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

    半山学院,院长小院的大门,突然被推开。

    尉迟恭带着尉迟宝琳,尉迟宝琳扛着一个大麻袋,二人冒着风雪,走进了院子中,直奔屋子中而去。

    推开门,只见杜荷正坐在桌后,手捧着一份图纸,看的津津有味的。

    “哈哈哈……”尉迟恭的笑声,震得门头上的两个灯笼颤抖,“杜小子,老夫就知道你在此地。”

    杜荷急忙起身:“原来是尉迟伯伯,快请坐。”

    砰。

    尉迟宝琳将背上的麻袋放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麻袋打开,里面竟是一头牛,一头看上去很健康的小黄牛。

    杜荷吃惊道:“尉迟伯伯,你这是何意?陛下三令五申,不得宰杀耕牛,否则就是重罪,你这牛是哪儿来的?”

    尉迟恭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道:“没想到你杜荷也有害怕的时候,实话告诉你,这牛,是老夫去卢国公府要来的,你说也怪了,卢国公府的牛总是想不开自杀,以前老妖精在京城,他家的牛就三天两头闹自杀,现在老妖精走了,牛不自杀就不正常,老夫来了,他家的牛也开始自杀了……”

    杜荷:“……”

    尉迟老黑才是大唐第一坑货啊。

    坑自己不算,竟然连外出打仗的程咬金都不放过。

    如今程咬金和程处默在西边和吐蕃人打仗,家中便是裴氏掌家,裴氏最大的爱好是吃斋念佛,掌家的担子便交给了年仅十岁的程处亮,这小子又怎么会是尉迟恭的对手,只怕三言两语就被忽悠了。

    尉迟恭一拍桌子,瓮声瓮气地说道:“杜荷,你管他哪儿来的牛,这小黄牛可是宝贝,老夫听闻你最喜欢吃牛肉,所以特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这头牛,你不知道,程处亮那小子可不好骗……啊不,是不好商量,嘿嘿嘿……杜荷,什么都不必说,老夫欠你一条命,这次要是没有你出手相助,只怕宝琳现在还被关在大理寺监牢呢,老夫今日带着这头牛,来和你不醉不归。”

    杜荷撇撇嘴:“不醉不归?尉迟伯伯,你是惦记着我这梦幻集团的好酒吧!”

    “嘿嘿……”

    这时,尉迟宝琳走过来,朝杜荷恭敬地一躬身,抱拳道:“杜荷,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尉迟宝琳的亲兄弟,日后谁要是敢与你作对,那就是和我尉迟宝琳过不去,我一斧子劈了他。”

    尉迟恭也说道:“对对对,杜荷,以后在这朝中,谁敢跟你说半个不字,你就告诉我,我弄死他。”

    杜荷心道,这俩人都是一路货色啊。

    他不敢答应,只得让老傅进来,让厨子们过来将牛抬下去准备牛肉火锅。

    不多时间,一顿美味的火锅便准备好了。

    杜荷也拿出了自己珍藏的高度酒。

    他只拿出五瓶。

    其实私人仓库中还有半屋子呢,都是全段时间抽奖获得的,什么五粮液,茅台,老村长,杏花村,泸州老窖,西凤……各种都有。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尉迟恭喝的是晕晕乎乎的,一张黑脸变成了黑红脸,一个劲地拍着杜荷的肩膀叫兄弟:“杜兄弟啊,我尉迟敬德这辈子没佩服过几个人,陛下是一个,陛下是真猛士,是真狠人,够狠,够霸道……所以,我佩服他,再一个就是你,你小子,也是个狠人,哈哈哈,我在同州,政令不出同州城啊,四年了,我憋屈啊,那窦氏欺人太甚,我早就想带着人马将窦氏杀个片甲不留,可是陛下不允许……这次,你竟然从窦艾伟手中讹了三十万贯,好汉子……”

    说到后来,尉迟恭都语无伦次了。

    最后,口中一直念叨着:“杜荷,宝琳暂时是不能跟我回同州了,朝中、军中,他暂时都去不得,这么大个人,总不能在吴国公府呆着吧,所以我想好了,让他跟着你,跟着你赚钱,嘿嘿……好兄弟……你们是好兄弟,我们也是好兄弟。”

    这一顿饭吃的稀里糊涂的。

    牛肉没吃多少,酒倒是给杜荷喝光了。

    杜荷虽然也喝了不少,心中却是记得尉迟恭的话。

    如今正是风口浪尖上,尉迟宝琳不可能再回同州,也不可能入朝为官,眼看着无路可去,尉迟恭才将其托付给他。

    第二日一早,杜荷起床洗了把脸,换上衣服,准备去外面走走。

    刚推开院门,就看见尉迟宝琳站在门口,一动不动,跟个铁塔一般。

    杜荷吃惊道:“尉迟兄,你找我?”

    尉迟宝琳露出憨厚的笑容:“杜荷,我都到半个时辰了,院子里没动静,我怕打扰你,就没有叫你。”

    杜荷盯着尉迟宝琳的脸,嘿嘿笑道:“年轻人,要注意节制啊,别把身体累垮了,没有推坏的车,只有累死的老牛啊!”

    尉迟宝琳一下就脸红了:“没事,还撑得住!”

    杜荷问道:“尉迟兄,你这么大早找我,有何要紧事啊?”

    尉迟宝琳急忙说道:“昨晚,我爹的意思,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不想呆在吴国公府,我想来梦幻集团……一是因为我想干点事,另一个,我爹,我娘,都不喜欢秀儿,他们认为秀儿是平民出身,和吴国公府门不当户不对……秀儿从小过惯了苦日子,也不喜欢吴国公府……所以我想,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差事?哪怕让我去看守半山学院的大门都行,我别的没有,就是有一身力气……”

    杜荷突然就乐了。

    别看尉迟宝琳沉默寡言的,竟然会为了一个女子,连吴国公府都不回了。

    杜荷想了想,笑道:“其实,你不来找我,我还要去找你呢……我倒是有一个差事,十分适合你,只是很辛苦,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再苦再累我都愿意,只要有秀儿在身边,我都不怕。”

    “唉,恋爱中的年轻人啊……”杜荷感慨道,“梦幻集团下属的蓝田煤矿,矿长是慕宗思,现在我打算再成立一个加工厂,如果我派你去蓝田煤矿让你全权负责,你愿意吗?”

    “挖煤?”

    尉迟宝琳瞪大了眼睛。

    杜荷点点头。

    尉迟宝琳有些犹豫了。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4章 恋爱中的年轻人,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