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

    门帘自己打开。

    原本壮起胆子的长孙冲,顿时脸色煞白,大喊道:“谁,谁在装神弄鬼?”

    可是,外面静悄悄的。

    原本在嚎叫的野狼消失了。

    山间的鸟声,也变得寂静。

    “来人!”

    “来人!”

    “都给本少爷滚出来!”

    没有任何的回应。

    他记得在方才隔壁的大帐之中,那帮粗鄙不堪的工匠还在饮酒作乐,可现在却什么动静都没有。

    长孙冲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不断加快。

    他提前长刀,猛地朝外面刺去,胡乱挥动起来,

    可惜,没有任何的反应。

    “娘的,肯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他咬咬牙,握着长刀,就往外走。

    长孙冲身体还在里面,脑袋先探出门帘。

    唰。

    一张鬼脸,突兀地出现在他眼前。

    “啊……”

    长孙冲吓得惨叫一声,掉头就跑,蹭蹭蹭冲进了旁边的大帐之中。

    进去一看,只见大帐之中,空空如也,柴火燃烧着,火上的酒还在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可是自己带来的人,却是一个也不见。

    长孙冲顿时头皮发麻,然后想也没想,急忙冲出大帐,那鬼脸猛地出现,鬼脸后面,竟然跟着一团绿火,那不就是鬼火吗?

    长孙冲冲进第二个大帐,第三个大帐,依然是空荡荡的。

    自己带来的工匠,护卫,全都凭空消失了。

    长孙冲彻底崩溃,连长刀都不要了,转身想去找自己的马,却不知道马了什么地方。

    他只得凭借自己的记忆,沿着来时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地跑。

    一回头,那鬼脸就在他身后三五步的地方,不远不近。

    “啊啊啊……”

    寂静的深山之中,响彻着长孙冲的惨叫声。

    终于,这家伙一脚踩空,摔在了一条深沟之中,被砸晕了。

    ……

    冷。

    巨冷。

    长孙冲睁开眼睛,发现周围全是自己带来的人。

    他唰的一下坐起来,发现自己方才躺在雪地之中,华丽的衣服破破烂烂的,竟然全部是血迹,仿佛被什么利刃划过千万次一般。

    他盯着一张张熟悉的脸,问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一个护卫道:“少爷,我们早上起来不见你,便到处寻找,就在前面的山涧中,找到了你,少爷……你到底怎么了,为何会跑到此处,而且浑身是血,你是不是受伤了?”

    长孙冲检查一下,发现自己只是瘦了点轻伤,而且流血不多,而身上的血,显然不是自己的。

    他顿时一个激灵,昨晚发生的一幕,历历在目。

    他激动得爬起来,一把抓住那个护卫:“你……你,还有你,昨夜到什么地方去了?”

    护卫们好奇地说道:“少爷,我等,昨夜都在大帐之中睡觉啊。”

    “少爷,我和土狗一整夜都在你大帐门口值夜,从未离开半步。”

    “我可以作证!”

    长孙冲有些蒙圈:“你们说的,都是真的?”

    “少爷,千真万确,我们何时敢骗你啊!”

    长孙冲抬头,恍惚间,看见远处的山顶上,有一道红色的人影,仿佛要朝这边飘来。

    他惊慌失措地大喊道:“快走,快走……马上离开这里。”

    长孙冲不等大家反应过来,冲上离自己最近的一匹马,飞快地逃走了。

    其他人见状,也吓得不轻,连带来的物资都不要了,赶紧上马跑了。

    山顶上。

    张俭手握着一个巨大的风筝,这风筝是一只红色的大蝴蝶。

    只见他嘿嘿地笑道:“真是一帮胆小鬼,竟然连这东西都怕。”

    杜荷说道:“人对未知的东西,总是充满恐惧。”

    张俭拍马屁地说道:“少爷,你真是神仙在世啊,竟然算到了长孙冲会带人来这里找煤炭……哈哈哈,经过昨夜这么一闹,只怕长孙冲永远都不敢来兽王山了。”

    杜荷嘴角微微一笑,随后说道:“不能掉以轻心,长孙冲脑子不好用,但长孙无忌可是一只老狐狸,如果咱们做的不够隐蔽,只怕到时候还会让老狐狸察觉到什么,那就前功尽弃了,走吧……留下一堆兄弟看守,你我速回梦幻集团。”

    “是!”

    ……

    啪。

    司空府。

    长孙无忌听长孙冲说完,一拍桌子,怒道:“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竟把我儿吓成这样,真是岂有此理,让段宜恩去查,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爹,”长孙冲失魂落魄地说道,“不是装神弄鬼,是真的鬼啊,别人都没看见,就我看到了,那个鬼想杀我,他想杀死我啊,爹,我怕。”

    长孙无忌心疼地说道:“冲儿别怕,你好好在府中呆着,等跌把此事查清楚再说。”

    只见王福走进来,说道:“老爷,少爷的衣服已经拿去请人看了,那不是羊血,也不是马血,是……是人血。”

    “人血?莫非,此事真的有蹊跷?”

    长孙无忌也有些不敢确信了。

    第二日一早,黑铁死士的统领段宜恩匆匆回到司空府,第一时间找到长孙无忌。

    “老爷,我已经带人去查探清楚,那深山中,并没有闹鬼,不过,也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少爷说的,不像是真的……我等在少爷住过的地方住了一夜,也没有任何异常。”

    长孙无忌皱起了眉头,说道:“去请城西五华观的陈道长来一趟。”

    “是!”

    不多时间,陈道长便来到了司空府。

    原本,这长安城公认道行最高的两个人,一个是袁天罡,一个是李淳风。如今袁天罡已经改行不做道士,反而赚钱去了,而李淳风和当今陛下关系太近,和朝中大佬们的关系也亲近,长孙无忌可不想把这件事闹得满城风雨,所以并不打算请李淳风,而是找了一个在民间口碑不错的陈道长。

    陈道长在司空府的后院做了一场法事,最后请长孙无忌单独相见,说道:“长孙大人,令郎乃是被厉鬼附身,那厉鬼乃是一个红衣女鬼,已经被贫道驱走了……这厉鬼常年居住兽王山中,十分厉害,少爷乃是七月十二出生的,天生便招鬼,依贫道看来,只要少爷以后不再去兽王山,便可平安无事……而且,贫道测算过,少爷命里和兽王山犯冲,司空府也最好不要和兽王山有瓜葛,否则对少爷不利啊!”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2章 闹鬼,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