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与昙宗寒暄一番,这才带着人走了进去。

    当当当。

    不多时间,是护国寺内,悠扬的钟声响起。

    远远看去,只见护国寺中央,冒出阵阵烟雾,不是着火了,而是香火鼎盛的表现。

    昙宗亲自领着袁秀到大殿中,在那两丈多高庄严肃穆的佛像前下跪祈福。随后,昙宗在内的二十多个僧人,共同念了一段《妙法莲华经》。

    僧人们整齐的声音,再加上悠扬的钟声,令等在外面的百姓们向往不已,一个个踮起脚尖,可惜什么也看不见。

    ……

    护国寺后院。

    僧房内。

    窦先仁端坐桌后,面色沉着。

    他是窦氏的骄傲,是天之骄子,年轻时,也才华横溢,本以为入朝为官,能平步青云,一举登高位。

    哪知道,就因为自己出身世家,竟然屡屡不得李二的信任。

    多次受挫后,窦先仁才明白,当今陛下与以往的帝王都不同,以往的帝王对世家那是极尽拉拢,凡事都得求着世家,比如汉代以后,施行的九品中正制,所选出来的官员,都是世家推举,也都是世家的人。

    但现在,一切都变了。

    朝中的重臣,大部分是跟随当今陛下一起打天下的,像窦氏这样的世家,根本得不到陛下的信任。

    可世家就是世家,世家底蕴无穷。

    就当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房门推开,宝天走了进来。

    窦先仁问道:“事情办得如何?”

    宝天答道:“窦老爷,万事俱备,就等你下令了,杜荷果然自负,竟然只带了一下下人,他带来的护卫全都在寺外呢,还说是这些护卫杀气太重,不能进入佛门重地,我已经将寺内的武僧安排到门口去了,没有我的命令,谁也别想回来!”

    啪。

    窦先仁一拍桌子:“好……杜荷,今日,我不但要杀了袁秀,还要让你看看自己是多美愚蠢。”

    杀杜荷?

    窦先仁可没这个胆子。

    别说杜荷是鄠邑县侯,光杜荷是杜如晦之子这点他就不敢动。

    ……

    大殿内。

    祈福的仪式,眼看就要结束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原本守在门口的僧人们,全都撤走了。

    大殿外的院子中,空荡荡的。

    咔咔。

    两扇通往外面的院门,被两把巨大的铜锁给锁得死死的。

    唰唰唰。

    唰唰唰。

    院墙周围,突然跳进了十几个黑衣人,每个黑衣人手中,都握着一柄闪烁着寒芒的长刀。

    正在念经的僧人们见状,全都大吃一惊,顿时慌乱起来。

    黑衣人们如狼似虎地冲进大殿内,将大家的退路全部堵死。

    只听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大喊道:“不想死的,赶紧滚,我们只要这个女子!”

    袁秀急忙跑到杜荷身边,害怕得瑟瑟发抖。

    杜荷却一把将其推开,大声道:“袁姑娘,咱们也只算是远房亲戚,如今我也救不了你了,保命要紧,我先走一步,你自求多福吧。”

    说着,杜荷转身,一溜烟跑了。

    昙宗也带着僧人们全部逃走。

    不多时间,大殿内的人跑得干干净净,只剩下袁秀一人,她害怕得一步步后退,带着哭腔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道:“哼,让你死个明白。”

    说着,他站到一旁。

    门口,走进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是窦先仁。

    袁秀看对方衣着华丽,吃惊地问道:“你是谁?你为何要害我?”

    窦先仁哈哈一笑:“袁姑娘,你不认识我,但你总该认识我弟弟窦公德吧?他就是被你害死的,如今我便要为我弟弟殉葬,听闻我弟弟十分倾慕你,那你就去阴间陪他好了。”

    “你是窦先仁?”

    “没错……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你还想为尉迟宝琳祈福,真是白日做梦,你死了,尉迟宝琳就算不死,这辈子也毁了,不过,这只是我窦氏的第一次报复,以后,只要有机会,我还会让尉迟宝琳后悔终身的……杜荷那个*,还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没想到这么胆小竟然跑了。”窦先仁冷冷地说道。

    “动手吧,送袁姑娘上路!”

    窦先仁下了命令。

    为免夜长梦多,窦先仁决定先将袁秀杀了。

    旁边的两个黑衣人举起手中长刀,便朝袁秀砍去。

    咻咻。

    佛像后面,突然射出两道利箭,正中两个黑衣人的胸口。

    嘭嘭两下,两个黑衣人应声倒下。

    众人大惊。

    袁秀转身便朝佛像后面跑去。

    黑衣人们正要去追袁秀,却见佛像后面,杜荷一马当先地走了出来。

    啪啪啪。

    杜荷拍拍手,笑着说道:“窦大人,好威风啊,出动这么多高手,只为杀一个女子,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吗?”

    “杜荷,是你?你没跑?”窦先仁有些吃惊。

    他明明在外面看见杜荷乘乱逃走了,怎么一转眼就出现在佛像后面了?

    杜荷冷笑:“我又没做亏心事,为什么要跑?”

    “好好,杜荷,天堂有路你不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本不想与你为敌,奈何你逼我,既然如此,你就与袁秀一起上路吧……上!”

    窦先仁知道,自己这下是彻底把杜荷得罪死了,若是杜荷活着出去,到陛下面前参自己一本,到时候,非但弟弟窦公德的死不能让尉迟宝琳偿命,就是自己,也有危险。

    所以,他下了杀心。

    他一挥手,一堆黑衣人便如潮水一般朝杜荷涌去。

    杜荷却挡在袁秀面前,岿然不动,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就在这时,那佛像后面,又走出来两个人。

    窦先仁定睛一看,正是大理寺卿韦挺,刑部尚书李道宗,同州刺史尉迟恭。

    他都傻眼了。

    那佛像后面,勉强能藏一个人,怎么一下出来这么几个人?

    李道宗声如洪钟地斥责道:“窦先仁,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行凶,杜荷乃是陛下钦封的鄠邑县侯,是我大唐的有功之臣,你竟敢杀他,你以为你有几个脑袋?”

    窦先仁一下就傻眼了。

    他本想将李道宗等人也一起干掉,可是,那佛像后面,竟然哗啦啦冒出来十几个人,这些人全都手执武器,看上去比自己这些人剽悍多了。

    他转身,大喊一声:“走!”

    可还没动步子,就见门口,哗啦啦冲进来十几个拎着棍子的武僧,劈头盖脸一通乱揍,便将他的人全部打趴在了地上。

    混乱中,窦先仁的脑门也挨了一棍子。

    就在他晕乎乎之际,杜荷走上前来,笑眯眯地问道:“窦大人,还打吗?”

    “我我我……我头晕!”

    啪。

    杜荷反手就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可够狠,直接讲窦先仁打得在原地转了两圈。

    杜荷甩了甩手,破口大骂道:“你妈了个白的,给你脸了是不是,还敢对本少爷动手……窦先仁,你能耐了啊,小小的一个员外郎,行不行本少爷把你脑袋剁下来扔到池塘里去做肥料?”

    众人全都愣住。

    杜荷太狠了,看上去就像个杀人不眨眼的土匪。

    哪知道,杜荷一转身,却是露出温和的笑容,笑眯眯地问道:“窦大人,是打,还是谈?”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7章 打,还是谈?,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