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

    没有月光,雪地的映照下,却能隐约看清绵延的群山,周遭的树林,不远处就是一条哗哗流淌的小溪。

    领头的黑衣人,站在大帐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大帐内的灯光。

    旁边一个蒙面人骂骂咧咧地说道:“老大,这女子十分泼辣,说什么都不肯就范,不如来个霸王硬上弓。”

    黑衣人抬手道:“霸王硬上弓多没意思啊,我就喜欢这性格泼辣的,这女人啊,就好比是一头野马,要慢慢驯服才行,没有驯服之前,野性十足,一旦驯服,那就乖巧如狸猫,到时候想怎么摆布就怎么摆布……”

    旁边的几个蒙面人,都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老大说的太精辟了。

    蹄蹄哒。

    蹄蹄哒。

    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马蹄声。

    大家转身,看见远处有三道黑影骑着马飞奔而来。

    “是二哥回来了!”

    有人喊道。

    黑衣人笑道:“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老二已经把事情办妥了。”

    几个蒙面人立即上前,准备迎接老二。

    眼看着三匹马飞驰来到近处,马上正是三个蒙面人。

    转眼,三个蒙面人出现在大家面前。

    “老二!”

    “二哥……”

    蒙面人们纷纷呼喊。

    可是,那三匹马却是没有任何要停下的迹象,竟是横冲直撞地朝众人碾来。

    这时,黑衣人突然面色大变:“不好……他不是老二,老二没这么魁梧!”

    黑夜中,仅有几盏火把,隔远了,根本看不清楚,所以之前没有人反应过来。

    黑衣人话音未落。

    就见那马上的三个骑士,纷纷拔出了让人看起来奇怪的兵器,只有一尺多长,黑不溜秋的,仿佛一根烧火棍一般。

    这武器,正是梦幻集团独家制造的三棱军刺,也只有毒牙的人才能使用。

    唰唰。

    唰唰。

    三个骑士骑在马上,居高临下,如刀割麦子一般,收割着蒙面人的性命。

    黑衣人转身就跑,奔到大帐之中,提着一把两人高的长枪杀了出来,瞪大眼睛一看,才发现自己的手下,全都倒在了地上,竟然只剩下他自己了。

    三个黑衣骑士已经下了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

    “你……你们……是何人?”黑衣人楞了一下,冷声问道。

    唰唰唰。

    三个黑衣骑士扯掉面罩。

    正是吕布,许正道,鬼神。

    许正道搓了搓手,朝鬼神眨眨眼:“老鬼,这次我杀了三个,比你多一个……”

    鬼神撇撇嘴:“一共十四个,咱们杀了五个,吕大哥杀了九个……”

    许正道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妈的,不要跟我提这件事,这个*。”

    许正道这几个月来勤学苦练,不但没有落下自己的箭术,这贴身搏斗的功夫也是渐长,和鬼神都快不相上下了,可在吕布面前,还是个渣渣,根本不够看。

    想到这里,许正道握着三棱军刺,怒道:“老鬼,老吕,你们退后,这个家伙,交给我。”

    说着,他提着三棱军刺便朝黑衣人冲上去。

    吕布和鬼神则是好整以暇地走到附近,看看还有没有活口。

    叮叮当当。

    许正道和黑衣人打得那叫一个热闹,只听见这货咿咿呀呀地乱叫。

    突然,黑衣人一枪,挑飞了许正道的三棱军刺,随后枪身一抖,直接朝许正道的胸口刺来。

    许正道吓得大喊道:‘老吕,救命啊!’

    不远处,吕布猛地一抬头,手中的三棱军刺唰的飞了出去。

    噗嗤。

    正中黑衣人的胸口。

    再看黑衣人手中的长枪,枪尖正好顶在许正道的喉咙前不到一尺。

    许正道赶紧跳开,破口大骂道:“这是哪个*发明的兵器,这么短,怎么可能是长枪的对手!太坏了!”

    只见吕布露出无奈的笑容,上前将三棱军刺拔走,黑衣人胸前的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洒,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不远处,杜荷等人已经赶了过来。

    杜荷翻身下马。

    吕布急忙上前,说道:“少爷,全部拿下!十五个,死了八个,还有七个受伤的,这带头的,被我不小心杀了。”

    张俭上前,检查了一番,皱着眉头说道:“死得不能再死了,少爷……这家伙可是很重要,说不定知道许多东西,这样死了岂不是可惜。”

    杜荷摆摆手,无所谓道:“没什么可惜的,这不是还有七个活口嘛,则成,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问完了,送到蓝田煤矿交给慕宗思……其他人,收拾战场,将马匹和物资弄走,其他的,全部烧了吧。”

    众人迅速行动起来。

    随后,一个女子便被带到杜荷身前。

    这女子十七八岁模样,穿着粗布衣服,头上别着的簪子还是木制的,看上去十分贫寒,可是身材婀娜,一张脸蛋十分漂亮,不像是同州这地方生长出来的,倒像是王老五的老乡,来自江南水乡那等地方。

    女子被带到杜荷面前,倒也镇定,只是低着头。

    杜荷问道:“你就是秀儿?”

    那女子害羞地点点头。

    但就在这时,她猛地抬头,眼中寒芒一闪,猛地朝杜荷冲来。

    旁边的吕布和许正道眼疾手快,猛然上前将其拦住,从她手中抢过来一块碎碗片,那碎碗片看上去锋利无比,一看就是精心磨制过的。

    秀儿指着杜荷,大声骂道:“你个强盗,你不得好死,我是誓死不从的,我这辈子,生死尉迟大哥的人,死是尉迟大哥的鬼……你杀了我吧。”

    众人大怒。

    这女子,真是不知好歹。

    这不是不识好人心嘛。

    吕布却是不在意,摆摆手:“带走吧,真是个烈女子啊,没想到尉迟兄好这口,啧啧……别说这小身材还挺有型的……”

    这时,大帐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所有的痕迹,都将会在大火中全部被焚毁。

    张俭走过来,小声说道:“少爷,都招了,这帮人,是窦先仁派来的。”

    “窦先仁……这家伙,还真是老母猪戴凶罩,一套又一套啊,哼……本少爷便给他送个礼物……好好陪他玩玩。”杜荷有些意外,一个小小的六品员外郎,竟然暗中还藏了一支人马。

    不过一想到此人出身同州窦氏,有家底殷实的窦氏支持,养一支人马,算不得什么。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0章 血腥之夜,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