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

    窦府。

    窦府的大门不过一人多高,门槛不高,装饰简单,看上去跟个普通人家的大门差不多。这是因为窦府的主人是窦先仁。

    窦先仁三个字,在长安很少有人提起过。

    因为这家伙只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员。

    长安城这种地方,天子脚下,站在永宁门城楼上扔下一块砖头砸到十个人,有八个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员。在长安城,最不缺的就是大佬,最不缺的就是皇亲国戚,贵胄子弟……窦先仁注定是默默无闻的。

    所以,他的府邸看上去倒也和自己的身份很搭配。

    但这只是表象。

    当进入戴府之后,很少有人不会被震撼到。

    这占地面积不大的府邸,自大门后,竟然就是雕梁画栋,亭台楼阁,应有尽有,豪华无比。

    那两人高的假山,是从东海之滨整座运来的,价值以上。

    那亭子中的桌椅,竟是用西域的白玉打造而成,价值至少两万贯。

    根本没人会想到,平常低调得没有任何存在感的窦先仁,府邸中,竟是这般奢华。

    后院之中。

    琴瑟鼓乐声响彻着。

    窦先仁坐在屋檐下,左右各有一个美人陪伴。

    此人生的身材高大肥胖,坐下之后,仿佛一堆肉流淌在那里一样,原本三十多岁的年纪,看上去却已经是四十多岁模样。

    台阶下方,用上等的红色丝绸铺满了院子,十几个年轻的女子,穿着暴露地在随着音乐跳舞。周围没有任何取暖的东西,这些女子一个个冻得脸色发紫,瑟瑟发抖。

    “好,好……”

    窦先仁见了,竟然连连说好。

    这时,一个黑衣男子从对面走来。

    窦先仁见状,挥了挥手,让身边的两个女子离开。

    那黑衣男子上前,小声说道:“老爷,黄大飞等人,已经有两日没传来消息了,也不知道那个女子是不是被他们杀了。”

    窦先仁闻言,笑道:“放心吧,黄氏双雄的名声不是吹的,这兄弟二人当初在同州就素有恶名,别的本事没有,杀人的功夫倒是厉害,后来归顺了我们窦氏,也未让我爹失望过,如今杀一个弱女子,自然不在话下……对了,我让你去寻找的女子呢?只要有长得周正的,想办法弄回来,好久没开荤了。”

    “是,我这就去办。”

    黑衣男子转身离开,不多时间,却又折返回来。

    窦先仁还以为是自己要的人到了。

    哪知道,黑衣人上前道:“老爷,有人送来两个箱子,说是贵重礼物,要亲自交给你。”

    “什么东西?”

    “那人不让看,光看那箱子,就价值连城。”

    “快快,”窦先仁一听价值连城,眼睛就发光,“快抬上来!”

    没多大功夫,下人们就将两个箱子,抬到了窦先仁面前。

    只见两个黄木的大箱子,外面还镶着金边。

    “打开打开……”

    哗啦哗啦。

    两个箱子一起打开。

    “哎呀……”

    院子中本来还在跳舞的一堆女子,突然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纷纷逃窜。

    只见那巷子中,是两颗人头。

    正是窦先仁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黄氏双雄,黄大飞,黄小飞。

    他原本探查到袁秀的消息,就派黄氏双雄去半路截杀,为避免夜长梦多,窦先仁直接吩咐黄大飞找到人之后立即杀掉。

    黄氏双雄果然没让他失望,第一日就送来了消息,可之后就无音信了。

    哪知道,二人竟然被人砍了脑袋。

    噗通。

    窦先仁被吓得脸色惨白,一*坐在了地上。

    ……

    “少爷,袁姑娘不吃不喝的,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要不,我都跟她说了,少爷你是尉迟公子的朋友,可是她不信,非说你是强盗,是贼人……”老傅哭丧着脸,对杜荷哭诉道。

    杜荷摆摆手:“算了,随她去吧,饿个几天也不会死,本少爷最不擅长的就是哄女人,更何况还是兄弟的女人……”

    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贤侄啊,大事不好啊!”

    杜荷面色一变。

    听声音,不消说,是尉迟老黑来了。

    果然,尉迟恭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

    这家伙一进来,就冲上前,一把抓住杜荷的袖子:“贤侄,事情办的如何了?”

    杜荷安慰道:“尉迟伯伯别担心,我答应你的事,怎么会不办好呢,只是这件事比较棘手,暂时还没什么进展,你好好在家装病就是……有什么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杜荷并不打算将袁秀被找到的消息告诉尉迟恭。

    他不敢保证尉迟恭身边还有没有人被收买,要是消息泄露出去,到时候还会多许多麻烦。

    尉迟恭说道:“我这下可坐不住了,处默被关在大理寺监牢,陛下有令,所有人不得探视,我好不容易找人去见了他,才发现,这个混小子,竟然病了……”

    “病了?”杜荷一愣,“那大理寺监牢,可不是普通的囚牢,关押的都是有身份有牌面之人,条件并不差,尉迟兄的身体,壮得跟黄牛一般,怎么会病了?”

    尉迟恭叹息道:“唉,这个混小子,想女人了,想女人想疯了,自打进了监牢,便一直念念不忘那个叫秀儿的女子,因为迟迟找不到人,便以为秀儿死了,这混小子,就病了……”

    杜荷:“……”

    没想到粗人尉迟宝琳,竟然也有为爱痴狂的时候?

    尉迟恭无奈道:“你说这个混小子,此前老夫还张罗着为他找个娘子,哪知道他一口拒绝,还说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要建功立业,可一转头,竟然为一个平民女子病了,真是气死老夫,气死老夫……现在老夫就担心,宝琳这孩子万一想不开,在那监牢中出了事,可怎么办啊!”

    杜荷拍拍尉迟恭的肩膀,笑道:“尉迟伯伯,别的事暂时没办法,此事,倒还是有办法的,你看我的吧!”

    “你有办法?”尉迟恭眼睛一亮。

    杜荷胸有成竹地说道:“换作之前,倒是没办法,现在却是有办法了。”

    尉迟恭却是有些不放心:“宝琳在大理寺监牢,什么人都不能进去见他,你有什么办法?”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1章 为爱痴狂,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