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叫李二狗的,敢瞪本官,大不敬,鞭子伺候!”

    “还有你,发什么呆,竟敢不将本官的话放在心上,五鞭子!”

    “你,本官看你不爽,三鞭子吧!”

    “打……”

    众人大开眼界。

    这新来的别驾大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啊,一言不合就打人。

    而张大拿等人,已经崩溃了。

    这根本不讲道理啊!

    有道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眼下这是官兵遇上杜荷,痛在心里口难开。

    一开始还有人*,*的人先吃十鞭子,后来就没人敢说话了。

    杜荷坐在案几上,大声问道:“张大拿,你等可认罪?”

    “我们认……”

    张大拿本来想说的是我们认罪。

    哪怕是被关进监牢,也比这样被打好啊。

    哪知道,话没说完,就被杜荷粗暴地给打断了。

    “好,嘴巴硬的很,继续打,本少爷见过硬的石头,还没见过硬的人呢,打,算了,拖到后面去打吧,免得吓到大家。”杜荷一挥手,说道。

    不等大家反应过来,护卫们便冲上前,将张大拿等八人全部拖走了。

    不多时间,后面响起了啪啪的声音,伴随着张大拿等人一声声的惨叫。

    百姓们非但没有仇恨杜荷,反而觉得十分过瘾,全都露出了喜色。

    尉迟恭坐在不远处,摸了摸下巴,说道:“得亏杜荷这臭小子没有生在几十年前啊,不然,这么一个疯子谁碰到谁倒霉啊,与他比起来,老夫这屠夫的名号,实在不值一提!”

    杜荷狠起来的时候,连尉迟屠夫都感到害怕。

    ……

    妙仙楼。

    “司马大人,不好了,杜荷真的在同州府衙审问张大拿等人了!”

    窦先仁:“不急,杜荷小题大做而已,现在咱们可不能乱,否则就上当了。”

    ……

    “司马大人,杜荷不讲道理,一言不合就鞭子责罚!”

    窦先仁:“稍安勿躁,现在,就看谁能沉得住气!”

    ……

    “司马大人,孩张大拿等人本来要认罪了,可是还是被杜荷拖到府衙后面去抽打了,似乎要将人活活打死啊!”

    这下,窦先仁不淡定了。

    杜荷这是唱哪一出啊?

    他皱起了眉头。

    这时,司兵姜牛站起身来,一甩袖子,说道:“你们不去,我去,张大拿可是我的妻弟,若是他出事,我怎么与我岳丈交代。”

    说着,姜牛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

    众人顿时大乱。

    窦先仁气愤地叹息一声,说道:“走,去会会杜荷。”

    众人纷纷离开妙仙楼。

    ……

    “啊……”

    “啊……我说,别打了,我说还不行吗?”

    一声声惨叫,从后面传来。

    杜荷坐在案几上,笑着说道:“你们听,这惨叫声,像不像一首优美的音乐……”

    众人:“……”

    *!

    这时,一道声音突然从外面响起。

    “杜别驾,你好大的威风,方才走马上任,就不问青红皂白责罚同州的官兵,你当真以为可以无法无天吗?”

    声音刚响起。

    周围的百姓们全都面色大变,纷纷往后退。

    “是姜牛!”

    “姜牛来了……”

    大家小声议论道,提到这个名字,没有人不害怕。

    同州司兵姜牛,大腹便便,带着三个全副武装的官兵,缓缓走到了大堂之上。

    姜牛愤怒地看着杜荷。

    杜荷问道:“堂下何人?为何大呼小叫?”

    姜牛怒道:“杜荷,你为何不问青红皂白,将守城的官兵吊在城楼上,又为何擅作主张,责罚守城的官兵?他们犯的什么法,就算犯法,也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别驾来处罚,刺史大人还没有说话呢。”

    杜荷问道:“本官再问你一句,你是何人?”

    “我乃同州司兵姜牛,统领同州各县的防卫等,张大拿乃是大荔县城的守城官,你为何要将他抓起来毒打?”姜牛气势逼人地问道。

    这家伙看上去胖胖的,年轻时却是当过兵,气势不同于常人。

    杜荷摸了摸下巴,突然冷笑道:“司兵?一个小小的从七品,也敢在本官面前大呼小叫,本官虽是同州别驾,却也是陛下钦封的鄠邑县侯,正四品,你见了本官,不见礼也就罢了,还敢大呼小叫,真是岂有此理,来人,把他拖下去,先打二十大板,让他知道什么叫礼法!”

    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司兵进了别驾,甚至是同州刺史,也不必行礼,但若是对方有爵位在身,那就大不一样了。

    爵位,乃是贵族的象征,也即是高人一等。

    “啊……我……”

    姜牛怒气冲冲赶来,竟是将这件事给忘了。

    别说一个县侯,就是一个县男,也要见礼啊。

    不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按倒在地上。

    一个粗狂的汉子举起板子,就要落在姜牛的*上。

    这时,门口响起一道喊声。

    “侯爷,板下留人!”

    众人扭头一看,只见同州司马窦先仁领着大小官员足有二十人,急匆匆走进来。

    窦先仁上前,给杜荷和尉迟恭见礼,随后说道:“侯爷,姜牛乃是一介粗人,侯爷何必与他一般见识,我看,这板子就不必要打了吧!”

    “你说不打,就不打?”杜荷问道。

    窦先仁微微一笑:“希望侯爷给我一个面子,这里毕竟是同州!”

    他在提醒杜荷,这里是同州,不是长安,由不得杜荷胡闹。

    杜荷冷笑:“给你面子?那本官的面子往哪里放,打!”

    砰砰砰。

    “啊……”

    姜牛惨叫连连。

    二十板子打完,姜牛直接晕了过去。

    窦先仁等人的面色,跟吃了死耗子一般的难看。

    他没想到,杜荷做事,竟然如此武断,丝毫没有给他面子的意思。

    他心中恨恨地想到,杜荷啊杜荷,原本还想给你一条活路,没想到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窦氏无情了。

    窦先仁对杜荷已经动了杀心,他终于支持窦艾伟之前派人截杀杜荷的做法了。

    这时,杜荷看着窦先仁,问道:“窦司马,本官今日走马上任,初来同州,本想找你叙叙旧,听闻你病得严重,上吐下泻,脚底长浓,头顶生疮,十分危急,可现在看来,你好得很呐。”

    尉迟恭忍不住,噗嗤一下大笑出来。

    百姓们则是纷纷侧目。

    杜荷这家伙,骂人太狠了!

    ……

    (四更奉上,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

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西周散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第580章 给个面子-万古最强驸马百度百科,大唐神级驸马,笔趣阁并收藏大唐神级驸马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