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冲说干就干,当即派人去将杜荷请到醉仙楼。

    这小子一想到自己的即将发大财,便豪爽地为杜荷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长孙冲便对杜荷说道:“老师,今日请你到醉仙楼,不只是宴请你,同时,我还要帮你一个大忙。”

    “哦?乖徒弟,你有什么好处,竟然还想着为师啊?”杜荷好奇地问道,嘴角露出不可名状的笑容。

    长孙冲说道:“蓝田煤场的情况,我已了解,老师,照这样下去,只怕最后你一个煤球都卖不出去啊……眼见你生意一落千丈,我心难受啊,所以,我与大家决定,帮你一把,帮你一个大忙,我等愿意向你购买三百万个煤球,你看如何?”

    杜荷大吃一惊:“这里面没什么圈套吧?”

    “当然没有,我的人品,你还不放心吗?”长孙冲笑着说道。

    杜荷想了想,说道:“一文钱一个煤球,三百万个煤球,三千贯,明日一早把钱送来,将煤球运走……”

    “好!”

    长孙冲眼睛一亮,他没想到杜荷答应得这般干脆,赶紧举杯:“老师真是好爽之人,来来来,再喝几杯。”

    送走杜荷,长孙冲的心情那叫一个开心。

    他看着杜荷离去的背影,冷笑道:“杜荷啊杜荷,叫你一声老师,你尾巴就能翘到天上去,哼哼,蠢货,蠢而不自知,你真以为我长孙冲会亏本生意吗,你这是为他人做嫁衣,哼,等将煤球卖给何度,我把*告诉你,定要将你活活气死……”

    长孙冲的心思,却是十分歹毒。

    次日一早,长孙冲亲自带人将三千贯钱送到蓝田煤场,然后动用了上千号人和上百辆马车,花了足足一天的功夫,将三百万个煤球运到了梦幻集团附近的一个山坳之中。

    原本,长孙冲是想将煤球暂时堆放在蓝田煤场的,可杜荷说什么也不同意。

    长孙冲便选了一个地势平坦的山坳,堆放煤球,派了三十多个人日夜守卫,待其他的煤球全部造出来之后,一同交付给何度。到那时,他便可以向天下宣称自己完成了一笔巨大的交易。

    同时,长孙家的兽王山煤矿和其他大户的煤矿,开始疯狂地招募人手,开始了挖煤、造煤球的疯狂举动。

    长孙冲担心何度悄悄溜了,破坏自己的大计,于是每日都邀请何度到醉仙楼做,好吃好喝招待着,更是派人暗中跟踪,时刻掌握何度的迹象。

    何度果然是财大气粗,这几日在长安城采购的各种东西,加起来价值十多万贯。

    长孙冲心想,这就是一个财神爷啊,要是这次合作好了,以后还可以有更多的合作啊。

    ……

    时间匆匆而过。

    几日时间过去。

    反杜荷联盟想尽了各种办法,竟然真的把剩下的二百万个煤球给凑齐了。

    长孙冲决定这一日就向何度交付煤球。

    长孙冲当即让人将消息放出去。

    反杜荷联盟,以长孙家为首,向宁州商人何度售出了煤球五百万。

    消息一出,百姓们纷纷感慨。

    “果然还是长孙家厉害!”

    “英雄出少年啊,长孙冲看来又是另一个杜荷!”

    “蓝田煤场就这样跨了吗,真是可惜!”

    而后,长孙冲在醉仙楼大摆筵席,邀请了反杜荷联盟的成员,杜荷,还有何度。

    长孙冲邀请杜荷的意思很明显,他要在宴席上,让杜荷亲自看见自己和何度是怎么合作的,最好能一举将杜荷气死。

    不多时间,杜荷就来了。

    一进门,杜荷便看见一张张喜气洋洋的脸。

    长孙冲热情地说道:“啊呀,老师,快快请坐,今日,我为你准备了一个惊喜,待会你可要好好看看。”

    杜荷问道:“什么惊喜?”

    长孙冲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看见杜荷淡定的样子,众人便知道杜荷还没有得知大家与何度合作之事。

    长孙冲心中冷笑道,杜荷,让你先高兴高兴,待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饭菜很快上齐。

    长孙冲估摸着何度也快来了,便说道:“老师,你待会可要坐稳了,千万别太过吃惊跌坐到地上。”

    杜荷笑道:“我杜荷什么风浪没见过,还能跌坐在地上?”

    门口有一道人影出现。

    长孙冲拍拍杜荷的肩膀,得意地说道:“我先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位便是宁州的大商人何……”

    嗯?

    长孙冲介绍到一半,却是愣住。

    进来的不是何度,而是他派去请何度的下人。

    长孙冲看了看此人身后,并没有何度的影子,便问道:“何度呢?”

    下人道:“少爷,我方才带人去请何度,一开始那栈房门紧闭,我等以为何老爷在休息,不敢打扰,后来不见动静,我等冲进去一看,人都不见了!”

    什么?

    长孙冲如遭雷击。

    在场众人,也顿时目瞪口呆。

    何度不见了?

    长孙冲一把抓住下人的衣领,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少爷,我我我,我不知道啊,咱们的人明明盯着那栈的,栈中就是爬出一只蚂蚁都一清二楚,可是,那帮人,就这样眼睁睁消失了!”下人委屈巴巴地说道。

    噗通。

    长孙冲一*跌坐在椅子上。

    这时,杜荷站起身来,看了长孙冲一眼,问道:“长孙冲,这难道就是你给我准备的惊喜?我还没吓到呢,你倒是被吓到了,有意思,很有意思!”

    杜荷拿起筷子,坐下来,竟然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长孙冲等人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忙吩咐人去找何度,根本顾不上吃。

    不多时间,杜荷吃饱了,站起身来,抱了抱拳,潇洒离去。

    临走之前,杜荷笑道:“好徒弟,多谢你给我准备的惊喜!”

    杜荷刚走。

    哗啦。

    长孙冲气得将满桌子的酒菜打翻在了地上。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

    “杜荷欺人太甚!”

    “去,马上派人去给我找,就是将整个长安城翻个遍,也要把何度找出来。”

    长孙冲的咆哮声,在一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

    黄昏。

    换了一身衣服的何度,跌跌撞撞像个醉汉一般行走在街上,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随后一闪身,进了一个附近坊子的一个院子中。

    院子中央,杜荷负手而立。

    ……

    (祝兄弟姐妹们中秋节快乐!)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55章 惊喜-大唐公主的小驸马百度百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