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荷一挥手。

    工匠们将刚弄好的火炉三下五除二就拆了。

    随后,几个人抬着一个大箱子进来。

    箱子打开,里面竟是一个完整的火炉。

    这火炉足有尉迟恭的水桶腰那么粗,外面是铁皮包裹,中间仍然是泥土烧制的圆筒,圆筒和铁皮之间用泥土填满,周围的铁皮和底部的铁皮是相连的,在两侧有两个把手,握着把手就可以将整个火炉进行移动,十分方便。

    不过,受限于工艺和成本压缩,这火炉看上去是十分粗糙的。和杜荷以前见过的火炉,没办法比,就那铁皮,从厚度来说,应该算是铁板,所以十分沉重,一个成年男子也才能勉强抬起来。

    饶是如此,也让众人感到震惊了。

    许正道问道:“这火炉,比方才那个,可方便多了,恐怕得三十文钱吧?”

    杜荷摇摇头,伸出两根手指。

    许正道瞪大眼睛:“二十文钱?”

    杜荷摇头。

    “二百文?”

    “没错!”

    众人大吃一惊。

    就这一个火炉,竟然要卖二百文,会有人买吗?

    袁天罡解释道:“这火炉与方才那个,最大的区别便是用来好铁铸造了外壳,所以,成本自然就上来了,一个火炉卖二百文,而成本在一百二十文左右,所以并没有赚多少!”

    众人这才点点头。

    铁,本就是这个时代的稀缺之物。

    就在众人纷纷称赞之际,杜荷又拍拍手。

    工匠们再次抬进来一个箱子。

    箱子打开,竟然又是一种新的火炉。

    这火炉和之前的火炉,最大的不同,除了做工精致许多,便是上面多了一张铁皮桌子,中间还有圆形的盖子,在桌子下方,留有一道口子,可以保证通风。

    只要火炉中有煤球燃烧,整个桌子都是暖和的,十分方便。

    当有人文价格时,杜荷伸出一根指头:“一万文!”

    一万文,就是十贯钱。

    这得赚多少钱啊!

    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工匠们又弄进来一个一人多高的巨大箱子,箱子像一个柜子般庞大。

    打开之后。

    里面竟然是一个半人高的火炉。

    火炉上有一张巨大的铁皮桌板,在下方,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底座,底座中,有一个铁皮抽屉。

    最让人惊讶的是,在火炉的一侧,伸出来一根铁皮管子。

    然后,便看见工人们从箱子中取出来几根铁皮管,三下五除二就安装上了。

    铁皮管的一段,连接火炉,而另一端则穿过窗户,延伸到外面。

    炉子中煤球熊熊燃烧,桌子顶部将盖子盖得严严实实,闻不到任何的刺鼻气味,却是十分温暖。

    老傅吃惊道:“妈呀,这得多少钱啊!”

    杜荷笑道:“价格按照大小,从一百贯到五百贯不等,自从咱们的热水片推出之后,长安城许多人家都用上来,可热水片价格高昂,只有大户们才用得起,那些普通的商贾、官宦之家,根本用不上,但这火炉不一样,对于底层百姓来说,本少爷会免费送他们火炉芯,自己弄几块砖头或石头就可以做成火炉,而其他百姓,可以购买价值一贯钱的火炉,再有钱,便可以购买这带管子的火炉了……别看利润不高,但薄利多销,才是硬道理啊!”

    王二牛大呼道:“少爷,我保证,只要咱们的火炉全部售卖,日后长安城的百姓都会用火炉烧煤球了,再没有多少人烧木炭和柴禾了,只是……咱们如今和长孙冲签了合约,不能在长安城售卖煤球,如此一来……不是让长孙家白白发财吗,长孙家卖的煤球,可都是咱们蓝田煤矿的啊!”

    众人顿时纷纷表示后悔。

    煤球,本就是梦幻集团的,现在却要白白送给长孙家赚钱,是个人都不会满意的。

    众人强烈要求毁约,自己赚钱。

    杜荷闻言,却是哭笑不得:“本少爷一向信守承诺,合约已经签了,就要执行下去……不但如此,如果长孙家还有其他需求的话,甚至可以将半年的合约延续到一年甚至十年……”

    众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

    这不是傻子吗?

    可是,不等大家反应过来,杜荷已经转身走了。

    张度等人急忙凑在一起:“少爷是不是魔怔了,竟然要和长孙家续约,这不是让长孙家赚更多的钱吗?”

    “是啊,不行,为了少爷的利益,咱们必须阻止少爷这么干!”

    “怎么阻止,少爷决定的事,谁能说动?”

    大家都愁眉苦脸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杜荷离开会议室,来到院长小院门口,他还要安抚一下尉迟恭的情绪呢,不然这老货万一愤怒之下,做出什么冲动之事,影响到自己的计划,可就不好了。

    他抬腿刚要走进院子,却听有人喊道:“救命啊!”

    嗯?

    杜荷立即露出警惕的神色,往四周看了看。

    空无一人。

    “谁,谁装神弄鬼?再不出来,别怪本少爷不气……”杜荷喊道。

    这梦幻集团和半山学院,尤其是院长小院的守卫力量非常严密,如果不是尉迟恭这样的熟人,根本不可能靠近,除非是程忆悦这样的绝顶高手。

    所以,杜荷不得不警惕起来。

    他再次往四周观察,可还是没有半点动静。

    这时,那虚弱的声音又响起:“我在你上面!”

    杜荷急忙抬头。

    我去!

    他当时就愣住了。

    只见尉迟恭被五花大绑地吊在了院长小院门口的一棵大树上,冻得瑟瑟发抖,牙齿打架,看见杜荷跟看见救星一般。

    杜荷赶紧喊人过来,手忙脚乱将尉迟恭放下。

    杜荷哭笑不得地说道:“尉迟伯伯,你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学年轻人玩这种*的游戏,你要是把自己吊出格好歹,我如何与尉迟兄交代啊……”

    尉迟恭甩开身上的绳子,站起身来,气呼呼地吼道:“什么叫老夫自己吊自己,都是吕布干的好事!”

    吕布?

    是吕布将尉迟恭吊在大树上的?

    杜荷大吃一惊。

    他急忙追问怎么回事,可是尉迟恭觉得此事非常丢人,哼了一声,赶紧冲进屋子中抱着热水片取暖去了。

    杜荷只得问左右:“吕布呢?他为何将吴国公吊在树上,还有,我看吴国公脸上有不上淤青,只怕也是吕布干的好事吧?”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39章 少爷傻了-大唐神级驸马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