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和长孙冲说着,便迫不及待来到外面。

    长孙无忌让下人弄来一箩筐兽王山造的煤球,然后来到厨房,让伙夫先将火生起来,等大火彻底烧起来之后,长孙冲便迫不及待将十几个煤球全部扔了进去。

    原本燃烧得旺盛的柴火,突然就灭了,整个厨房中弥漫着浓烈的烟雾。

    “咳咳咳……”

    众人被呛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长孙无忌气的将长孙冲推搡到一旁:“还是让我来吧!”

    长孙无忌亲自上阵,不多时间,竟然将煤球给点燃了。

    不多时间,没有柴火,那炉子中也燃起了火焰,丝毫不比木柴燃烧得差。

    众人大喜。

    长孙冲欣喜地说道:“爹,成了,成了……你看,这就成了!”

    ……

    次日一早。

    长孙家宣布,用兽王山造的煤球代替木柴,并开始大肆售卖。

    原本拿着钱都买不到木柴和木炭的人们,这时候将信将疑地买了长孙家的煤球,带回去一试,竟发现这这玩意比木材还好用,就是价格贵了一些,足足要两文钱一个。

    当天,司空府就卖出了几千个煤球。

    眼看着生意越来越好,长孙家联合长安城的大户们,决定对煤球涨价,从两文钱一个涨到三文钱一个。

    老百姓们虽然不乐意,可为了不被冻死,为了家中能吃饭,也不得不买了,总比木柴便宜不是。

    长孙家售卖煤球的生意,越来越成功,赚的钱越来越多,于是长孙无忌和长孙冲略微一合计,便决定加大生产,又找了一千个工匠,去蓝田造煤球。一口气投了五万贯进去,准备来一票大的。

    兽王山煤矿造煤球的手段,非常原始,用的便是一个个铁质的模具,用人工一个个砸出来的,每个煤球的成本算下来就在2文钱上下,成本不低。

    司空府和长安的大户们便达成了一致的意见,以司空府的影响力,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这一日,司空府大摆筵席,邀请众多大户到府上欢聚。

    气氛其乐融融,大家似乎已经看到这煤炭的前景了,以前只是没人要的黑土,现如今却成了百姓生活的必需品,赚钱的机会无穷无尽啊。

    ……

    就在司空府灯壁辉煌,热闹非凡之际,半山学院却是有些冷清。

    几日前,半山学院就宣布放假了,时间为一个半月。

    大批的学子们一走,偌大的学院就显得有些空荡荡的。

    运动场上,白茫茫一片。

    杜荷和李媛姝并肩而走。

    鞋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半晌,李媛姝说道:“如今,长安城的人,都在为煤球而疯狂,就连父皇,也对司空府售卖煤球之事,赞不绝口……可是,咱们蓝田煤矿囤积着的无数的煤球,却是没人关注了……这算是失败了吗?”

    李媛姝眼中,带着几分失落。

    原本,梦幻集团上下,都对蓝田煤矿充满信心的。

    哪知道,被司空府和长安城的大户们抢了先。

    现在,反而没人关注蓝田煤矿了。

    杜荷闻言,脚步没有停下,微微笑道:“看来是我小瞧了司空府啊,不过也是,这煤炭能燃烧,千年前的人就发现了……我这般大张旗鼓生产煤球,司空府自然能猜到我的目的……这就是截胡啊!”

    “截胡?这个比喻真是太恰当了!”

    李媛姝抿嘴笑道。

    截胡,原本是打麻将的术语,比喻下家刚好要胡牌,可是很不巧,被商家给抢了先。

    现在,司空府和长安城的大户们,就是在截胡。

    顿了顿,李媛姝说道:“你不生气?”

    “为何要生气?”

    “你不难过?”

    “为何要难过?”

    李媛姝:“……”

    只听杜荷说道:“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说着,他转身就走,走出去好远,对李媛姝说道:“媛姝,今夜会更冷,不如到院长小院坐坐?”

    看见杜荷那不怀好意的笑容,李媛姝脸蛋唰的一下就红了,“哼,不理你了!”

    说完,转身就跑了。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杜荷刚起床,老傅便屁颠屁颠跑过来,说道:“少爷……长孙冲拜见。”

    长孙冲?

    杜荷先是一愣。

    随即,他嘴角便升起了一丝不可名状的笑容。

    他似乎已经猜到长孙冲的来意了。

    杜荷笑道:“有请!”

    不多时间,长孙冲便来到了大厅之中。

    长孙冲带了两个下人,落座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杜荷,明人不说暗话,我此次来找你,乃是有要事相商?”

    杜荷乐了,说道:“长孙公子口中的要事,莫非是看上哪家的黄花闺女了?”

    纨绔子弟长孙冲最爱的就是满大街寻大姑娘小媳妇。

    长孙冲不高兴道:“杜荷,你告诉我,在你眼中,我就是这般不堪吗?”

    杜荷问道:“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

    “真话,在我眼里,你一文不值!”

    长孙冲:“……”

    他差点暴走。

    要不是有求于杜荷,他早就怒了。

    长孙冲一甩袖子:“别说这些没用的,杜荷,我来找你,是想跟你买煤球……别人不知道,但我可清楚,你那还蓝田煤矿到处都是煤球,都快堆不下了……实话告诉你,如今长安城卖煤球的二十七个铺子,有二十个是我们长孙家的,剩下七个,都是我们长孙家的盟友……你如今就算将煤球弄到长安城售卖,也于事无补,老百姓已经认准长孙家的招牌了……不如,咱们合作吧。”

    “合作?你出多少钱?”杜荷问道。

    长孙冲伸出一根指头。

    “一,一文钱……一文钱一个煤球,你蓝田煤矿有多少我要多少!”长孙冲自信地说道。

    如今煤球供不应求,哪怕长孙家几次调集人手,可还是忙不过来,前前后后,长孙家已经投入超过十五万贯钱了。

    所以,长孙冲想到了杜荷。

    司空府的密探早已探明,蓝田煤矿现在已经快被煤球给占领了,放眼望去,到处是煤球。

    闻言,旁边的老傅都忍不住了:“长孙公子,你们长孙家的煤球三文钱一个,从我们这里买只要一文钱一个,这一转手就转了两文钱……价格太低了啊。”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3章 这就叫截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