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正道藏在人群中,举起一个鸡蛋,倏地一扔。

    咻。

    那鸡蛋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啪。

    正中那女子身边一个禁军的头盔上。

    “打死他们!”

    许正道的话,就像是一根导火索。

    周遭的百姓们早就群情激愤,一个个丧失了理智。

    “连弱女子也打,真是丢人!”

    “打死他们!”

    唰唰唰。

    唰唰唰。

    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纷纷将手中的鸡蛋扔了出去。

    反正这鸡蛋不要钱。

    不心疼!

    噼里啪啦。

    那守在门口的十几个禁军,被砸的七荤八素的,满脑袋都是鸡蛋壳和鸡蛋清,还有鸡蛋黄。

    一个个赶紧转过身去。

    城楼上。

    李二勃然大怒:“哼,好大的胆子,竟敢有人藏在其中煽动*,朗季,下令,抓人!”

    “是!”

    李君羡一挥手。

    原本紧闭的皇城大门,吱嘎嘎打开。

    哗啦啦。

    两队全副武装的禁军,一共六十人,拔出武器,便出了城门。

    百姓们见状,纷纷转身逃散。

    这时候,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都他娘的别动!”

    嗯?

    大家扭头一看,竟然是杜荷!

    鄠邑县侯,杜荷?

    在长安城,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众人全都愣住。

    只见杜荷气急败坏地吼道:“谁他娘的踩我脚了,滚过来,给本少爷舔干净!”

    周围的人急忙摇头。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大家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杜荷一甩袖子:“真是晦气……”

    突然,他一抬头,看见那御状大鼓下面坐着的女子,大吃一惊,大喊道:“表姐……”

    然后,在众人一脸懵逼中,杜荷飞奔上前,来到御状大鼓之下,亲自将女子扶起来,关切地问道:“表姐,你……你怎么到同州来了?”

    眼前的女子,正是袁秀。

    而当众认表姐,也是杜荷计划中的一环。

    只见那些纷纷要逃跑的百姓,跟看见大新闻一般,也不跑了,全都转过身来,吃惊地看着杜荷。

    这天杀的杜荷,竟然还有表姐?

    大家都跟看见妖怪一般。

    城楼上。

    李二等人也愣住。

    李二扭头看向杜如晦,问道:“克明啊,这女子……是你的什么亲戚啊?方才怎么不见你说话?”

    杜如晦嘴角抽了抽,强装镇定地说道:“远方,远房亲戚而已……几年不见,长大了,臣老眼昏花,认不出来了,陛下恕罪。”

    众人一副我信你才有鬼的样子。

    而城楼下。

    冲出来要抓人的禁军们,这时全部都停住。

    有杜荷这个杀神在场,谁敢上去抓人啊。

    只听杜荷大声问道:“表姐,几年不见,为何沦落到此,为何要敲这御状大鼓。”

    袁秀哇的一声哭出来,声泪俱下地说道:“表弟,我此次进京,是来伸冤的,我命苦啊,我与夫君好端端地过日子,哪知道被一个大户公子看上,他将我强抢了去,我夫君闻讯赶去救我,与那大户公子打斗……”

    袁秀说的故事,那叫一个动人。

    周围的百姓听了,都忍不住落泪。

    远处,张俭感慨道:“少爷不愧是说书的鼻祖啊,就这故事,编的真是感人啊……”

    周围的人纷纷感叹这女子命苦,然后咒骂那大户公子不是东西。

    杜荷问道:“表姐,你先别哭啊,你告诉我,你夫君是谁?”

    “我的夫君,就是蛮牛……就是尉迟宝琳,他现在已经被抓到大牢之中,天下人都说他杀了人,要把他斩首示众,我命苦啊!”袁秀说完,又是一阵嚎啕大哭。

    尉迟宝琳?

    众人都是一愣。

    竟然是尉迟宝琳?

    这苦命女子的夫君,竟然是吴国公的儿子尉迟宝琳?

    尉迟宝琳这个名字,最近在长安城可是被议论得十分火热。

    啪。

    杜荷一跺脚,怒道:“是谁,谁把你夫君抓起来的?岂有此理,竟然有人敢欺负我远方表姐,这就是跟我杜荷过不去……你说,是谁把咱们姐夫抓了的,我这就去弄他。”

    旁边有人说道:“尉迟宝琳是当今陛下抓起来的。”

    “陛下……”

    杜荷面色一变,赶紧说道:“惹不起惹不起,表姐,咱们还是快走吧。”

    说着,他拉着袁秀,蹭蹭蹭就跑了。

    众多百姓一看杜荷跑了,也纷纷转身就跑。

    不多时间,偌大的广场上,跑的是一干二净。

    李二等人都有些崩溃。

    大家看见杜荷出场,就知道准没好事。

    果然,好好的敲御状大鼓告状来了,就因为杜荷出现,变成了一场闹剧。

    陈叔达道:“陛下,杜荷实在太过分,要不要派人将他和那女子抓回来!”

    李二皱着眉头,突然又舒展开来:“杜荷还是个孩子,胡闹一下,也无妨,随他去吧。”

    大家都咂咂嘴。

    陛下这是太偏袒杜荷了啊。

    只有房玄龄等几个老谋深算的看出来,陛下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

    在这个死局之中,突然冒出来一个杜荷……或许是好事也说不定。

    ……

    偏僻的院子中。

    袁秀眼巴巴地看着杜荷,担忧地问道:“这样,真的能把尉迟大哥救出来吗?”

    “相信本少爷,准没错……你今天表现不错,可以给你来一个最佳女配了。”杜荷笑眯眯地说道,“而本少爷就是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编剧……这就是贞观七年的一场年度大戏啊……”

    张俭凑过来,说道:“少爷,咱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则成啊,很好,你终于学会思考了!”

    杜荷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挥挥手,示意袁秀等人离开。

    等其他人都离开之后,杜荷才说道:“此事……当初本少爷要抽身世外,那是因为不想引人注目,反而坏事,现在,铺垫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本少爷亲自导演了这一出好戏,闹剧也好,好戏也罢,反正现在满长安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这叫从*上占据主动,现在,有人该坐不住了。”

    “谁?”

    “窦先仁……”

    ……

    窦府。

    啪。

    来自西域价值连城的佛塔猛地摔在地上,被砸个细碎。

    窦先仁站起身来,一甩袖子,大骂道:“杜荷这个*……*,哼,表姐……那女子,分明就是袁秀,她爹不过是个裁缝而已,什么时候成了莱国公府德亲戚了,杜荷……这家伙真是死有余辜!”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5章 年度大戏,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