蹄蹄哒。

    蹄蹄哒。

    黑土地上,一匹健马飞驰着,很快就来到了蓝田煤矿大门口。

    第一次看见那巍峨高耸的大门,尉迟恭竟是一愣。

    这哪里是煤矿,分明就是个军事要塞啊,比之大唐的许多边关还要森严和气派。

    他大喊道:“开门,老夫乃吴国公,同州刺史,来找我儿尉迟宝琳,赶紧把门打开!谁敢不开门,老子剁了他。”

    他本以为自己一声大吼,能将守在上方的守卫吓住。

    哪知道,上面有人回应道:“就你,还吴国公,那我就是吴国公他爹!”

    尉迟恭气的差点从马上坠下来。

    他忍住了暴走的冲动,怒道:“你个小兔崽子,赶紧去告诉尉迟宝琳,就说老子来找他,他要是敢不开门,别怪老子带着家将来将这蓝田煤矿给踏平了。”

    上方的几个守卫略微商议一下,最后派了一个人去通知尉迟宝琳。

    片刻的功夫。

    轰轰轰。

    两扇巨大的大门缓缓打开。

    尉迟恭拍马便闯了进去。

    到了门后,一个老者上来,说道:“参见吴国公,厂长现在正在指挥洗煤,请你在此地稍等片刻,厂长马上就下来见你。”

    尉迟恭手执马鞭,怒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洗煤,哼,老子马上上去将他带走……滚开!”

    说着,他一鞭子抽在马*上,战马吃痛,嘶鸣一声,便撒开蹄子,朝水库的方向而去。

    那老者在后面大喊道:“吴国公老爷,马上要洗煤了,危险……”

    可是尉迟恭已经跑远了。

    水库之上。

    尉迟宝琳看着下方那根钢铁怪兽一般的洗煤车,缓缓举起了旗子。

    猛地一挥。

    “开闸,放水!”

    轰轰轰。

    轰轰轰。

    合拢的铁闸门缓缓分开。

    就在这时,尉迟宝琳看见一匹骏马从远处跑来,已经到了洗煤车下方。

    尉迟宝琳感觉那人有些熟悉。

    “慢……”

    轰。

    他才一开口,铁闸门已经彻底打开。

    水流轰然流出。

    ……

    尉迟恭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洗煤车,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

    这么个大宝贝,到底是怎么造出来的?

    这玩意要是用于攻城,只怕长安城高大的城墙也守不住啊。

    轰轰轰。

    他看见那堤坝顶部,突然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随即,便是震耳欲聋的声音。

    一股粗壮的水流,猛地从堤坝顶部喷涌而出,水柱猛地砸在洗煤车上,整个洗煤车都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

    “娘呀……”

    尉迟恭吃惊的大喊一声,调转马头想跑,可是马儿已经被吓得腿软,跑不动了。

    情急之下,他只得翻身下马,突然跑上前,一把抱住了那洗煤车的一根铁柱子。

    轰轰轰。

    巨大的水流从上方灌下来,冲击着他的身体。

    疼!

    刺骨的痛,仿佛有刀在身上刮过。

    尉迟恭扭头看去,只见自己的战马已经被巨大的水流冲走了。

    就在这时,一道水流冲击而来,直接将尉迟恭拍进了水中。

    尉迟恭晕晕乎乎的,便被水流冲走了。

    等他神志稍微清醒一些,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正坐在一望无际的“黑海”之中,放眼望去,漆黑一片,到处是流动的煤炭。

    “娘呀,这是哪儿啊?”

    话音未落,便听见不远处响起了人声。

    尉迟恭扭头看去,只见远处正有一艘船朝这边飞快地赶来,那站在船头的,不正是自己的儿子尉迟宝琳吗?

    不多时间,这大船来到眼前,尉迟恭才看见,这是一艘底部用铁皮包裹的大船,在这煤海之中行驶,势如破竹。

    尉迟宝琳亲自带着人跳下来,手忙脚乱地将尉迟恭扶上船。

    足足过了好几个时辰,尉迟恭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去找尉迟宝琳,想要尉迟宝琳李恪跟自己回长安。

    哪知道,尉迟宝琳的态度很坚决:“爹,我暂时是不会回去的,我还有许多事要做……这蓝田煤矿和煤炭加工厂,现在都是我一个人负责,我要是走了,慕宗思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爹……我已经找到了我想做的事,你就不要勉强我了!”

    尉迟恭气的想打人:“你想做的,你的梦想,就是在此挖煤?”

    “爹,挖煤只是第一步,采煤之后,就是洗煤,洗过的煤成为精煤,精煤一部分拉到梦幻集团的砖厂,一部分拉到煤炭加工厂经过精加工之后,变成煤球……”尉迟宝琳兴致勃勃地说道,然后带着尉迟恭来到煤炭加工厂。

    眼前是堆积如山的煤球。

    尉迟恭指着无数的煤球,问道:“这些……有什么用?”

    “不知道……”尉迟宝琳很老实。

    尉迟恭直跳脚:“不知道你还去做?”

    “杜荷说有用,能赚钱……”

    “杜荷说的话你也行,杜荷还说要迎娶两位公主殿下呢,如今呢?”

    “那我不管,反正我不回去。”

    尉迟恭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说动尉迟宝琳,最后只得一个人灰溜溜地离开蓝田煤矿,却是直奔梦幻集团,要找杜荷算账。

    一看见杜荷,尉迟恭便红着眼睛说道:“杜荷,算我求你了,你去帮我说说宝琳吧,这个混小子现在是铁了心要留在蓝田煤矿挖煤,可他是我尉迟恭的儿子啊,以后是要继承我吴国公的爵位的,怎么能去挖煤呢,还不得被人笑话一辈子啊。”

    杜荷听了,却是不乐意了:“尉迟伯伯,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挖煤怎么了?我那蓝田煤矿,可有上万人呢,他们都是辛勤的劳动者,凭自己的双手挣钱吃饭,不偷不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再说,尉迟兄去蓝田煤矿,那是他自己深思熟虑的选择,而且他在蓝田煤矿干的风生水起的,当初你说要带着尉迟兄赚钱,这不,我就给他找了一个最赚钱的差事,现在你不乐意了?”

    尉迟恭摆摆手:“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只是这挖煤,实在有些丢人。”

    杜荷笑道:“既是如此,只要尉迟兄提出不干,他随时可以走,不过,你要我去劝说他离开,此事,干不了,尉迟伯伯,你就好好回去休息吧,说不定要不了多久就抱孙子了,操这份心干嘛?”

    杜荷无奈。

    这老头咋就这么执着呢。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28章 执着的老头-大唐神级驸马txt下载奇书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