少势力,但在同州可是土霸王一样的存在,三万贯,对窦家来说,九牛一毛,放在鸭子身上,却能时刻掌握吴国公府的动向,好买卖,哼,这个窦先仁,以前一直没多少存在感,没想到,还是个高手啊!”

    张俭说道:“少爷,鸭子等人全部招供了,要不要,全部杀了?”

    张俭做出咔嚓的手势。

    杜荷摆摆手:“杀什么杀,几个小喽啰,杀了也没意思,送去蓝田煤矿吧,前几日慕宗思不是还派人送信说人手不够吗,就把这些人交给他吧,不给工钱,只管吃住,多划算啊。”

    “是!”

    张俭说着,嘿嘿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少爷,要不要派人去把窦先仁弄来?”

    杜荷:“……”

    杜荷有些无语地说道:“则成啊,那窦先仁可是吏部员外郎,从六品,虽然官不大,但他的老大可是陈叔达,咱们要是真把人抓了,陈叔达还不得组织一帮文官又去*本少爷啊,此事,要动脑子,奶奶的,一个从六品的家伙就敢暗算本少爷,真是活腻歪了……”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6章 很没有面子,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