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

    窗外,寒风呼啸着。

    长孙冲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冰冷的脸。

    那是长孙无忌愤怒的脸。

    唰。

    长孙冲一个激灵,吓得立马坐了起来。

    “爹……你你你……你怎么来了?”

    啪。

    回到长孙冲的,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长孙无忌颤抖的右手指着长孙冲,怒道:“逆子……逆子啊,你竟背着我做了这等事,什么反杜荷联盟,一群阿猫阿狗罢了,还妄想对付杜荷,殊不知自己被人骗成这样……我让你在家反思记过,你倒好,悄悄溜出去还想*,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爹吗?”

    长孙冲捂着脸,委屈地说道:“爹,你当初不是说过,兽王山和煤球之事,全部交由我打理吗?”

    啪。

    话音未落,长孙冲又挨了一耳光。

    长孙无忌怒道:“从今日起,你休想离开司空府半步,好好在家反思记过,哼,我长孙无忌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

    长孙冲不敢说话。

    长孙无忌道:“好在此次只损失几万贯而已,从明日开始,将兽王山新招募的那些百姓全部遣散了吧,吃一堑长一智,你给爹好好记住这句话。”

    几万贯,对长孙家来说,并算不了什么,长孙无忌其实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名声,不想被人当成笑话看待。

    就在这时,只见管家王福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

    “老爷,大事不好……兽王山的那些工人,反了反了,造反了……”

    什么?

    长孙无忌和长孙冲对视一眼,顿时吃惊得张大了嘴巴。

    很快,长孙无忌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兽王山煤矿的工人,其实不叫造反,而是暴动。

    之前的一批人,每个人每天有十文钱。

    后来长孙冲为了压下煤球的成本,擅自将大家的工钱降到了八文钱,而后又降到了五文钱,甚至到了三文钱,到了后来,新招募的百姓每天三顿管饱,一文钱都没有。

    如此一来,长孙冲的确是赚钱了,可那些百姓尤其是之前的一批工匠不干了,于是在这风雪交加的夜晚,百姓们打伤了护卫,砸毁了房屋,要长孙家给一个说法。

    同时暴乱的还有长安城其他大户们的煤矿。

    长孙无忌和长孙冲带着司空府几十个护卫匆匆赶到兽王山,本以为可以将事情摆平,哪知道现场一片混乱,第一波护卫还没下马,就被打伤了十几个。

    无奈,长孙无忌只得向禁军求助。

    随后,右羽林卫上将李君羡亲率一千禁军,才将兽王山煤矿的局势控制下来。

    ……

    四更天。

    半山学院院长小院中依然亮着灯火。

    杜荷坐在桌后,桌子上摆满了一个个从各处传来的情报,有来自长安城的,有来自城外的,还有来自各个大户府中的。

    如果有人在场,一定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杜荷身在半山学院,却对整个事情掌握得非常清楚,尤其是兽王山煤矿的情况,杜荷比长孙无忌还要更早知道,更早知道*。

    这才是真正的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张俭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杜荷抬起头来,看着这家伙,说道:“你是想告诉本少爷,兽王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有你的功劳对吧?”

    “对啊对啊,”张俭兴奋地说道,“少爷,按照你的安排,我早就安排人到兽王山煤矿了,从几日前,那些百姓就开始不安分起来,嘿嘿,我得知消息后,便派了几个人过去,扇扇风点点火,没想到事情就成了,嘿嘿……”

    杜荷一阵无言。

    张俭这家伙,越来越腹黑了。

    他问道:“可有人员死亡?”

    张俭摇头:“没有,兄弟们都知道分寸,定夺是人员受伤,那些百姓都是可怜人,可不敢弄出人命来。”

    杜荷看了看窗外,说道:“再把所有的事情捋一遍吧。”

    ……

    砰。

    太极宫,御书房。

    李二的心情,可以用暴怒来形容。

    天还未亮,长孙无忌便带着张苏冲进宫请罪,二人来到太极殿,才知道李二一夜未睡。

    原来昨夜李君羡无权调兵,十万火急之下,只得将李二吵醒,李二醒来之后,便再也无法入睡了。

    长孙无忌站在一旁,长孙冲匍匐在地上。

    李二一拍桌子,指着二人,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辅机啊辅机,你教的好儿子,年纪轻轻,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这欺压百姓之事,哼,上千百姓在那兽王山,每日只管饱,甚至有时候连饭都吃不饱,你们以为,那些百姓都是蠢货吗,一日两日也就罢了,时间一长,岂能不*?所幸没有闹出人命,否则你让朕如何跟朝中交代,如何跟天下百姓交代……”

    李二又看着长孙冲,怒道:“长孙冲,你身为大理寺少卿,不好好跟着韦挺学习,整日却想着赚钱,你对得起朕的信任吗?”

    长孙冲咕哝道:“陛下,可杜荷都能赚钱啊!”

    啪。

    不等李二开口,长孙无忌转身就是一巴掌:“你个混账东西,杜荷虽然是鄠邑县侯,在朝中却没有官职,再说,杜荷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成了长安首富,你有什么能耐与他相提并论?”

    吱嘎吱嘎。

    这时,御书房的门打开。

    房玄龄,杜如晦,王珪,李靖,高士廉等人急匆匆跑了进来,这帮人,全都是朝中的重臣,是李二身边最为核心的成员。

    此事不宜宣扬,因此李二并不打算放在早朝上来议论。

    众人到齐之后,李二便问道:“诸位爱卿,事情原委,想必你们也知道了,这么早将你们找来,便是想让大家出一个对策,妥善解决此事。”

    许久未在李二面前冒泡的尉迟恭,自打尉迟宝琳成了蓝田县男之后,为人也高调了起来。

    只见他第一个站出来,说道:“陛下,要解决此事,并不难,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此事既然是司空府弄出来的,那就让司空府自己擦*吧,第一,给那些百姓足够的赔偿,安抚百姓的情绪,第二,兽王山煤矿也跟蓝田煤矿学习,蓝田煤矿的工人最低工钱每日二十文,兽王山也应如此……”

    别看尉迟恭是个大老粗,坑害起长孙家来,那是绝对不带眨眼的。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58章 煤矿之乱-大唐之神级熊孩子李恪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