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陈道长,长孙无忌却是有些不信邪,于是又让段宜恩带人去兽王山走了一趟,还是一无所获。

    次日一早,长孙冲却病了。整个人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请了长安城的名医没用,长孙无忌又去找李二求情,李二派了三个御医过来诊断一番,最后告诉长孙无忌:该准备后事了!

    长孙无忌当场吓得脸色惨白,随后又去把陈道长找来。

    陈道长说道:“长孙大人,令郎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这是厉鬼缠身啊,若是不能及时斩断长孙家与兽王山的联系,再过几日,只怕真的要准备后事了。”

    “这……”

    长孙无忌咬咬牙,说道:“罢了罢了,不就是那几片山吗,全都是荒地,对长孙家来说,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不如就卖出去吧……来人,去算算那几片山价值多少钱?”

    不多时间,管家王福带着几个账房先生出现。

    王福说道:“老爷,小的们已经算出来了,兽王山那片地方,按照长安城的价格,最少可以卖十万贯。”

    “那片地至少有两万亩,怎么只值这点钱?”长孙无忌皱起了眉头。

    王福说道:“老爷,虽然那片地方山脚下有一些良田,可更多的还是荒山野岭,距离长安又远,平时除了猎虎,根本无人光顾,十万贯已经不错了。”

    “好吧,王福,此事便交给你去办吧!”长孙无忌挥挥手。

    如今长孙冲昏迷不醒,他已经不计较这些了。

    “是!”

    王福立即拟好了合约,准备好地契,开始到长安城各大户家中游说,想将兽王山那片地高价卖出。

    ……

    “听说了吗,兽王山是凶地啊,司空府的长孙冲去了一趟,回来之后就昏迷不醒……”

    “是啊,听说司空府都准备后事了。”

    “听说那里有厉鬼啊,以后千万不要靠近!”

    “别说了,当心厉鬼缠身!”

    长安接头巷尾,类似的话,一传十十传百,不胫而走。

    ……

    啪。

    茶杯摔在地上,顿时变成一堆碎片。

    “什么?”长孙无忌愤怒的声音响起,“是谁造谣,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给我查,一定要查出是谁在造谣此事!”

    王福郁闷地说道:“老爷,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可是,现在此事闹得满城风雨,根本不知道是谁先走漏的消息啊。如今,长安城的人都知道兽王山是块凶地,白送都没人要,别说卖给别人了……”

    长孙无忌的脸跟吃了死*一样:“价值十万贯的一片地,竟然无人要,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对了,兽王山煤矿不也在兽王山吗,难道梦幻集团没有反应?就算梦幻集团没有反应,那些工匠和百姓总会逃走吧?杜荷是如何应对的?”

    王福说道:“老爷,兽王山煤矿一切照常,并未有任何动静。”

    “哦?不应该啊!”

    王福说道:“老爷,你还不知道吧,杜荷自称自己是文武曲星下凡,有他在可以抵御一切的妖魔鬼怪,兽王山煤矿大门口,现如今已经立了一尊他的雕像,可以震住所有的厉鬼,所以那些工匠和百姓都不害怕!”

    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虽然迷信,但如此拙劣的谎言,他是不屑于相信的。

    他想了想,说道:“既是如此,那块地,就卖给杜荷吧。”

    说干就干,长孙无忌打扮一番,乘坐马车,就来到了梦幻集团。

    如今长孙冲病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不能再等了。

    在半山学院院长小院,长孙无忌总算见到了杜荷。

    上一次他到这里,被人诬陷成偷羊贼。

    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日。

    “杜荷,咱们又见面了!”

    “长孙大人,吃得好,睡得好吧?”杜荷笑呵呵地问道。

    “唉,”长孙无忌唉声叹气,“想必你也知道了,老夫这段日子,不好过啊,冲儿自打从兽王山回来,已经病倒了,现在也没醒过来,杜荷……今日,我正是为此事而来,陈道长说了,只有将兽王山与我长孙家斩断关系,冲儿才能好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可是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造谣,说兽王山有厉鬼,是块凶地,无人愿意购买那块地,别人愚蠢,但你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绝不相信的对吧,所以,老夫有意将那块地卖给你,不要十万贯,只要八万贯,你得了那块地,正好和兽王山煤矿连接在一起,此乃两全其美之事,你看如何?”

    长孙无忌上来就给杜荷戴了一顶高帽,真实的意图就是让杜荷当接盘县,把那块地接下来。

    杜荷一脸认真,瞪大眼睛,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连忙说道:“长孙大人,你别害我,我可不想成为第二个长孙冲……那兽王山,的确是块凶地,而且十分难缠,就连兽王山煤矿,也有不少工匠晚上看见过不洁之物,不得已,我才雕了一尊我的塑像放在那里,总算震住了那些东西,能保护兽王山煤矿的一方平安。”

    “你……你的雕像,真的有用?”

    “哈哈,”杜荷不好意思地笑道,“其实都是骗那些百姓的,实际上是袁天罡老道在周围做法,勉强保住兽王山煤矿而已,然则那深山中厉鬼太过凶猛,老袁也没有办法,所以这块地,长孙大人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别害我。”

    “杜荷……”

    “别,你叫我大爷都没用。”

    长孙无忌急忙站起身来,到杜荷身前一鞠躬:“老夫实在*无奈才来找你,还请你帮帮忙。”

    若不是为了张苏冲,长孙无忌怎肯向杜荷低头。

    说着,长孙无忌微微一躬身。

    杜荷赶紧站起身来:“长孙大人,你这是何必呢!”

    “老夫也是没办法了……”

    杜荷亲自扶长孙无忌坐下,才为难地说道:“长孙大人,罢了罢了,我就帮你这个忙吧,不过,这价格嘛。”

    “不必十万贯,也不必八万贯,你看着给吧!”长孙无忌见杜荷答应,兴奋得不能自已。

    杜荷伸出右手五个指头。

    长孙无忌顿时大喜过望:“五万贯?好,马上就把地契给你。”

    杜荷摇头:“不是五万贯,是五千贯。”

    “这……是不是太低了!”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3章 卖地,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