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深处。

    原本人迹罕至的地方,却有一队人马在此驻足。

    近看之下,才发现,这不是普通的猎户,也不是周遭的百姓,而是一伙全副武装的人马,一共十八个人,十八匹健马,扎了三个大帐,一个个身穿黑衣,蒙面,行动迅速,仿佛军队一般。

    最中间的大帐中,突然传来东西摔地的声响。

    随后,一个黑衣人走出来。

    站在门口的是两个黑衣人,身穿黑衣,却没有蒙面,二人生的十分相似。

    其中一人说道:“大哥,主上的意思是找到人之后直接杀了,可是你非要留下来……此女倔强得很,都两天不吃不喝了,这样下去,不还是死吗?”

    为首的人说道:“二弟,主上的意思,我自然明白,他担心此女逃出去,落到尉迟家手中,对咱们不利,可是,一个弱女子而已,落到咱们手中,还能翻天不成,这小娘子生的这般秀丽,杀了岂不是可惜,且饿她几日,到时候驯服,留在身边做个丫鬟便是……等这件事了,主上就算知道,也不会怪罪的。”

    “……好吧!”

    这时,为首的人说道:“二弟,你速速带人,去当日的酒肆打探一番,看看有何异常,一座酒肆被烧毁,附近的百姓早晚会发现的。”

    “是!”

    ……

    夜深人静。

    山坳中,静的可怕。

    被烧毁的酒肆旁边空地上,一共两顶大帐。

    正是杜荷等人。

    众人驻扎在此,连火把都没有,黑魆魆,静悄悄的。

    每一顶大帐中,有一个简单的铁皮炉子,里面烧木炭,留有通风口,上面被盖子盖着,不会发出任何的光亮。

    王老五坐在众人身后,身前倒是感觉到暖和,可身后寒风阵阵吹来,隔着大帐也能感觉到寒冷。

    他瑟瑟发抖。

    因为冷,更因为害怕。

    就在十步开外的地方,那晚,他亲眼看见尸体躺倒了一地的惨状。

    如今,忍不住就会回想起当日的情形,全身直冒冷汗。

    大帐中,虽然有好几个人,可是大家都静默着,安静的可怕,安静的跟没有人存在一般。

    “嗷呜……”

    远处,有狼在嚎叫。

    雪地中。

    那酒肆的断壁残垣处。

    啪嗒。

    猛烈地一声响动。

    “啊……”

    王老五吓得惨叫一声。

    唰唰。

    立即有两道人影直奔过去。

    不多时间,二人回来,正是许正道和鬼神。

    许正道说道:“兄弟们,别担心,是土墙倒塌了,嗯?什么味道?”

    大家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发现大帐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

    最后,众人都寻找王老五这边而来。

    有人喊道:“是王老五被吓尿了……”

    大家恍然大悟,方才奇怪的味道就是尿骚味。

    众人对着王老五一顿臭骂。

    就在大家纷纷说笑之际。

    蹄蹄哒。

    蹄蹄哒。

    远处的雪地中,却响起了疾驰的马蹄声。

    唰唰唰。

    众人纷纷手持兵器,冲到外面。

    只见杜荷早已出现在大帐外。

    杜荷冷静地说道:“此地乃是绝路,很明显,那几匹马是冲这边来的,埋伏。”

    许正道和鬼神各带着三个人,迅速奔向不远处,在树林中埋伏起来。

    眼看着,那三匹马正往这边而来。

    在路口处,三匹马突然停了下来。

    只听有人说道:“二哥,不对劲……雪地上,怎么多了许多马蹄印?”

    这场雪是昨日下的,今日便没有再下雪了。

    雪地上的马蹄印,却是十分明显。

    为首的人猛地拔出腰间的长刀:“小心行事!”

    三匹马在原地来回打转,三个蒙面的黑衣人小心谨慎地打量着周围。

    唰唰唰。

    唰唰唰。

    就在这时,许正道等人突然从旁边冲出。

    六个人行动迅速,不等三个蒙面黑衣人反应过来,就已经上前,将三匹健马的马腿给砍断了。

    那三个黑衣人当头摔下马来。

    随即便被许正道和鬼神等人拿下了,押送到了杜荷面前。

    周围升起火把。

    三个黑衣人这才看见,这里竟然驻扎了一支人马。

    杜荷走过来,一把扯开那为首的蒙面人的面罩。

    只见此人,三十多岁模样,留着胡子,面色清瘦,满脸的桀骜不驯。

    “告诉我你知道的,我可以饶你不死!”杜荷冷冷地说道。

    呸。

    这家伙呸了一声,大骂道:“哼,想让我开口,你算什么东西……哈哈哈,你们是尉迟家的人吗?是来找那个女子的吧,实话告诉你,人……已经被我们杀了,你们,永远也找不到人了……”

    杜荷笑道:“你说对了一半,我们是来找那个女子的,却不是尉迟家的人。”

    那汉子一愣,有些不可理解:“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那女子在哪,你在为谁做事?”杜荷问道。

    “呸!”汉子十分硬气,“要杀就动手,想让我开口,门都没有,哼,我说了,人已经被我杀了……不管你是谁,都没用的。”

    许正道冷笑道:“蠢猪,真以为我们找不到你们的老巢吗,顺着马蹄印,不就什么都找到了吗?”

    “哈哈哈……”

    汉子大笑起来,“你以为,我会那么蠢?老实告诉你们,这一路来的马蹄印,已经被清理干净,你们走出这山坳,什么都找不到。”

    杜荷一挥手。

    “啰嗦!”

    旁边的吕布一言不发,手起刀落。

    汉子便倒在了地上,挣扎几下便没有了气息。

    杜荷眼睛都不眨一下:“最烦啰嗦之人……你们俩,谁先说,说的人,活,不说或者慢开口的,死!”

    “我说!”

    “我知道……”

    这两个蒙面人争先恐后,同时说道。

    度恶化笑了,说道:“分别带下去,谁说的详细,知道的多,活,另一个,死。”

    二人早见自家二哥惨死当场,早就吓破了胆,此刻听了杜荷的话,心里彻底崩溃。

    许正道和鬼神各负责一个人。

    不多时间,所有东西都问出来了。

    杜荷松了一口气,说道:“没想到,秀儿还没死……此事,还有希望,让他俩带路,事不宜迟,马上救人。”

    “是!”

    众人行动迅速,将大帐收起来,重新上马,按照那两个黑衣人蒙面人交代的方向,杜荷带着人疾驰而去。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09章 最烦啰嗦之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