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就快黑了。

    夕阳光从西边的天空照下来,在山谷上空形成了一道彩虹。

    平静的山谷两侧,密林之中,却是隐藏着三十多个黑衣人。

    这些人身穿黑色短打,头戴黑色的帽子,脸上蒙面,手中握着明晃晃的钢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山谷中路过的行人。

    午时左右,行人还不少。

    到现在,却是没有人烟了。

    这些黑衣人在此等候整整一天,现在是又困又乏。

    正当中有一个没有蒙面的大胡子,名叫窦勾,乃是同州窦府的一名护卫。

    这三十多人,则是周边一带流窜的流匪。

    大家被窦勾召集在此,便是为了截杀杜荷。

    按照之前的情报,杜荷一行人昨日就应该经过此地了,可是大家在此等了一天,没见人影,今天又等了一天,还是不见动静。

    窦勾都郁闷了。

    杜荷杜荷是骑乌龟的吗?

    眼看天要黑了,他站起身来,说道:“兄弟们,看来咱们的仇家今日是不会来了,不过,以防万一,大伙今晚就在此对付一晚吧,不必再回山寨了。”

    众人答应一声,开始生火做饭吃。

    很快,夜幕就吞噬了大地。

    山涧之中,鬼神等人小心地潜伏着前进。

    有人说道:“鬼哥,咱们已经出来至少五十里地了,别说人,就是老鼠也没见到一个,少爷让咱们天黑前赶回去,回去吧,兄弟们都饿了!”

    鬼神想了想,说道:“再等等,等前面的兄弟回来,咱们就折返回去!少爷做事,自然有少爷的道理,这里是同州,不是长安,若是不将路上的麻烦扫清,将会出现大麻烦!”

    话音刚落,就见前面一个黑影匆匆赶来。

    “鬼哥,前面有火光,还有不少人,看样子是周围的流匪!”那人说道。

    鬼神眼神一冷:“流匪?流匪不好好在山寨中呆着,却在此要塞旁,绝对有鬼,派两个兄弟回去报信,其他人,跟我来!”

    唰唰唰。

    大家在鬼神的带领下,趁着夜色摸了上去。

    ……

    天亮了。

    早晚的天气,还是那么的冷。

    窦勾昨夜带着大家到周围猎了一头野猪,烤着就这样吃了,味道倒也十分特别,很满足。

    他缓缓睁开眼睛,准备将众人喊起来,继续截杀杜荷。

    嗯?

    突然,窦勾一个激灵。

    他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然后还被挂在了树上。

    一颗参天大树上,吊着三十多个人。

    窦勾面色大变,喊道:“谁,是谁干的?”

    树下来了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

    正是杜荷。

    杜荷笑眯眯地看着这结满了人的大树,最后目光落到窦勾身上,问道:“本少爷干的,窦勾,你可认识我?”

    窦勾瞪大眼睛,仔细一看,顿时冷汗就下来了。

    “杜荷……”

    他没见过杜荷本人,却看过不下于二十张杜荷的画像,都是窦艾伟托人从长安弄来的。

    窦勾急忙摇头:“不,不认识,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快把我们放下来!”

    杜荷挥挥手。

    旁边的人急忙上前,将窦勾等人全部放了下来。

    众人只记得昨晚吃饱喝足之后,便找地方睡觉了,至于后来的事,根本一无所知,只知道一睁开眼睛就被吊在了树上,全身都被冷风吹麻木了。

    窦勾盯着杜荷,问道:“这位壮士,我并不认识你,我们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为何要将我等挂在树上。”

    杜荷冷笑道:“窦勾,事已至此,你还在装傻,你看这是什么?”

    杜荷拿出一张纸。

    窦勾面色一变。

    那是他接到的截杀计划书。

    怪不得杜荷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眼神一冷。

    心道,如今想走只怕是不可能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他抬起头来,说道:“对,我就是窦勾,我也认识你,鄠邑县侯,杜荷,我有话跟你说!”

    “哦?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样的!”

    窦勾走上前,靠近杜荷,突然身形暴起,捡起一块大石头,猛地朝杜荷砸去。

    这家伙早年就是一个亡命之徒,干的就是杀人越货的买卖,手上沾满不少鲜血,杀人不眨眼,后来投奔了窦氏,就是因为功夫高强和胆子大,深得窦艾伟的喜欢,一直当作心腹来培养。

    窦勾身体剽悍,这一石头下去,别说人,就是一头黄牛也要被他当场砸死。

    窦勾眼中充满了笑意。

    鄠邑县侯又如何!

    只要能将你杀了!

    老子以后就是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一旁,突然出现一道黑影,一脚踹中窦勾的腰间。

    砰。

    一声闷响。

    窦勾一下趴在了地上,手中的石头也掉落在地上。

    吕布冷声说道:“死!”

    说着,他一步上前,准备杀了窦勾。

    杜荷却说道:“慢!”

    吕布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到一旁。

    窦勾挣扎着爬起来,看着杜荷:“你不杀我?”

    “为何要杀你,留着你,对我还有用……不过……”

    “不过什么?”窦勾好奇地问道。

    杜荷头也没回,从旁边的护卫手中突然抽出刀,猛地朝窦勾的身下一挥。

    唰。

    窦勾的那东西便被切了下来,飞出去。

    鲜血喷洒。

    “啊……”

    窦勾捂着身下,发出一声惨叫。

    他之前就被赤条条地挂在树上,被放下来之后,一心只想着杀人,根本来不及穿衣服,所以十分显眼,杜荷一刀下去,正好切的干干净净。

    窦勾疼的在地下打滚,不多时间就晕了过去。

    杜荷摆手:“把他拖下去止血,他现在还不能死,留着他,对本少爷有用!”

    “是!”

    杜荷这才转身,看着剩下的三十多个流匪。

    “本少爷不喜欢杀人,最喜欢的便是让人断子绝孙,还有谁不服,站出来!”杜荷高声问道。

    众人全都捂着下身,赶紧往后退。

    杜荷招手,叫来鬼神:“你把这些人,全部弄到丫口寨,顺便把窦勾也带过去,用最短的时间,挑选出可用之人,训练起来,以后有用……对了,那地上的东西,就给窦家主送去吧!”

    “是,少爷!”

    鬼神心想,少爷这是要搞大事情啊,于是激动地说道。

    杜荷转身,说道:“出发,今日午时之前,赶到大荔县城。”

    ……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75章 截杀计划-我在大唐当驸马百度百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