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殿。

    民部尚书戴胄上前,禀报道:“启禀陛下,长安县、万年县同时上奏,称如今梦幻集团的煤球和火炉虽然造福百姓,让百姓们不再因为买不到柴禾和木炭而发愁,短短几日时间,柴禾的价格从三十文跌落到十三文,木炭的价格从六十文跌落到三十文……但长安城仍有少部分百姓因为贫苦,买不起煤球,一些百姓只能买少量的煤球,每日做饭时使用,做完饭便将火炉熄灭,以此节约煤球……只是如今天气愈发寒冷,每日都有人被冻晕过去……”

    众人一听,顿时大为惊讶。

    没想到,梦幻集团的煤球,已经这般厉害,将木炭和柴禾的价格完全压了下来。

    但天底下永远都不会缺穷人,哪怕繁华的长安也概莫能外。

    李二闻言,皱起了眉头:“诸位卿家,你们说说,如何解决此事啊!”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半晌,房玄龄站出来,说道:“陛下,臣提议,由朝廷向梦幻集团购买煤球,无偿发放给那些贫苦百姓,让他们能安然度过这个冬天……臣已经让人探查过,一个普通百姓五口之家,每日有五个煤球便足矣,五个煤球,不过五文钱而已,却能保护一个家庭不受冻。”

    “臣附议!”

    “附议!”

    大臣们都觉得房玄龄的提议靠谱。

    李二点点头:“来人,速去梦幻集团,找杜荷商议购买煤球之事,让他每日将一部分煤球留下卖给民部,民部购买煤球之后,交由长安县和万年县向百姓们发放。”

    当即,民部员外郎洪城便领命而去。

    李二带着文武大臣们继续议事。

    时间过得很快,洪城竟是回来了。

    李二问道:“洪爱卿,是否已经与杜荷谈妥了?”

    洪城有些犹豫,小心地看了前方的杜如晦一眼,为难地说道:“陛下,臣……失败了!”

    嗯?

    众人一愣。

    连李二都瞪大了眼睛:“杜荷没有答应将煤球卖给民部?”

    “是的,陛下!”

    啪。

    李二一拍桌子,怒道:“真是岂有此理……杜荷是与钱同一天生的吗,满脑子只有发财的生意,却不顾长安城众多百姓的死活,真是岂有此理!杜荷是怎么说的?”

    洪城说道:“启禀陛下,鄠邑县侯说,朝廷这么有钱,何必要购买煤球,直接购买木柴和木炭就行了,梦幻集团的煤球,还有大用,不能卖给民部!”

    啪。

    李二怒了。

    只见他生气地说道:“来人,去把杜荷叫来,朕要好好教训他一番,真是岂有此理!”

    朝臣们全都议论纷纷。

    “唉,鄠邑县侯真是钻到开元通宝中去了!”

    “不识抬举啊,竟然连陛下的口谕都敢违抗!”

    “最近梦幻集团又发了不少财,看来鄠邑县侯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大家都知道,陛下勃然大怒,只怕杜荷这才要倒霉了。

    这时,却见西门青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

    “启禀陛下,长安县令许知远,万年县令吴坚殿外求见,说是有要紧事!”西门青喘着粗气说道。

    “宣!”

    “宣长安县令许知远,万年县令吴坚觐见!”

    话音未落,只见许知远和吴坚便屁颠屁颠地进了太极殿。

    二人上前急忙行礼,随后长安县令许知远迫不及待地说道:“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李二好奇地问道:“喜从何来?”

    长安县令说道:“陛下,今日一早,鄠邑县侯亲自派人到长安县衙和万年县衙,将我等几日前登记造册的贫苦百姓的名册抢走了……”

    名册竟然被杜荷抢走了?

    这是好事?

    这说明杜荷已经目无法度,不将朝廷放在眼里了,说小了是胡闹,说大了那就是欺君啊。

    有人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许知远。

    李二也有些不解。

    却听许知远继续说道:“起初,手下人还与梦幻集团的人发生了矛盾,后来才得知,鄠邑县侯杜荷拿走名册,乃是要为这些贫苦无比的百姓赠送煤球,如今,梦幻集团已经贴出告示,只要是名册上的百姓,每个人每天可以领取五个煤球,每隔三日就可以带着身份证明到蓝田煤场无偿领取煤球……今日已经开始了,臣等在来的路上,已经看见大批的百姓赶往蓝田煤场。”

    众人恍然大悟。

    李二问道:“你说的,可是真话?”

    许知远和吴坚同时说道:“句句属实!”

    啪。

    方才还一肚子火气的李二,突然一拍桌子,心情大好地说道:“好……没想到,哈哈哈,杜荷竟有此善举,此乃好事一桩啊……诸位爱卿,今日议事完毕,不如到蓝田煤场看看杜荷是如何发放煤球的。”

    李二便带着一干文武大臣赶往蓝田煤场。

    ……

    面前的百姓,已经排队成了长龙。

    每个人都拿着家伙,一次可以领三日的煤球,每个人就是十五个。

    眼看着堆积如山的一堆煤球不多时间就没了,老傅有些肉疼。

    他转身,看向杜荷:“少爷……这寒冷的天气,只怕还有两个月才过去,要是都这么无偿领煤球,咱们也受不了啊!”

    杜荷裹着厚厚的衣服,坐在椅子上,毫不在意地说道:“千金难买本少爷乐意……不就是煤球吗,没有了再造就是,这些煤球对咱们来说,最多就是上千贯的钱,但对许多百姓来说,这就是救命的东西,是人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老傅就不说话了。

    不远处,正在领取煤球的百姓,却是将杜荷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当即,就有几个扛着箩筐的老汉跑过来。

    几人来到杜荷面前。

    扑通扑通。

    全部跪地。

    “鄠邑县侯,你是大好人啊!”

    “侯爷真是救命恩人啊!”

    “好人……”

    几个老汉老泪纵横。

    其中一个老汉说道:“俺家里已经断柴一月了,别说取暖,就是做饭都只能把家中的物件拆了生火,一家人整日躲在家中,可还是冷啊,我那小孙子,才三岁,竟是愣的昏过去好几回……幸好遇到侯爷,不但送我们火炉,还送我们煤球……老天开眼,保佑侯爷长命百岁吧,侯爷千万不能死啊!”

    杜荷:“……”

    难道本少爷看起来快死了吗?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48章 煤球不卖,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