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骂少爷,揍死他!”

    “打死他!”

    “打他!”

    方才停手的汉子们,纷纷围拢过来,摩拳擦掌,又要打人。

    长孙冲吓得瑟瑟发抖。

    杜荷摆摆手,说道:“你们这是做什么,长孙冲乃是我的好徒儿,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跟他亲爹一样,怎么能打自己的儿子呢,都退下吧!”

    长孙冲气得想打人。

    他跳脚地说道:“杜荷,你别欺人太甚!”

    只听杜荷说道:“什么叫欺人太甚,本少爷一向讲理,长孙冲,别以为本少爷不知道你心中打的什么主意,哼,你白赚我蓝田煤矿多少钱?眼看着火炉推广起来,煤球需求量大增,弄一些西域的什么狗屁神药来忽悠本少爷与你签订十年合约,便是想继续做吸血虫,让蓝田煤矿给你长孙家打工,你打的好主意……如今眼看着赚钱不成,却到此地大声嚷嚷,你又算什么东西。”

    “你……”

    自己的计谋被杜荷当场从拆穿,长孙冲顿时恼羞成怒:“杜荷,你别忘了,合约已经签了,有你的名字,还有你的合约,你当真想撕毁合约不成,到时候,我就昭告天下,让你颜面扫地。”

    “哈哈哈,长孙冲,你睁大眼睛看看,我违反了合约的哪一条?”杜荷哈哈一笑,问道。

    长孙冲说道:“当然是最重要的一条,合约中规定,长安的煤球,都只能是我们长孙家售卖,别人不能卖,你更不能卖,你可清楚?”

    杜荷十分淡定:“你再拿出合约,好好看看!”

    长孙冲从袖子中拿出合约,仔细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只见那合约上写的“长安城的煤球,全部由长孙家售卖,梦幻集团不得在长安城售卖煤球……”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明明写的是长安,不是长安城……”长孙冲失魂落魄地说道。

    长安和长安城差别可大了。

    长安,按照百姓和官方的说法,其实就是长安城、长安县、万年县的地盘,十分开阔。

    而长安城,可就限定为那座四四方方的城了。

    长孙冲指着杜荷,不可思议地问道:“你……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为何我手中的合约,不是我之前拟写好的?”

    杜荷微微一笑,“好啊,长孙冲,你果然是打算坑本少爷的,还好本少爷多了个心眼,提前做了准备,不然还不得栽在你手中啊,好狠毒的心思。”

    长孙冲拿着那合约,顿时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了。

    怎么会这样?

    合约上清楚规定,梦幻集团不得在长安城售卖煤球,可如今这蓝田煤场便在灞河边,和长安城相去甚远,和长安城毫无关系啊。

    最关键的是,长孙家从杜荷手中买的煤球就是三文钱一个。

    可蓝田煤场直接一文钱一个,这不是要把长孙家往死路上逼吗。

    这时,他身后响起一道声音。

    管家王福急匆匆赶来,口中问道:“少爷,少爷你在哪?”

    长孙冲拦住王福,说道:“我在这里!”

    啪。

    王福暴脾气上来,直接给了长孙冲一巴掌,怒道:“你个丑八怪,别挡路,不然我让少爷抽死你。”

    长孙冲气得转身一脚将王福踹翻在地上:“老不死的,你竟敢打我,你是不是想死?”

    王福一听声音,顿时就傻眼了。

    长孙冲怒道:“回去再收拾你……”

    说完,他抬起头来,盯着杜荷:“杜荷……你记住,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真以为这样就可以对付我们长孙家了吗,哼,你等着!”

    说着,他拂袖而去。

    ……

    尉迟宝琳等人,全都开心地大笑起来。

    尤其是张俭等人,恍然大悟过来。

    原本,大家都不赞成杜荷和长孙冲签合约,认为这是白白给长孙家送钱。

    哪知道,杜荷竟然还藏了这么一个大招呢。

    如今,蓝田煤场的煤球一文钱一个,而长孙家的煤球四文钱一个,哪怕是傻子,也不会光顾长孙家的生意了。

    司空府。

    第一日。

    “少爷,今日的二十万个煤球,卖出了三万个!”

    第二日。

    “少爷,今日的二十万个煤球,一个都没卖出去!”

    第三日。

    “少爷,咱们的仓库,已经快装不下了,现在,连那些说好与咱们同进退的大户,都悄悄去蓝田煤场买煤球了……”

    啪。

    长孙冲听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将身边能砸的东西,全都砸了个遍。

    正在他砸的尽兴之际,长孙无忌从外面走了进来。

    “冲儿,此事,爹已经听说了!”

    长孙冲转身,看着长孙无忌,愣了好半天,才小声说道:“爹……我被杜荷骗惨了。”

    长孙无忌上前,说道:“冲儿,你……还是太年轻啊,为父已经找人打听过了,那蓝田煤场的煤球,每一个的成本不到半文钱,杜荷才敢卖一文钱一个,可咱们兽王山的煤球,每一个的成本就在两文钱之上,这一次……咱们输了,输得很彻底……是爹大意了,当初就不该将这煤球的生意交给你打理啊,如今,已经毫无挽回的余地,还是及时止损吧,撕毁合约吧,不就是赔偿吗,咱们还赔得起!”

    长孙冲扭扭捏捏,将合约拿出来递给长孙无忌。

    原本一脸淡定的长孙无忌,突然很想把那合约当场撕掉。

    只见那合约上约定的违反合约赔偿金,竟然高达三万贯。

    这合约,怕不是傻子定的吧?

    长孙冲解释道:“爹,我当时以为杜荷和梦幻集团会反悔,所以定的高了一些。”

    长孙无忌差点气晕过去。

    这就叫自食恶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冲儿,你……你好糊涂啊,你定这么高的赔偿,杜荷却还是签了名字,这不是摆明了就有问题吗?”长孙无忌突然发现,自己这个儿子不能说笨,但绝对算不上聪明之人。

    就这,怎么会是杜荷的对手!

    “唉……”

    半晌,长孙无忌叹息一声,说道:“还是我亲自去找杜荷把,杜荷……这次,我依然是小瞧你了……小小年纪,竟然如此歹毒……”

    “爹,我跟你同去吧!”长孙冲说道。

    长孙无忌却是面色一沉,吩咐道:“来人,将少爷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房间半步。”

    卡塔。

    长孙冲便被锁了起来。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4章 丑八怪别挡路,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