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窦艾伟捏紧拳头,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好,我答应你。”

    窦先仁是窦氏唯一在长安做官的,虽说只是六品,但也是京官,可比在同州威风多了。

    若是窦先仁真的被降罪处死,等于断了窦氏在京的一只手臂。

    两害相权取其轻。

    窦艾伟决定保住窦先仁。

    旁边的李道宗将谈判的第一条记录下来。

    窦艾伟急切地说道:“我已经答应了你的条件,侯爷,请问我儿先仁在何处?”

    杜荷笑道:“窦家主,别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着急按不住美娇娘,还有第二条呢。第二,窦氏必须昭告天下,窦公德与尉迟宝琳是在打斗中被误杀,而非你们窦家所说的尉迟宝琳蓄意杀人……”

    “杜荷,你别欺人太甚!”窦艾伟忍不住跳起来。

    杜荷不急不忙,说道:“当然,不管怎么说,窦公德死了,我替吴国公府做主,让吴国公府赔偿窦家一笔赔偿。”

    窦艾伟想了想,这还差不多。

    他问道:“赔偿多少?”

    杜荷伸出一根指头:“由吴国公府赔偿窦氏一文钱。”

    一文钱?

    你咋不说打发叫花子呢。

    窦艾伟忍无可忍,就要爆发。

    杜荷拍拍桌子,提醒道:“窦家主,你可想清楚了,这第二个条件,其实无伤大雅,反而能缓解你和吴国公府的矛盾,否则,以我那暴躁的尉迟伯伯的性格,大不了鱼死网破,你信不信他调集军队直接杀到同州,将你窦家全部灭了?”

    窦艾伟想到方才尉迟恭凶悍的模样……也不是没这种可能。

    他沉默半晌,和军师杨伟合计一番,才说道:“好……老夫也答应你了。”

    杜荷一挥手。

    韦挺这才将窦先仁签字画押的口供拿出来,说道:“窦家主,口供就这么一份,只要你把方才答应鄠邑县侯的两个条件签字画押,这口供,便是你的了。否则,我等便要将其呈给陛下。”

    窦艾伟让杨伟检查了一番签字画押的地方,然后迫不及待地在那谈判合约上签下了字。

    随后,他更是迫不及待让杨伟拿出火折子,将那口供全部焚毁。

    窦艾伟这才大松一口气,说道:“侯爷,韦大人,李大人,谈判结束,请你们将先仁放了。”

    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却听杜荷一声大吼:“慢着!”

    “你还有事?”窦艾伟心中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

    只听杜荷说道:“窦家主,窦氏与吴国公府的事情是解决了,可是,本少爷的事,还没解决呢。”

    “窦氏与你,并无仇怨。”窦艾伟有些不高兴了。

    啪。

    杜荷一拍桌子,怒道:“窦家主,你可真是健忘啊,方才那口供上已经说了,窦先仁在护国寺设下伏兵,要击杀袁秀,竟然连本少爷也算计进去,真是好大的胆子,就凭这一点,我杜荷便可以将你窦氏全部诛杀,你信不信?”

    窦艾伟冷笑道:“侯爷,你别忘了,那口供已经被我烧了,你有何证据证明先仁买下伏兵要对你不利?我告你诬陷。”

    砰。

    杜荷站起身来,一拳砸在桌上:“证据?本少爷做事,从来不需要证据,不信你可以去长安打听打听。”

    窦艾伟:“……”

    杨伟急忙凑上前,小声说道:“家主,息怒……杜荷此人,行事诡异莫测,以前是长安四害之一,后来成了长安一大害,更是成了杀人不眨眼的狂魔,百姓家中有小儿啼哭,只要一说杜荷两个字,小儿便不敢再啼哭,咱们还是不要激怒他为好,否则对窦氏不利啊。”

    窦艾伟心想,这他娘的还是人吗?

    他压住怒火,道:“好好好,那我们便谈谈。”

    他重新坐下。

    杜荷开门见山说道:“窦先仁竟敢埋伏重兵杀我,对本少爷的心理造成了严重的创伤,所以,窦氏必须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一共五十万贯。”

    五十万贯?

    窦艾伟瞪大了眼睛,大怒:“杜荷,你怎么不去抢呢,五十万贯,不可能!”

    杜荷冷冷地看着窦艾伟。

    他一挥手。

    只见张俭带着两个护卫,押着窦先仁,便走了出来。

    窦先仁浑身血淋淋的,整个人奄奄一息,仿佛随时都会挂掉。

    窦艾伟心痛地大喊道:“先仁啊……”

    他要冲过来,却被杜荷身边的护卫给拦住。

    杜荷说道:“窦先仁在护国寺设下伏兵,想杀本少爷,奈何本少爷乃天上文武曲星合体下凡,大难不死,护国寺住持昙宗带人将我救下,混乱中,砍了窦先仁一只手,一条腿,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嘛……窦家主,我给你半柱香的时间,半柱香之后,你若是不点头,那我说的一切,将会成真!”

    张俭立即点燃一炷香,插在旁边的桌子上。

    窦先仁哭着大喊道:“爹,救我,救我啊……我不想死!”

    窦艾伟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军师杨伟焦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来回走动着。

    杜荷双腿搭在椅子上,手中握着一把磨得铮亮的斧头。

    这时,李道宗起身,走到窦艾伟身旁。

    窦艾伟和李道宗有过几面之缘,还算熟悉。

    窦艾伟急忙问道:“李大人,你说杜荷真敢动先仁吗,难道陛下也不管管?”

    李道宗扶了扶胡须,语重心长地说道:“窦家主,这你可说错了,杜荷不是敢不敢,而是他想不想做……窦家厉害,能比过吐蕃?吐蕃是一个国家,强大的骑兵连我大唐都忌惮不已,可是,那吐蕃王子竟然派人去攻打梦幻集团,连杜荷的皮毛都没伤到,你猜怎么着?杜荷直接带着大炮……大白天当着禁军的面,将吐蕃王子给杀了……最后还不是什么事都没有,所以,就算杜荷把窦先仁杀了,哪怕把你也杀了,陛下也最对只是口头上怪罪一下,谁让杜荷对大唐功劳大过天呢……”

    “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哎,窦家主,你这是对陛下不敬,当心陛下秋后算账啊。”李道宗“好心”提醒道。

    窦艾伟赶紧闭嘴。

    这还有天理吗?

    窦艾伟崩溃了。

    难道真的拿杜荷没办法吗?

    他想了半天,又和自己的军师商量,最后得出结论:遇到杜荷这样的大魔王,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0章 还有王法吗,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