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

    尉迟宝琳警觉地喊了一声,转过身来。

    只见他原本就黑的一张脸,看上去六神无主,更加黑了,眼眶深陷,头发乱糟糟的,胡茬布满下巴和两腮,整个人气质萎靡,丝毫不像之前意气风发的模样。

    杜荷和秦怀玉见状,都吓了一跳。

    杜荷总算理解尉迟恭为何慌慌张张找自己了,以尉迟宝琳现在的状态,只怕自杀都有可能。

    “尉迟兄……”

    杜荷和秦怀玉同时喊道。

    原本落寞的尉迟宝琳,突然兴奋得跳起来,急忙冲了过来,问道:“杜荷,怀玉,你们怎么来了?”

    秦怀玉说道:“尉迟大哥,这段时日,我一直在担心你,只是陛下有令,任何人不得探视,所以这监牢中发生的事,外面不得而知,今日要不是杜荷差人给我送信,我还不知道呢,几日不见,你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是不是韦大人故意折磨你?你放心,韦挺欺人太甚,我这就去告诉尉迟伯伯和我爹,让他们去陛下面前告韦挺一状……”

    尉迟宝琳摆摆手:“韦大人对我不好也不坏,此事,倒不能怪她,我只是突然想到秀儿,如今秀儿下落不明,连我爹都找不到人,只怕已经被窦氏杀害了,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啊……”

    一提到秀儿的名字,尉迟宝琳便不能自已,大好的男儿,竟然要流泪了。

    啪啪。

    “好一个情真意切啊,尉迟兄,你这样思念佳人,一厢情愿,也不知道人家姑娘愿不愿意呢……”只见杜荷拍了拍手,笑哈哈地问道。

    尉迟宝琳黯然神伤道:“一厢情愿也好,是我对不起秀儿,只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也能下去陪伴她了。”

    “尉迟兄,你真是没救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杜荷转身,拍拍手。

    只见一个俊俏的青年走了过来。

    尉迟宝琳一愣,感觉对方有些熟悉。

    只见那青年一下将头顶的帽子摘下,一头乌黑的秀发飘散开来。

    “秀儿……”

    尉迟宝琳激动地大喊一声。

    “尉迟大哥……”秀儿扔掉帽子,激动地冲上去想要与尉迟宝琳相会,奈何二人之间隔着木头做成的牢门,“尉迟大哥,你受苦了,你这样,都是我害的啊……”

    杜荷招招手。

    守在角落中的一个看守,立即过来将门打开。

    杜荷便朝秦怀玉等人使了个眼神。

    几人便急忙离开,到远处的角落中,将这牢房留给尉迟宝琳和袁秀。

    秦怀玉这才吃惊地道:“尉迟大哥此前可是说过,这辈子不婚配,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怎么几月不见,为一个女子变成这幅样子。”

    杜荷看着秦怀玉,笑道:“秦二哥,看来,这男女感情,你还不太懂。”

    “我不懂,也不想懂,我想去西边,想去和处默并肩作战……也不知道处默和程伯伯在西边过得怎样,唉,当初我已经让我爹去求陛下了,可陛下认为我爹身体有恙,不让我去……”秦怀玉说着,便叹息起来,他对男女感情,的确是不感兴趣。

    杜荷摇摇头。

    这时,安静的牢房中,传来一阵阵尉迟宝琳和秀儿的浓重呼吸声。

    就是秦怀玉这个对女子不感兴趣的人,也能想象到那牢房中发生了什么事。

    关键是,这二人似乎有些肆无忌惮,整个监牢似乎都要跟着震动起来。

    那牢房中的破旧木板发出了砰砰砰的闷响。

    仿佛一头猛牛在撞击墙壁。

    “可怜的秀儿啊……”张俭忍不住感慨道。

    杜荷:“……”

    秦怀玉道:“此事……伤风败俗,伤风败俗……不过,方才那般暴风雨,应该快结束了吧。”

    谁知道。

    大家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杜荷都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半个时辰,换成后世,那就是一个小时啊。

    秦怀玉忍不住吐槽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杜荷哈哈一笑,说道:“少年强,则大唐强嘛。”

    秦怀玉等人:“……”

    又过了一炷香时间,总算消停了。

    等半天没有动静,杜荷等人才重新回来。

    才半个多时辰不见,尉迟宝琳却已经是红光满面,容光焕发,跟换了个人似的。

    袁秀则是十分虚弱地靠在一旁的柱子上。

    尉迟宝琳一见杜荷,便急忙问道:“杜荷,你们下次什么时候来?”

    杜荷无语道:“你怕不是想我来,而是想你的秀儿来吧。”

    “这……”

    尉迟宝琳的黑脸,竟然会红。

    杜荷正色道:“此次进大理寺监牢,可花了不少功夫,在你自己滚出去前,没人会再来了,再见!”

    说着,杜荷转身就走。

    众人跟随杜荷离开。

    谁也没发现,杜荷转身之际,朝尉迟宝琳手中塞了一个纸团。

    等杜荷等人全部离开之后,看守过来将牢门锁上,尉迟宝琳见四下无人,便回到角落中,小心翼翼将纸团打开。

    只见那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他头皮发麻,不过,尉迟宝琳却是越看越兴奋。

    半晌,尉迟宝琳抬起头来,高兴地说道:“杜荷……真是我的亲兄弟啊,有杜荷在,我一定能尽快出去的……秀儿,你等我。”

    ……

    皇宫,御书房。

    韦挺躬身道:“陛下,尉迟宝琳杀人案,现已查明,的确是尉迟宝琳杀了窦公德。”

    旁边的尉迟恭突然跳出来,破口大骂道:“韦老贼,你放屁,你血口喷人,我儿子是冤枉的,那窦公德就是一个欺男霸女强抢民女的狗东西,我儿子杀了他,那是为民除害,你懂个屁……”

    要不是旁边有人拦着,尉迟恭已经准备冲上来揍人了。

    韦挺被一通臭骂,脸色都绿了。

    啪。

    李二一拍桌子,怒道:“敬德,你放肆……退下!”

    尉迟恭悻悻然退下。

    李二问道:“承范,此事,刑部查的结果如何?”

    任城王、刑部尚书李道宗上前,说道:“启禀陛下,刑部已派人去同州,本想对尸体查验一番,哪知道,窦氏拒不配合,从同州百姓的口供来看,窦公德在同州素有好名声,乐善好施,是个十足的大好人,而尉迟宝琳……则是同州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不学无术,欺男霸女,强抢民女之事,没少做……”

    ……

    (感谢【小波】兄弟的打赏,感谢兄弟们的月票和推荐票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3章 少年强则大唐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