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长孙无忌的眼神,杜荷当即明白,长孙无忌这是丢不起人,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于是他哈哈一笑,说道:“你们,都下去吧,本少爷亲自处置这两个偷羊贼。”

    老傅带着一堆人呼啦一下全部散了。

    杜荷转身,将小院的门关上,赶紧给长孙无忌松绑。

    “哎呀,长孙大人,你好歹也是司空,在大唐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长孙家更是富可敌国,你怎么能偷羊呢,你要是饿了,你给我说啊,别说一头羊,就是十头羊,只要你能吃下去,我也不会在乎的……卿本佳人,奈何做贼啊……”杜荷痛心疾首地说道。

    长孙无忌气的差点说不出话来。

    “杜荷,你真以为老夫会偷你的羊?”长孙无忌气呼呼地说道。

    杜荷两手一摊,看着长孙无忌:“不是我以为不以为,事实就是如此啊,方才那十几双眼睛都看的清清楚楚呢,大家都说了,抓了现行,赶过去的时候,你手里拿着羊腿,嘴里吃着羊肉……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长孙无忌:“……”

    现在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但被当成偷羊贼,还被打了一顿。

    就在方才,在老傅等人上前打人的时候,车夫本来是要报出长孙无忌的名号的,却是被长孙无忌第一时间阻止了。在那紧张万分的时候,长孙无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身份暴露,别管是不是偷羊贼,只要有人抖露出去,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了。

    直到周围无人,面对杜荷,长孙无忌才敢表明身份。

    可表明身份后,杜荷还是将他当偷羊贼。

    长孙无忌一甩袖子,两只眼睛瞪着杜荷:“杜荷……你我交情不浅,连这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

    杜荷摇摇头:“没有!”

    长孙无忌:“……”

    半晌,长孙无忌才说道:“此事……不提也罢,不过,若是老夫在外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绝不会放过你。”

    杜荷根本不在乎。

    随后,他将长孙无忌邀请进屋子。

    进了屋子,长孙无忌才说道:“杜荷,今日登门,却是有一件事要与你商量。”

    杜荷落座,亲自为长孙无忌倒上一杯茶,笑眯眯地说道:“长孙大人莫非是为那煤球的合约而来。”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长孙无忌说道,心中憋着一肚子火,却是不好发出。

    杜荷将自己的合约拿出,放在桌上。

    “合约就在此,长孙大人要是愿意,随时可以拿走。”杜荷随意地说道。

    长孙无忌盯着那合约。

    没错,是真的。

    可是,看着杜荷那笑吟吟的样子,他竟是不敢伸手去拿。

    这小子会这么好心?

    长孙无忌顿时怀疑起来。

    会不会是一个更大的圈套?

    接连被杜荷坑了几次之后,长孙无忌都有心理阴影了。

    杜荷见状,十分好笑:“长孙大人,你还在犹豫什么,你只要将这合约拿起来,撕碎扔掉,从此,梦幻集团和长孙家就没有合约,你怕了?”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道:“老夫会怕,杜荷……老夫当然不是不讲理之人,这合约是冲儿与你签订,不管你使了什么手段,老夫都认了,只是违约金三万贯确实不合理,你说个数字吧,只要合理,老夫稍后便派人送来。”

    一文钱不出就交出合约?

    长孙无忌觉得这样的杜荷不真实,他就是将合约拿走,心里也不会踏实。

    杜荷哈哈一笑:“长孙大人,我说过,这合约,你拿走,一文钱不要。”

    “你确定?”

    “确定!”

    看着杜荷真诚的样子,长孙无忌刚伸出手,伸到一半,却又犹豫了。

    还是不靠谱啊!

    “罢了,老夫一把年纪,如何能占你便宜,杜荷,你还是说个数字吧。”长孙无忌来之前,本来还打算和杜荷争吵一番,哪知道,局面会变成这样。

    不是杜荷不给,是他不敢拿!

    杜荷见状,这才笑了起来:“都说长孙大人是个有气节之人,今日一观,果然如此,真叫人佩服,佩服啊……长孙大人若是拿走合约不心安,不如就欠下我一份小小的人情吧,他日我若有需要帮忙之处,还请长孙大人替我说上一句话,你看如何?”

    “人情?那要看多大的,有些事,老夫也无能为力。”长孙无忌顿时皱起眉头。

    杜荷笑道:“当然不会让你为难,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暂时我还没想好,届时,长孙大人若是觉得可以便帮忙,若是觉得为难大可不必理会,这合约,是你的了!”

    说着,杜荷便将合约塞进了长孙无忌手中。

    这下,反倒是长孙无忌不好意思了。

    他对杜荷说了几句气话,便起身告辞了。

    临走之前,杜荷提醒道:“长孙大人请放心,你偷羊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是绝不会透露出去的……哦对了,你这个车夫也知道,你要是不放心,可以把他灭口了。”

    车夫:“……”

    长孙无忌本来心情愉快的,顿时心情就不好了,点点头,带着比他更郁闷的车夫走了。

    这二人刚走,李丽质就蹭蹭蹭跑进来,兴奋地看着杜荷问道:“杜荷,怎样,坑了多少?”

    杜荷:“……”

    合着在这小美女心中,本少爷就是一个坑货吗?

    本少爷的一世英名啊!

    杜荷摇摇头:“一文钱都没有!”

    李丽质歪着脑袋,十分不解地说道:“不对啊,我方才都听说了,长孙大人是来退合约的,违约金三万贯,最少要坑他两万贯才行,还有,他不是偷羊贼吗,不给给十万贯,就把这事抖露出去……你竟然一文钱都没坑到,你还是杜荷吗?”

    难道大坑货变了?

    杜荷:“……”

    半晌,杜荷有些无语地说道:“丽质,那可是你亲舅舅啊,你这样做,皇后知道吗?”

    李丽质气哼哼地挥了挥拳头,说道:“别提此事,本公主没有这样的舅舅,哼,他竟然想让本公主嫁到司空府,还不惜串通母后,真是可恶……我没有这样的舅舅!”

    小美女提到长孙无忌,没有多少亲情,反倒是充满怨恨。

    杜荷也只能表示理解。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6章 坑货变了,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