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窦艾伟绝望之际。

    忽听远处一声大喝:“刀下留人!”

    嗡。

    那一人多高的大刀猛地砍下,正好落在窦艾伟的鼻尖,哪怕那声音再慢半点,窦艾伟的脑袋已经被劈开了。

    啪嗒。

    一粒豆大的汗珠,顺着窦艾伟的鼻尖滑落,掉在石板地上。

    窦艾伟睁开眼睛,轻轻扭头,只见不远处一个身穿单薄衣服的少年,十七八岁模样,正朝这边赶来。

    少年身边有两个魁梧汉子,上来便急忙将尉迟恭抱住。

    少年劝阻道:“尉迟伯伯,冲动是魔鬼,你现在就算把他杀了,可尉迟兄蒙受的不白之冤又能如何?”

    “谁都别拦我,我把他砍了,宝琳就算死了,也不冤了!”

    说着,尉迟恭就要动手。

    窦艾伟吓得赶紧往少年身边躲。

    只见少年一挥手,那两个魁梧汉子便生拉硬拽将尉迟恭拖走了。

    窦艾伟没看见,尉迟恭路过少年身旁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仿佛是在问,看老夫的演技如何?

    等尉迟恭被拖走,窦艾伟擦擦额头的冷汗,急忙躬身道:“多谢少侠出手相救!”

    那少年转身,微笑,露出一口洁白整洁地牙齿:“我认识你,窦家主,自我介绍一下,本少爷便是杜荷。”

    杜荷?

    窦艾伟大吃一惊,站在原地,好久说不出话来。

    在来之前,他就知道杜荷是个少年郎,但能做到鄠邑县侯,距离公爵只差一步,这样的人,想必一定非常精明狡猾,年龄应该在二十岁上下。

    可现在一看,杜荷看上去文质彬彬的,而且显得十分稚嫩。

    关键是十分单纯!

    想着,窦艾伟心中便起了轻视之意。

    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还想跟老夫谈判,真是自不量力。

    “哦,见过鄠邑县侯,你看这谈判……”

    杜荷指着里面,说道:“窦家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请随我来。”

    杜荷表现得彬彬有礼,丝毫不像传闻中的大魔王。

    窦艾伟心中更加有把握了。

    一个毛头小子,随便唬弄就是了。

    他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和自家狗头军师对视一眼,便跟着杜荷走进了院子。

    只见那宽敞的院子中,用四张长桌拼成了一张巨长无比的大桌子,一端在院子的东北角,一端在院子的西南角,两端各有几张椅子。

    窦艾伟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布置。

    杜荷落座东北角,窦艾伟和军师落座西南角。

    坐下之后,窦艾伟拱了拱手,说道:“鄠邑县侯,老夫远来是客,你布置的这桌子,是否不妥啊?”

    这双方说话,基本只能靠喉了。

    啪。

    对面,杜荷突然猛地一拍桌子,将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大声吼道:“叽叽歪歪说什么呢,窦家主,你没吃饭吗?”

    窦艾伟一脸黑线。

    他站起身来,大声道:“鄠邑县侯,你既是邀请老夫来谈判,自然要拿出诚意,可是观你这布置,实在不像有诚意的样子。”

    “你在怀疑我的诚意?”

    “没错!”

    啪。

    杜荷一拍桌子,跳起来,指着窦艾伟破口大骂道:“窦家主,你挺拽啊,在本少爷的地盘上,还敢提条件……来啊,请窦家主出去,对了,顺便把尉迟伯伯请来,你们都站开点,免得尉迟伯伯一刀下去,血溅三尺,连累你们……”

    顿时就有几个护卫出来,要把窦艾伟请走。

    窦艾伟彻底懵逼了。

    这还是方才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年吗?

    简直是个蛮不讲理的杀才啊。

    一提到尉迟恭,窦艾伟心都凉了半截。

    他赶紧喊道:“侯爷息怒,息怒……我并非提条件,只是……”

    “没什么只是,要谈,就坐下,不谈,滚出去!”杜荷手一挥,坐下,双腿搭在了桌子上。

    “谈谈谈,这就谈!”

    方才还胸有成竹,甚至瞧不起杜荷的窦艾伟,这下方寸大乱,态度放的极低。

    老头一把年纪,感觉自己背后凉飕飕的。

    他现在后悔的要死,早知道就把自己的护卫们全部带过来了,压压场子也行啊。

    他急忙朝军师杨伟使了个眼神。

    杨伟会意,急忙起身出去。

    可是,不多时间,杨伟回来,凑到窦艾伟耳边,小声说道:“家主,大事不好……咱们带来的人,都不见了,只怕……都遭不测了。”

    轰!

    窦艾伟只感觉五雷轰顶。

    他看着桌子对面东北角的杜荷,杜荷笑容灿烂。

    可是那笑容在窦艾伟看来,果真跟魔鬼一般。

    十分可怕!

    罢了罢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怎么办。

    他恭敬地说道:“侯爷,咱们的谈判,可以开始了。”

    杜荷拍拍手,说道:“这才对嘛。”

    随即,他身后走出来两个人,窦艾伟竟然认识。

    这二人便是当朝大理寺卿韦挺,刑部尚书李道宗。

    杜荷介绍道:“窦家主,韦大人,李大人,都是我的朋友,也是今天谈判的见证者。”

    杜荷一挥手,韦挺便上前,拿出厚厚的一摞纸张扔给窦艾伟。

    韦挺说道:“窦家主,这是你儿子窦先仁的口供。”

    窦艾伟接过一看。

    这上面竟然详细地记录了窦家要置尉迟宝琳于死地的整个过程,包括窦家派人从扬州商人王老五手中抢夺袁秀,而后又在护国寺设下伏兵想杀袁秀,甚至想对鄠邑县侯杜荷动手……

    这一条一条一件件,随便拿出来,窦先仁都死定了。

    而口供的后面,便是不相干的记录了,窦艾伟一看,窦先仁竟然和自己的小妾有染,而且还不止一个,气得差点晕过去。

    半晌,窦艾伟抬起头来,看着杜荷,有气无力地问道:“侯爷,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杜荷微微一笑,笑容如春风般和煦,说道:“窦家主,条件很简单,第一,你们窦氏立即撤销上诉,不追究尉迟宝琳的责任。”

    “不可能!”

    窦艾伟激动得站起来:“我儿尸骨未寒,凭什么不追究尉迟宝琳的责任?”

    杜荷敲了敲桌子,笑道:“窦家主,你可想清楚了,你儿子是什么东西,不用本少爷提醒你吧,如今你坚持要追究尉迟宝琳的儿子,那我们也只好将这口供交给陛下了,到时候,你失去的不只是窦公德,还有你引以为傲的窦先仁……”

    窦艾伟闻言,突然犹豫了。

    杜荷说到了他的痛处。

    他看着杜荷,心中再无半点轻视之意,反而暗道,这少年,好厉害的角色。

    ……

    (一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19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