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先仁以为自己要死了。

    以杜荷的脾气,恐怕会当场把自己杀了。

    就算现在不死,距离死期也不远了。

    只要李二陛下知道此事,那自己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他千算万算,机关算尽,也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杜荷设计好的。

    杜荷看来早就知道是自己在幕后,通过这样一种大摇大摆的方式,把自己引出面,而后面藏着的竟然是韦挺等人。

    哪知道,就在他已经绝望之际,杜荷竟然问了一句。

    打?

    还是谈?

    打是打不过的,这辈子都打不过的。

    谈……那就证明还有生的希望。

    窦先仁仿佛在黑暗中看见一丝灯火,仿佛在溺水之际抓住一根稻草,急忙问道:“什么意思?”

    “我说的,就是你想的意思……”

    杜荷挥挥手,让护卫们和武僧们全部离开,顺便将窦公德的手下全部捆起来带走。

    就在这时,尉迟恭突然捡起地上的一把刀,大吼道:“窦先仁,我曰你仙人,你敢害我儿,我杀了你……”

    呼呼。

    一把达到在手,尉迟恭舞起来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径直就朝窦先仁冲了过来。

    尉迟老黑怒不可遏,准备当场将窦先仁剁成三段。

    窦先仁吓得面色惨白,一*跌坐在地上。

    杜荷见状,赶紧朝李道宗和韦挺使了个眼神。

    李道宗和韦挺急忙冲上去抱着尉迟恭的腰,杜荷拦在前面。

    只听杜荷喊道:“尉迟伯伯,刀下留人,你要是把他砍死了,非但陛下会降罪与你,宝琳也会受到牵连,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

    好说歹说,总算劝尉迟恭将刀给放下了。

    然后李道宗赶紧将尉迟恭弄出去,怕这家伙又犯浑。

    大殿中,便只剩下了杜荷,韦挺,窦先仁。

    杜荷蹲下身,看着窦先仁,说道:“窦大人,你也看到了,吴国公脾气暴躁,他知道此事是你搞鬼,说不得哪天就扛着大刀去窦府把你剁了,而陛下要是知道此事……只怕你这六品的员外郎也保不住,说不定还要诛九族呢……唉,同州窦氏,那可是传承几百年的大族,要是全部掉脑袋,恐怕三天三夜都杀不完啊。”

    “这……”

    窦先仁内心彻底崩溃。

    见状,杜荷便说道:“窦大人,咱们谈谈?”

    “谈谈!谈,马上谈!”窦先仁迫不及待地说道。

    杜荷站起身来,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三日后,让你爹窦艾伟到护国寺来谈吧,你……还不够资格,别想着逃走,这三天,你便在护国寺好好呆着吧。”

    砰。

    房门关闭。

    “呼呼呼……”

    窦先仁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从鬼门关走了一遭,滋味并不好受。

    杜荷和韦挺走到外面。

    只见院中站满了僧人。

    正当中,护国寺住持昙宗身前,跪着五个僧人,为首的正是护国寺四大上座之首的宝天。

    昙宗指着宝天等人,怒道:“宝天,护国寺待你不薄,你竟敢勾结外人,真是罪不可恕……来呀,全部杖打五十,逐出护国寺,向天下佛门通过,宝天等从此不得踏入佛门半步。”

    这就相当于把宝天这五个人不但逐出护国寺,更是开除佛门了。

    宝天等人苦苦求饶,却也没用。

    杜荷见状,便上前说道:“昙宗住持,这样惩罚,岂不是太轻了些,将这些*逐出护国寺,只怕也会危害一方百姓啊,不如将他们送到蓝田,好好劳动,进行一番改造,你看如何?”

    宝天等人一天,到蓝田?

    蓝田自古就是一个好地方啊。

    却听杜荷又说道:“我那蓝田煤矿,最近人手紧缺呢。”

    蓝田煤矿?

    去挖煤?

    宝天气的一头栽倒在地上。

    昙宗道:“既是如此,杖打五十就算了,免得还要养伤耽误半月功夫,来人,将宝天等全部交给杜班首处置。”

    杜荷一下得到五个免费劳动力,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

    他走出大门来。

    尉迟恭便迎上来,跟个孩子似的问道:“杜荷,我表现如何?方才是不是像真的一样?”

    原来,方才尉迟恭提刀砍人,都是杜荷安排好的。目的便是要吓唬窦先仁。

    尉迟恭倒也信任杜荷,做了一番表演,效果自然是不错的。

    “尉迟伯伯,再接再厉,三日后,还需要你出演一场好戏!”

    “没问题!”

    ……

    三日时间,匆匆而过。

    这一日,三辆马车来到护国寺外。

    一个老者率先下了马车。

    此人身着名贵的服侍,五十多岁样子,精神抖擞,满面红光,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

    他正是同州最大的世家,窦氏的家主,窦艾伟。

    窦艾伟于三日前接到长安的飞鸽传书,便马不停蹄地赶往长安,这一大早,总算赶到了,当他去长安窦府要见自己的儿子窦先仁时,才知道窦先仁别扣在了护国寺,当即急匆匆赶了过来。

    他身后一共是一十五个护卫,一个个膀大腰圆气质不凡。

    身边则是窦氏的管家,也相当于窦艾伟的军师,是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名叫杨不伟。

    杨不伟道:“家主,护国寺内藏龙卧虎,杜荷更是护国寺的荣誉班首,还是让我等先进去打探消息吧。”

    窦艾伟摆摆手:“就是龙潭虎穴,老夫也不畏惧,一个小小的鄠邑县侯,听说还不到二十岁,毛头小子而已,哼,老夫还能怕他不成,别让人看笑话,你跟我进去便是,其他人,在外面守着。”

    “是!”

    说着,窦艾伟便带着军师杨不伟二人赤手空拳地走进了护国寺。

    窦艾伟是个读书人,自然信奉礼仪。

    自古以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更何况他此次是来谈判的。

    只见他雄赳赳气昂昂地在一个僧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宽敞的院子。

    谈判,其实不能输。

    两脚刚迈进院子,就看见前方一道黑影猛地冲上前来。

    “窦艾伟,我杀你全家……”

    一道大喝,吓得窦艾伟一个趔趄。

    抬头一看,只见尉迟恭扛着一把一人多高、一尺多宽的巨大长刀呼呼地朝这边冲来,口中喊道:“窦艾伟,你敢害我儿,我这就取你项上人头……”

    窦艾伟两腿一软。

    这是秀才遇见兵,不讲理了。

    他后悔把自己的护卫放在外面了。

    窦艾伟心中大呼一声,我命休矣!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8章 谈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