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团团圆圆就归大小美女了。

    杜荷有些肉疼,倒不是舍不得羊驼和熊猫,他可不会少男心泛滥,而是心疼自己的十万积分。

    虽说是活物,而且十分珍贵,拿出去售卖,至少价值十万贯,但却不能解决他眼下的问题。

    眼下,长安国际购物中心开业在即,长安的大商户们却不愿将商铺搬到购物中心,这便是杜荷面临的最大问题。

    刚想着,宫中却来人了。

    来的人不是李二指派,而是长孙皇后派来的,邀请杜荷进宫参加晚宴,顺带着让李媛姝和李丽质回去。

    杜荷打听一番,才知道此次长孙皇后只邀请自己,再加上李媛姝和李丽质,其他人却是不在其中。

    “奇怪,我与皇后并不熟,甚至还有过矛盾,她此次为何单单邀请我进宫呢?会不会是鸿门宴?”杜荷摸了摸下巴,心中有些不踏实,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赴宴,不过身上已经带上了一个炸药包和其他保命用的东西。

    傍晚时分,杜荷便和两位公主一起来到了皇宫之中。

    杜荷如今得到李二的准许,可以自由出入皇宫,自然没人敢来搜他的身,不然一定会吃惊地发现,这家伙全身上下爱都是武器炸药,根本不是来赴宴的,只怕是来搞事情的。

    到了文德殿,长孙皇后亲自出来迎接。

    杜荷更加感到奇怪,上前见礼之后,好奇地问道:“不知皇后召集臣进宫,有何要事?”

    长孙皇后看了杜荷一眼,目光随即落到李媛姝身上,说道:“媛姝,今日召集你进宫,其实……今日乃是你母妃的忌日,以往本宫没有告知你,是念在你年少无知,如今你已长大,本宫也就不能再隐瞒你了,本宫已经命人准备了晚宴……杜荷,你是媛姝的驸马,理应一同前来。”

    杜荷这才明白过来。

    怪不得这么庄重,看来是本少爷多心了。

    他乘没人注意,赶紧跑到一个角落中,将身上带的家伙全部藏在花坛之中,叮叮当当的一身,那叫一个沉重。

    随后,杜荷等人跟随长孙皇后来到偏殿之中,在李媛姝生母朱妃的画像前祭拜,最后才到文德殿开始用餐。

    一顿饭吃完,气氛都有些沉重,尤其是李媛姝,几次落泪,让杜荷十分心疼。

    正在这时,一个宫女急匆匆跑进来,惊慌失措地说道:“皇后,不好了,有人跳井自杀!”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长孙皇后大吃一惊,急忙问道。

    宫女道:“皇后,按照你的吩咐,咱们要遣散五十多人,这些宫女也都给她们盘缠路费了,有些人高高兴兴离开,但很多人却不愿走,所以刚才有两个宫女就准备跳井自杀,还好被巡视的守卫发现及时拦住了!”

    “快,带本宫去看看!”

    长孙皇后面色严肃,急忙跟随宫女往外走。

    而杜荷等人也急忙前往。

    来到皇宫深处,只见已经有不少人在此围观。

    那井口边,有两个宫女躺在地上,身上血淋淋的。

    长孙皇后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禁军首领上前,说道:“禀报皇后,这两个贱婢竟敢擅自跳井自杀,犹如皇家威严,臣这就将二人打死,扔出皇宫去!”

    杜荷听了,心中一冷。

    这便是封建时代,人命如草芥。

    他正要开口,却见长孙皇后抬手阻止道:“且慢,本宫还有话要问她们。”

    说着,长孙皇后走上前,冷声问道:“本宫待你们不薄,虽说是遣散你们,可也给足了你们盘缠,不说让你们大富大贵,也能安身立命,你等不乖乖离开,却要再次寻死觅活,这是何道理?若是不给本宫一个说法,今日就将你们活活打死扔出宫去!”

    那被打得奄奄一息的宫女在地上爬着,来到长孙皇后附近,哭泣着说道:“皇后开恩哪,不是我们不想走,我们自幼就在深宫中长大,从未去过外面,如今要孤身一人出宫,又如何能生存下去,皇后,我们不想走啊……”

    “皇后,我们不想走!”

    周围围观的宫女们全都齐刷刷地跪下,嚎啕大哭起来。

    长孙皇后听了,也不由得动容,无奈道:“本宫也是无奈啊,如今陛下提倡节俭,这宫中根本不需要这么多人手,总不能让陛下的内库白白养着你们吧。”

    “呜呜呜……”

    众人哭成一片。

    杜荷这才明白,原来几日前李二下令,宫中提倡节俭,一切从简,后宫之中,长孙皇后带头节俭,将一切吃穿用度梳理之后,整个后宫便清算出五十多人,准备将五十多人全部遣散,而许多宫女却是自幼在深宫中长大,在外无亲无故,更从未出去过,是以不愿离开,更是有人想一死了之。

    他想了想,上前道:“皇后,臣有一言,其实,提倡节俭,也不必将这么多人都赶走。”

    “哦?不将她们遣散,难道白白养在后宫吗?”长孙皇后皱眉道。

    这个主意,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杜荷微微一笑,说道:“皇后,陛下提倡皇宫一切从简,无非是内库中的钱粮不够多,古语有云,开源节流,节流固然重要,开源也要考虑啊,臣以为,皇后大可将这些闲人组织起来,为她们准备一份差使,让她们为皇宫赚钱。”

    “这些人能赚钱?”

    杜荷说道:“方才臣已经打听过,此次被遣散的宫女们,大多有织布、刺绣等手艺,皇后何不在后宫中选出一个空闲地方,让她们继续织布刺绣做衣服呢,最后的成品便可以拿到宫外去售卖,因为来自皇宫,自然不缺人买,而且价格会更高,至少是市价的五倍,假以时日,这后宫的吃穿用度,根本无需花费内库一文钱,完全可以自给自足。”

    众人一听,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这些宫女,自幼便在深宫学习织布刺绣,手艺那绝对没得说。

    长孙皇后却是摇摇头:“本宫好歹是后宫之主,是一国皇后,怎么能做这等商贾之事。”

    “皇后,你错了!”

    杜荷说道。

    众人大吃一惊。

    杜荷竟敢说皇后错了!

    胆子也太大了!

    ……

    (二更,)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70章 晚宴,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