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孙大人,你要知道,这可是块凶地,我买的不是地,而是一个巨大的麻烦啊,说不定永远都不敢踏进去半步,这五千贯,也就是打水漂了……我也是冒风险的啊!”杜荷说道,并补充了一句,“长孙大人要是觉得价格低,那我不买就是了,老傅,送!”

    杜荷这是要赶人了。

    长孙无忌见状,顿时就慌了。

    他急忙喊道:“杜荷且慢,五千贯就五千贯,给钱吧,地契我已经带来了。”

    “长孙大人果然爽快,老傅,去取五千贯来。”杜荷笑眯眯地说道。

    不多时间,五千贯交到长孙无忌手中。

    长孙无忌爽快地将地契交给了杜荷。

    等长孙无忌离开,老傅才咂咂嘴说道:“少爷,长孙大人的背影,好像条狗啊,好可怜……”

    杜荷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懂个屁,这老头,坏得很,现在那片地,送人都没人要,他这是来坑我呢,给五千贯,那是本少爷不想将事情做得太过分,不然一文钱不要都能拿下!”

    “原来如此!少爷高明!”

    ……

    半山学院门口。

    长孙无忌在王福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王福说道:“老爷,才五千贯,跟白送有何区别啊。”

    长孙无忌叹息一声,说道:“如今,也只有期盼冲儿能醒过来了,若是冲儿真的能醒过来,别说五千贯,就是一文钱不要,老夫也愿意将那块地送出去,杜荷……还算是一个有良心的小子,总算给了五千贯,回府吧!”

    马车离开半山学院,顺着官道,进了长安城。

    很快,马车就来到了司空府门口。

    长孙无忌刚走下车,却见门后哗啦啦冲出来一堆下人,乱糟糟的。

    他顿时皱起眉头就要开始训斥。

    却听其中一人大喊道:“老爷,你总算回来了!”

    闻言,长孙无忌心中咯噔一下。

    难道冲儿出事了?

    他刚想往里面冲,却听那人说道:“老爷,少爷醒了!”

    什么?

    醒了?

    长孙无忌闻言,冲的更快了。

    来到后院,长孙无忌便看见长孙冲被人搀扶着,正往外走。

    他兴奋地冲上去,检查一番,确认是自己的儿子没错,而且长孙冲除了身体虚弱,并没有其他的症状。

    长孙无忌问道:“冲儿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启禀老爷,约莫半个时辰以前。”

    半个时辰?

    长孙无忌仔细一想,这不正是自己将地契交给杜荷的时间吗?

    难道,那凶地是真的?

    他之前也只是病急乱投医,心中其实并不是很相信陈道长的话。

    但现在事实就在眼前,不由得他不信了。

    长孙无忌急忙说道:“去,去城西请陈道长,老夫要好好感谢他!”

    下人们急忙去请陈道长。

    不多时间,下人去而复返,说道:“老爷,今日早上,陈道长已经出门远游了,一直往西而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高人啊,陈道长真乃得道高人啊……还有杜荷,那小子虽然可恶,但此事他帮了我长孙家一个大忙,王福,你速速将兽王山山脚下的良田地契带上,送给杜荷吧,就说是老夫给他的谢礼!”长孙无忌大手一挥,豪爽地说道。

    ……

    白茫茫的雪地上,一辆马车径直往东边去。

    车上坐着的人,正是陈道长。

    陈道长面前有一口箱子,其中竟然是金银珠宝,价值连城。

    他嘿嘿笑道:“那个神秘人就是大方啊,没想到上门骗了长孙无忌一番,就有这么多的好东西,这辈子,不,我十辈子也花不完啊!”

    陈道长原本守着一个破庙过日子,在长安城虽然有名,但日子却过得拮据,直到有天晚上,一个神秘人找到他,让他去骗长孙无忌,事成之后,便是巨大的回报。一开始,他还有些胆小犹豫,但当看到整整一箱子的金银珠宝之后,他便答应了。

    现在,事情已经办完,长安城是不能待了,陈道长带着自己的金银珠宝,准备去江南。

    ……

    半山学院。

    张俭看着眼前的地契,哈哈大笑道:“长孙无忌真是个蠢货,竟然连兽王山脚下的地契都拿来了,从此以后,兽王山那一带,就是咱们的地盘了啊,少爷……你给我的那种麻药,还有没有啊,真是太厉害了,每隔五个时辰给人喂下去,就能让人一直昏睡不醒,我长这么大,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东西!”

    杜荷摇摇头:“你以为这等神药是大白菜啊。”

    “是是是……”张俭嘿嘿笑道。

    杜荷无奈。

    这麻药其实不是他制造的,而是通过系统抽奖获得,一共抽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瓶子,这段时间全都用在长孙冲身上了。

    为了设计这个局,杜荷可谓是花费巨大。

    他根本就不担心长孙无忌会看穿自己的计谋。

    在这个落后的时代,人们的观念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让人变得濒临死亡。因此,当长孙冲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时候,睿智的长孙无忌也乱了章法,不得不按照杜荷设计好的一路线一步步往下走。

    如今,杜荷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兽王山一片,已经是他的了。

    张俭问道:“少爷,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杜荷看了窗外一眼,说道:“这样的天气,只怕要闹鬼啊,本少爷该出马了,否则,那些厉鬼还不得出来危害人间啊!”

    张俭:“……”

    他瞪大了眼睛!

    要知道,整个过程,都是装神弄鬼啊!

    现在真的要驱鬼?

    开什么玩笑?

    可杜荷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杜荷一挥手,说道:“下去准备吧,本少爷可是文武曲星下凡,只要我出马,就没有不能驱走的厉鬼。”

    “少爷,我有句话不值当不当讲!”张俭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说道,“少爷,自古以来,就只有文曲星下凡,武曲星下凡,这文武曲星下凡成一个人,我还是头一回听说。”

    杜荷摆摆手,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懂个屁,文武曲星,证明本少爷是文武双全。”

    “对对对,”张俭恍然大悟,“少爷你是文武曲星下凡,文才第一,武功天下第一,你是天下最灿烂的烟火!”

    杜荷:“……”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64章 文武曲星下凡,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