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无忌也不是吃素的,闻言,当时就跳脚了。

    他脸黑黑地指着尉迟恭,说道:“你个臭老黑你懂什么,冲儿这个逆子与那些百姓签订的合约乃是十年期的,若是每个人每天的工钱是二十文,那造出来的煤球成本便是五文钱以上,而杜荷的煤球,却只要一文钱一个,你让我长孙家倒贴钱吗?”

    别看短时间内付出不多,但时间长了,就是长孙家也消耗不起啊。

    关键是上千人就是一个炸药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出问题。

    长孙无忌坚决不干。

    只见他言辞恳切地说道:“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如今不将此事彻底解决,只怕后患无穷,还请陛下定夺。”

    李二点点头:“辅机说得有理,诸位爱卿,你们还有什么好主意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了。

    不少人其实都想让长孙家自己出钱出力解决,可说出来又怕得罪长孙无忌,干脆就不说了。

    半晌,陈叔达突然站出来,说道:“陛下,臣有个提议。”

    “快说!”

    陈叔达急忙说道:“陛下,如今,只有请鄠邑县侯杜荷出马,才能解决此事,杜荷的蓝田煤矿,据说已有上万人,那里的工人,不但每天吃得好睡得好,每日至少还有二十文钱可拿,而如今蓝田煤场的煤球卖的十分广,不如请杜荷将兽王山煤矿还有其他大户的那些煤矿上的百姓,全部接纳,对梦幻集团来说,不过是多了上千人而已,并无大碍。”

    众人一听,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可这不是摆明了坑杜荷吗?

    杜如晦咳嗽一下,看了陈叔达一眼,说道:“陈大人,据我所知,你在城南城北也有上好的良田好几千亩吧,想必也缺干活的人手,不如给你分五百人如何?剩下的五百,我就代荷儿答应了。”

    陈叔达被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杜如晦一向与人为善,就是遇到急事,也从未生气。

    但这次,大家都感觉老杜是真的愤怒了。

    陈叔达急忙说道:“杜相别急,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梦幻集团正好缺人手,不如将这些百姓接纳过去,再说……也不能白白让杜荷接纳,是有条件的。”

    “咳咳……人贱自有天收啊,陈大人!”杜如晦调皮地说了一句。

    众人都忍不住要笑。

    只听李二说道:“好了,这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过,朕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不算,此事,还要找杜荷商量才是……来人,去把杜荷叫来。”

    宫中的人骑快马,飞快赶到梦幻集团,随即带着杜荷来到宫中。

    杜荷进门,熟络地朝大家打招呼。

    李二说道:“杜荷,如今兽王山煤矿和长安周边的许多煤矿百姓们相继*,此事若是不解决,只怕朕的这个年也过不好,朕有意让你将这些百姓接纳,你看如何?”

    杜荷闻言,突然瞪大眼睛,破口大骂道:“是哪个生儿子没**的这样坑我,上千人啊,就是一文钱不发,每天也要吃去十几头野猪,不行不行,我杜荷又不是做慈善的,坚决不答应!谁出的馊主意,我祝他生儿子没**,他儿子生儿子也没**……”

    众人:“……”

    陈叔达更是无地自容,十分愤怒,却又不敢回答。

    骂人,他知道自己不是杜荷的对手。

    李二一头黑线,说道:“好了好了,杜荷,朕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也不能在朕的御书房说出如此不雅之言吧……杜荷,你虽然不是朝中官员,但也是鄠邑县侯,深受皇恩,如今朕有困难,你总不能袖手旁观吧,朕当然明白你的难处,所以,这件事,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有什么条件,请说吧!”

    李二为了尽快解决此事,也不得不开始许诺了。

    他明白杜荷的脾气,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好处不干活。

    杜荷眼珠一转,问道:“陛下,此话当真?”

    “君无戏言!”

    杜荷这才说道:“陛下,诸位大人,要想我接纳这上千人,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如今我那蓝田煤矿已经再容纳不下一个人了,所以,这上千人必须呆在原来的地方,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兽王山和其他煤矿,全部送给我……我有办法让这些工人不饿肚子,并且保证他们的工钱和蓝田煤矿一样。”

    “不可能!”

    长孙无忌和长孙冲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就相当于把兽王山煤矿白送给杜荷,长孙家失去了一个赚钱的行当,这种事,只有傻子才会干。

    杜荷耸耸肩膀,无奈地看着李二:“陛下,不是我不愿,实在是无能为力,陛下要是无事,那我先走了,此等家国大事,还是让诸位大臣在此商量吧,臣人微言轻,实在帮不上忙。”

    说着,杜荷就准备开溜。

    李二急忙喊道:“杜荷,你留下吧,此事,还可以再商量。”

    李二扭头,看着长孙无忌,说道:“辅机,事已至此,若是不能妥善解决此事,只怕会出大乱子,此事乃是长孙家惹出,你责无旁贷。”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反正那兽王山煤矿也值不了几个钱,你还是老老实实拿出来吧,不然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长孙冲刚想说话,却是被长孙无忌踹了一脚。

    长孙无忌咬咬牙说道:“陛下,非臣不愿,只是这兽王山煤矿乃是冲儿的一片心血,我长孙家更是前后投了十多万贯钱进去,若是拱手让人,臣心有不甘啊!”

    杜荷闻言,说道:“长孙大人,既是如此,你开个价吧。”

    “十万贯!”长孙无忌说道。

    杜荷伸出一根指头:“一万贯,就当是我与长孙家做个朋友。”

    “不可能!”

    “那就没得谈了,我蓝田煤矿的煤炭质量上乘,早晚这煤球的价格还会降下来,到时候,你们拿什么和我比?”杜荷微微一笑,成竹在胸,毫不紧张。

    长孙无忌心中顿时一个激灵。

    蓝田煤矿来势汹汹,长孙家又如何抵挡?

    他沉思半晌,说道:“五万贯!”

    “一万贯!”

    “你……”

    长孙无忌有些恼怒了,认为杜荷欺人太甚。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59章 谈判,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